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09章 心中的那点任性
    该安排的工作都安排完了,饭局结束之后,陆舟先一步把账结了,然后便与杨旭告辞了。

    回到酒店,陆舟躺在床上检查了一下邮箱,正好收到了从费城那边星空科技北美分公司寄来的邮件。

    邮件中的内容很简洁,除了言简意赅的几句正文部分之外便是一份贴在附件部分的清单。在清单上面,罗列了就华国地区专利和星空贸易签订授权协议的企业,其中有国内锂电材料巨头杉杉能源、也有东圣投资和燕京大学合作创办的燕大先行这类新兴材料企业。

    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李教授持有股份的中山新材,也在此列之中。

    这些谈判如果由陆舟亲自进行的话,这两个月他基本上除了磨嘴皮子啥也不用干了。

    【相关文件的复印档我已经按照您留下的地址,寄到了您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所的办公室,如果您过目之后觉得没问题,请在文件上签字并回寄到您在费城的事务所。

    祝您工作顺利,怀特·谢里丹】

    想了想,陆舟编辑了一条邮件。

    【我会在近期返回普林斯顿,等回去之后,我会尽快回寄文件。】

    点击了发送之后,陆舟将手机扔在床上,起身去了浴室。

    冲了个澡回来,躺在床上的陆舟正准备午睡一会儿,便看见了消息提醒的弹窗。

    【教授,您还有多久才回来啊?】

    这封邮件是薇拉发来的。

    想到自己这个假期放的似乎还真有些长,陆舟也是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虽说角谷猜想他从一开始就打算交给自己的学生去做,自己只提供方法以及方向性的建议,但自己这一个月都没回去,这任务的重担全都落在了小姑娘一个人身上。

    心中暗道了几声惭愧,陆舟手指戳着屏幕,编辑了一封邮件发了过去。

    【快了,就这几天吧。】

    该安排的工作都安排下去了,他守不守在研究所里其实都一样。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地域上的距离对科研效率的影响已经非常有限了。

    看着手机屏幕中的邮件,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的薇拉,终于松了口气。

    这几天她一直在担心,要是陆舟就这么辞掉了普林斯顿的教授,回国当教授去了她该怎么办。

    不过现在看来,她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心中的那点忧虑被冲走了,薇拉的嘴角渐渐勾起了一丝笑意。

    很久以前,在乌克兰的时候,她便是同龄人眼中的怪孩子,没有人能理解她思考的那些奇怪的符号有什么意义。

    在普林斯顿的这段时光,大概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也是她最珍视的宝物。

    在这里她可以无需顾虑其它的任何问题,将全部的心思放在钻研那些深奥而充满魅力的数学问题上。

    尤其是和陆舟一起讨论数学问题的时候,她总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是前所未有的。

    不只是如此,从他身上,她感受到了来美国留学这些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关切。在伯克利分校的时候,从来没有教授主动询问过她家里是不是有困难,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他可以提供一份助教的工作。

    虽然哈迪总是抱怨陆教授太热心了,让他承受了工作之外的压力,但从来没怎么体会过这份关切的薇拉,还是很享受这种被关心着的感觉的。

    然而也正是因此,这种感觉让她感到了迷茫。

    就在这时,在她的手机屏幕中,又弹出来了一条新消息。

    【冰雹猜想的课题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新的进展没?】

    看到是和工作有关的邮件,薇拉赶忙晃了晃脑袋,将那些奇怪的念头赶走,手指戳这屏幕回复道。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最近在研究教授论文时,发现了一条新的思路。我与秦岳、哈迪他们交流过,如果这条思路可行的话,可能成为解决z0与超越整函数g(x)的正规点集合之间含于问题的关键。】

    角谷猜想等价于函数方程h(z^3)=h(z^6) h(z^2) λh(λz^2) λ^2h(λ^2z^2)/3z】(其中λ=e^2πi/3)在单位圆盘z:zamp;lt;1中的解析函数解呈现:h(z)=h0 h1z/(1?z)(其中h0,h2为复常数)。

    这一结论在94年已经被本格和迈纳杜斯教授两人证明,后续对角谷猜想的研究,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这一成果展开的。

    而在陆舟为自己的学生制定的研究框架中,设g(z)为超越整函数,z0为复平面中的一点,而Φ(g)则是g(z)的正规点的集合。

    如果能够证明函数列g(z)∞k=1存在子列在点z0的某邻域中局部一致收敛于∞或某个解析函数,则可以得到z0为g(z)的正规点。

    从理论上来讲,这些问题是可以通过群构法解决的,难不难不好说,但难度肯定不会比波利尼亚克猜想高很多。

    眉毛微微抬起,陆舟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打字问道。

    【什么思路?】

    【关于……】

    刚刚打出了一行字,薇拉忽然停下了按向屏幕的食指。

    或许是心中的那点小任性在作祟,不知怎么的,一向乖巧的她神使鬼差地删去了这句话,重新编辑了邮件,有些任性地点击了发送。

    【我想等您回来之后,当面告诉您。】

    远在地球另一边的陆舟,看到了这行字后,不禁笑着摇了摇头。

    这小丫头还学会卖关子了。

    不过,对于不善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她来说,这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吧。

    毕竟开朗的前提是敢于展现自己,无论是学术上的观点还是自己最真实的一面。而以前的她,一直在畏惧着这一点。

    以后的话,陆舟会考虑把常青藤俱乐部介绍给她。

    那里的食物堪称美味,不过想要获得入场的资格却没那么容易。除非是学术上颇有名气的学者,否则都必须通过传统而古老的辩论方式,击败自己的对手。

    目前他的三个学生中,只有哈迪顺利拿到了那里的用餐资格,陆舟按照约定从角谷猜想的研究经费里拿出了五千美元,帮他支付了一年的会费。

    至于秦岳,目前还在刻苦锻炼着口语和表达能力,为了“向免费的大餐发起挑战”而做着准备。

    至于薇拉,目前来讲,这个挑战对她来说还是太难了点。

    编辑了一条邮件,陆舟笑着按下了发送键。

    【那就等回来之后再说吧。看来这次回普林斯顿,我可以好好期待下了。】

    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到了这封邮件,薇拉松了口气之余,对于陆舟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的那点小任性,不禁有些微微失落。

    原本发了那封邮件之后,对于陆舟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小任性而生气,她还担心到患得患失。

    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是自己一个人在那里自作多情。

    抱着双膝坐在床上,薇拉深呼吸了一口气,将脸埋进了膝盖里。

    过了好久好久,她才缩进了被窝,关上灯睡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