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14章 思路误区
    或许是因为年龄问题,陆舟总觉得自己和学生们之间的距离感很小,尤其是秦岳和哈迪比他还要大一岁,在年龄上根本没有隔阂。

    没准在他的学生眼中也是一样,自己也是一个值得尊敬,却没多少威严的“老板”。

    为了说服陆舟,哈迪甚至拿出了“这是普林斯顿的传统”这种荒诞不经的说法。陆舟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说普林斯顿有获了奖就必须开派对庆祝的传统。

    很显然,这是哈迪胡编出来的。

    不过看在他这么热心,其它学生也很感兴趣的份上,陆舟也就由着他了。

    派对的地点自然是在陆舟的小屋,至于参加的人数,暂定六人。

    然而最终,这场派对的规模,还是出乎了陆舟的意料。

    本来他只是打算和自己的学生们一起庆祝下,结果不知是谁将他获奖的消息传了出去,然后前来庆祝的人就不止一个两个了。

    首先是罗师兄和他的现任女友表示回来,后来罗师兄的导师爱德华·威滕听闻了这个消息,也跟着来了。

    再接着是德利涅,虽然这个比利时老头并不喜欢往人多的地方去,但还是带着一瓶威士忌来到了派对上。

    再然后还有陆舟在常青藤俱乐部认识的朋友,以及普高所里和他关系不错的教授、研究员……

    好在陆舟事先准备了不少香槟和食物,否则还真不一定应付的过来。

    派对举行的当天,小屋前的草坪上,弥漫着烤肉和啤酒的芬芳。

    站在长桌的旁边,陆舟和他昔日的导师,正在就计算材料的问题闲谈着。

    和陆舟的看法不同,德利涅并不认为这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认为他是在浪费时间。

    “……数学是纯粹的,比起工具它更像是一门艺术。数学家所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建立这座大厦,至于如何将它运用到其它的领域,那是物理学家或者化学家的事情。”

    喝了一口威士忌,这位脑门光亮的老人,目光一如既往的锐利。

    “我亲爱的德利涅教授,我无法认同你的观点,”秃了四分之一的威滕,忽然插入了话题,振振有词说道,“数学是一件伟大的工具,但仅仅是数学了领域的研究根本无法体现出它的伟大,只有当它运用到更具有现实意义的领域中,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比如物理。”

    “我看不出来你的m理论具备哪怕任何一点现实意义,”德利涅一针见血地让他闭上了嘴,然后看向陆舟,沉默了一会儿,举起高脚杯。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能与你相配的荣耀,恭喜你。”

    陆舟和自己的导师碰了下,欣然说道:“谢谢。”

    “还有我,也祝贺你。”威滕咧嘴一笑,也和陆舟碰了下杯,用轻松的口吻说道,“或许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应该开一门计算材料”

    德利涅板着脸说道:“不可能。”

    威滕耸了耸肩:“好吧,我就是开个玩笑,当我没说。”

    普高所成立的初衷,便是建立一个纯理论研究的柏拉图式学院。自然科学研究院的7名全职研究员除了1名生物物理教授之外,其余6人均是研究理论物理与天体物理。

    至于数学研究院,研究方向很多,但无一例外全是纯粹数学。

    毕竟研究应用科学的人已经够多了,总得有一群高尚的人在理论的领域继续探索。

    至于这有什么用?

    在半导体技术诞生之前,谁也搞不清楚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到底有什么用。

    ……

    派对上所有人都玩的很开心,陆舟也相当地尽兴。

    对于他来说,亚当斯化学奖无疑是个意外的惊喜。

    他原本以为自己的第一枚跨领域的勋章,会诞生在理论物理这个领域,却没想到带给他这个惊喜的竟然化学。

    一万美元的奖金并不贵重,事实上,几乎所有的获奖者,在意的都不是这一点微薄的奖金。

    相比起研究数学和理论物理学的学者,研究化学的学者还是比较富裕的。只要稍微重视一下知识产权这个问题,就可以很轻松地实现财务自由。

    按照惯例,除了去领奖之外,陆舟还要在今年4月于旧金山举行的有机化学专题研讨会上发表一场演讲。

    这场演讲可以是学术性的,也可以是非学术性的,全看个人的选择。

    不过虽说无需事先投稿,但陆舟还是打算认真准备下的。

    正巧,就在他返回普林斯顿的第三天,萨罗特教授和他进行了视频通话,汇报了这段时间的研究进展。

    “……按照您的要求,我们做了200组实验,相关的实验数据已经发到了您的邮箱。不过我必须告诉您一个不幸的消息,我们并被没有在反应室中观测到您预测的那种笼状结构分子。恕我直言,用碳纳米管修饰富勒烯材料,这虽然听起来很有意思,但并不是一个好的研究思路。”

    说这话的时候,萨罗特一脸的疲惫。

    这一个月来他一直都在忙这件事儿,控制反应温度和反应时间,做了大量的实验。然而遗憾的是,除了得到一堆成分复杂且毫无用处的碳灰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令人惊喜的发现。

    坐在办公椅上,转着圆珠笔的陆舟,脸上浮现了若有所思地神色。

    “一无所获吗?”

    “那倒也不是,”萨罗特耸了耸肩,“虽然没有得到您想要的东西,但根据您设计的实验,我们还是在实验的副产物中,收获到了许多从来没见过的样品……虽然我不去确定哪些东西有什么用。”

    陆舟心中微微一动,说道:“那些副产物你寄一些过来。”

    萨罗特:“好的,直接寄到你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办公室?”

    陆舟想了想说道:“寄到弗里克化学实验室吧,名字写我的就行。我不确定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收发室收不收标注了化工品信息的包裹。”

    挂了电话之后,陆舟打开了电脑,翻出了萨罗特发给自己的那封邮件。

    在邮件中列出了产物信息、质量分析检测结果等等数据。

    将实验报告认真地看到了最后,陆舟长出了一口气,向后靠在了办公椅上,陷入了思考。

    从宏观数据来看,打开π键的碳纳米管和富勒烯材料,并没有在热反应条件下按照他预想中的那样发生重组。

    虽然这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从现实角度来讲,数不清的副反应让这一操作根本难以实现。

    只是他依然没有料到,连哪怕一微克的样品都没有收集到。

    “看来得重新设计实验!”

    圆珠笔轻轻在办公桌上点着,陆舟在心中思忖着想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