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15章 当上教授之后的第一堂课
    对着萨罗特的数据研究了半天,陆舟也没有从这有限的数据中算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考虑到样还有几天才能送到,他打算到时候再考虑这个问题。

    至于现在,他还有另一件事情需要处理。

    那便是备课。

    相比之下,教授才是他的本职工作……

    时间过得很快。

    随着周三的到来,陆神在普林斯顿的第一堂数论课终于开始了。

    开始上课前五分钟,教室里便座无虚席,甚至连外面的走廊都静悄悄的。

    并不是所有人都选修了数论课,很多没有报过这门课的学生,也拎着背包坐在了这里。

    这个舞台仿佛就是为他而生的,从他第一次站在普林斯顿的报告厅里,便在这个校园里留下了一段不平凡的传奇。

    即便是现在,那场无声的报告会,依旧被升入研究生院的师兄师姐们津津乐道着。

    对于这位解决了从孪生素数猜想到哥德巴赫猜想一系列素数问题的大神,现在以教授的身份再次站在这里,所有人都很好奇,他会为他们带来一堂怎样的数论课……

    为了不辜负这份期待,陆舟在上课之前,也算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甚至于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那么一位教授,而不至于被误认为学生,他在来教室之前还特意换了件正装,打上了领带。

    其实中肯的评价一下,排除掉被良好的自我感觉夸大的部分,陆舟本身的条件还是相当不错的。再加上稍微收拾了一下,更是为颜值加分不少。

    当他走进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不少女生看向他的视线中,都带着明显感兴趣的色彩。

    就像一位年轻的女教师会吸引男生的眼球一样,一位年轻帅气的男教师,对女生的吸引力也是一样的。

    坐在教室后排角落的薇拉红着脸,悄悄用书本挡住了脸颊,掩饰了自己不自然的变化。

    不过并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就算注意到了估计也不会在意,毕竟很少有人会将这个体格娇小的女孩,和硕士以及助教的身份联系到一起,反倒是和过来蹭课的大一新生有点像。

    站在讲台上,回望着台下一双双期待的视线,陆舟友好地笑了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舟,来自华国江陵。”

    在黑板上写下了这一行字,回头看向教室里的学生们,陆舟用轻松的口吻继续说道,“因为是我们初次见面,为了加深我们彼此之间的了解,在开始上课前你们可以问我三个问题。”

    或许是没有想到传说中的陆神如此平易近人,教室里的学生们顿时兴奋了起来。

    有个带着眼镜,肤色略深的男学生举起了右手。

    “教授,什么问题都可以吗?”

    陆舟笑着说道:“可以。”

    那个戴着眼镜的学生,继续问道:“请问那个在《自然》上发表化学论的陆舟,和你是同一个人吗?”

    陆舟笑了笑说:“如果你指的是那篇关于改性pdms薄膜的论,确实是我写的。”

    教室里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叹的声音。

    虽然以前一直有过这类传言,但并没有多少人将其当真。

    毕竟在英语国家中同名同姓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尤其是美国,很多不会起名的“懒父亲”,甚至直接将自己的名字送给儿子用。

    同时精通数学和物理的学者并不罕见,但在精通数学的同时又精通化学的学者,确实太少见了。

    现在听到本人亲口承认,无疑是让所有的传言尘埃落定。

    不只是如此,在传言中道听途说来的东西,远远没有本人亲口承认来的震撼……

    坐在那个戴眼镜的学生旁边,一个留着披肩长发的白人女生忍不住诧异道。

    “也就是说,那个专利费……”

    陆舟轻轻咳嗽了声,作出声明道:“关于**的问题我不会回答,你们就算问了也只是浪费一次机会而已。”

    一位亚裔学生,很聪明地换了个问法:“那我可以问下,您用专利费买的第一件东西是什么吗?”

    很多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陆舟,等待着他的回答。

    然而,陆舟的回答,显然并没有回应他们的想象。

    思索了片刻之后,他开口说道。

    “严格意义上来讲,大概是一家研究所。为了完善关于计算材料学的理论,我需要实验的数据作为支撑。”

    听到陆舟的说法,教室里顿时想起来不敢相信的声音。

    一个坐在教室靠窗位置的小胖子小声吐槽道:“竟然是买实验室?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买一辆保时捷。”

    也有不怀好意地调侃:“我猜教授肯定在骗我们,如果是我的话,一定会租一栋海景别墅租上十天,再叫上十来个小妞……”

    “噢,门罗,你的思想太龌龊了!恐怕这就是你找不到女朋友的原因。”

    “……”

    看着一片讨论声的教室,陆舟拍了拍手,说道:“好了,说了这么多废话,让我们开始上课,把书本翻到绪论,虽然我知道你们已经预习过这部分,但我今天依然要从这地方开始讲起……”

    一位学生举手道:“教授,还有一个问题没问呢?”

    “等下课之后再说,你们问的这两个问题,让我很失望,”陆舟毫不留情地说道,“现在,开始上课。”

    当然,失望只是针对他们在课前问的那些无聊的问题。

    事实上,在开始上课之后,陆舟对这些学生们的表现相当惊讶。

    不愧是聚集了世界最天才头脑的地方,普林斯顿的学生们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尤其让陆舟印象深刻的不是他们的天赋,而是他们的专注,以及课前预习对知识点的深入。

    他讲的每一个知识点,他们都能很快吸收,并在此基础上举一反三。

    虽然他并没有刻意加快讲课的节奏,但半个小时过去,他还是很流畅地将书本翻过了三十来页,而且没有一个人掉队。

    至少他没有感觉到。

    在向这些学生们传授着自己的学说的同时,陆舟也在默默地从他们身上吸取着经验。

    这些经验对他来说可能已经没什么用处,但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些宝贵的经验能够派上用场。

    就在这专注的氛围中,课堂渐渐进入了尾声。

    合上了书本,陆舟简单地布置了作业,然后宣布了下课。

    当他宣布结束的时候,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陆舟也向自己的学生们微笑着点了点头,向教室外走去。

    就在他穿过走廊,正准备往楼下走去的时候,费弗曼教授不知道从哪里便冒了出来,走过来和他打了声招呼,笑眯眯地说道:“看来你挺受学生欢迎的,感觉怎么样?”

    费弗曼教授是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主任,虽然是菲尔茨奖得主,但为人谦逊有加,因此和很多人的关系都不错,这其中当然也包括陆舟。

    陆舟笑着说道:“感觉很不错,这里的学生都很出色,作为他们的教授我个人也很有成就感。另外,偶尔思考一些基础性的问题,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受益匪浅。”

    对于陆舟的说法,费弗曼微微惊讶,随即笑着说道:“很高兴你能这么想,希望这份工作能给你的研究带来启发。”

    陆舟欣然道:“一定会的。”

    ……

    办公室里,薇拉正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认真地整理着课堂记录。

    看到陆舟走进来,抬起头的她立刻停下了手中的笔,抱着笔记本小跑着迎了上来。

    看着迎上来的薇拉,陆舟用轻松的口吻问道:“感觉怎么样?”

    薇拉表情有些困扰:“感觉很难……教学和研究完全是两件不同的事情。”

    “你说的没错,但两者往往可以有机的结合起来,”陆舟从她的手中接过了笔记,扫了两眼之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你的悟性不错,下一堂课就交给你好了。”

    “下一堂课吗?”薇拉的表情略微有些慌乱,小声说道,“可是……我还没做好准备。”

    “你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可以准备,对你来说这不是很难,”将笔记本还给了薇拉,陆舟向她投去了鼓励的眼神,“我相信你可以做到。”

    渐渐鼓起了勇气,薇拉深呼吸了一口气,充满干劲地说道:“我会加油的!”

    “嗯,加油。”

    鼓励了小姑娘一句,陆舟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打开电脑检查了下邮箱。

    正好瞧见,收件箱里躺着一封未读邮件。

    寄件方是弗里克实验室的收发室。

    萨罗特的包裹,似乎已经寄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