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04章 那就证明给你看吧
    黑板当然是有的。

    即便没有,只要他需要,也会有人拖来。

    听到了陆舟的要求之后,吕老立刻吩咐了坐在他旁边的秘书。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会议的工作人员便从礼堂旁边的阶梯教室,拖来了一块立在架子上的活动黑板,搁在了礼堂的正前方。

    走到了黑板前,陆舟拿起了粉笔,构思了片刻之后,开始在上面板书了起来。

    类似的研究,他在普林斯顿研究球面的拓扑变换问题时,其实已经做过了。

    尤其是空心碳球的各项电化学、力学性质与结构之间的关系,他都做过系统性的分析,并有针对性地建立过数学模型。

    现在不过是从已经做过的研究中,选取部分成果加以推广。

    以陆舟的数学水平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会议仿佛进入了中场休息环节,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看着他往下写。

    孙教授目瞪口呆地看着陆舟在黑板上板书,显然是没想到,这家伙还真能拿笔就写。

    其实,如果他对数学有过研究,或者哪怕对数学界有所了解,都不会产生陆舟给不出证明如此天真的想法。

    毕竟站在黑板前板书过程的那位,可是曾经因为现场证明孪生素数猜想,而在普林斯顿留下了一段传奇的牛人。

    相比之下,对已经完成过的理论进行推广,这还真不是什么难事儿。

    一直到写下了最后一行算式,陆舟停下了手中的粉笔,回头看向了会议室内的其他教授。

    “根据我的计算结果,比表面积在【2326m2g-1,3762m2g-1】区间,直径在【60nm-70nm】区间的空心碳纳米球体,理论上可以有效减缓多硫化合物的扩散,从而抑制穿梭效应。”

    “当然,这仅仅是理论上的可行性。更具体的产物化学式,分子形态,以及更多的结论,都需要在实验中进行验证,这里仅论证可能性。”

    “基本情况就是这样了,还有问题吗?”

    这个……

    必须没有了。

    在座的教授、学者一脸严肃地盯着黑板上的算式,心中却是懵逼的。企业来的工程师疯狂地做着笔记,不管有没有用看不看得懂,总之先记下来再说。

    吕老的眼睛发亮,虽然更加的看不懂,但他却看见了新能源的曙光。

    心中暗叹一声果然如此,陆舟放下了手中的粉笔。

    m会议上,没有人能看懂他的数学证明,一群锂电材料的大牛们只能看着他的结论点头,一个出来提问的都没有。

    在这里,也是一样。

    ……

    其实在研究“残骸一号”的时候,陆舟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不是关于技术本身,而是技术之外的东西。

    客观的来讲,一项技术的诞生,必然是符合某种客观规律的。

    以随处可见的拉链为例,人类文明为了遮体发明了衣服,为了让衣服更方便的穿戴,在社会生产活动中逐渐发明了纽扣。很快到了19世纪,工业革命使得生产力和生产技术发生了飞跃性的突破,进而诞生了拉链。

    基于同样的理由,陆舟相信,掌握锂空气电池技术的高等文明,绝对不是一开始便掌握着这项技术。

    在它们的文明史上,一定存在着类似于前置科技的东西。

    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的话,锂硫电池的可能性很高。

    残骸一号负极材料中的碳纳米小球,虽然和锂硫电池并没有直接关联,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却存在着一定的启发性。

    没有任何技术是一蹴而就的,在应用到锂空气电池中之前,类似的空心碳球技术,必定在其它地方得到过发展。

    考虑到系统任务的那个提示,直觉告诉陆舟,那些空心碳球或许会成为解决锂硫电池技术瓶颈的关键。

    于是,在研讨会上,他说出了这个不成熟的观点。

    至于能不能让人信服,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研讨会结束后,出席会议的人纷纷离场。

    坐在位子上还没动的王教授,表情却是有些不悦。

    虽然按理来说,他没有不爽的理由,毕竟他是搞碳硫复合材料的,空心碳球也是碳硫复合材料的一种,但陆舟对他说话的态度,却让他很是不满。

    搁在他的研究团队里,23岁的研究员,也就干个端茶倒水的活儿,还反过来教育起自己了?

    不只是如此,他认为吕老对这个年轻人的重视太过了。

    科研这东西虽然深奥,却真没什么技巧。方法无非是不断地实验,不断地试错,从错误中总结经验,再用经验堆砌新的理论。

    从这个角度来讲,做实验就像是赌博一样。

    在锂负极表面添加表面聚合物材料的思路很多人都试过,moli公司砸了几个亿美元进去,破产之后被日电接盘,接着又砸了几个亿进去,但依旧没有出过成果。

    你一个搞数学的跑过来,写几行公式算了个模棱两可的结果,随便做几个实验就把需要花几个亿甚至十几个亿的项目给搞定了,这运气也太特么好了吧?

    要说心理平衡,那王海峰肯定是不平衡的。

    然而不得不承认,这一行就是这么的现实。

    在此之前计算材料学不过是个冷门到大多数硕士学出来,最后都跑去搞软件开发的研究方向,但去年刊登在《自然》上的那篇论文之后,现在不少大学都在研究要不要给化院的通修课加一门泛函分析,或者放进选修里。

    看了眼陆舟的方向,王海峰终于还是忍不住,和旁边的吴世刚院士抱怨了句。

    “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太狂了点?”

    虽然在学术上的观点存在分歧,但大家都是搞锂硫电池的,大家私下里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到是这陆舟,是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以前国内材料学界根本就没有这号人。

    然而吴院士和王海峰的观点却不同。

    工程师出生的学者大多务实,在他的观点中,年龄、身份、门第都是次要的,虽然对陆舟的学术观点持保留态度,但这观点仅仅是学术上的。

    而且,他说话一直比较直,有什么说什么。

    在会议上如此,在平日里也是如此。

    吴世刚看了王海峰一眼,反驳道:“他花自己的钱做研究,你还管的到人家头上去?咱们做好自己的研究就行了。”

    说完,吴老先生便收拾东西走了。

    先前被陆舟一句话给呛住的王海峰,这满肚子的抱怨又被老友的一句话给呛住了,不禁血压升高,憋得面红耳赤。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从嘴里憋出了一句嘀咕。

    “得意个什么劲儿啊?拽得跟二五八万似得。”

    说罢,他拾起了自己的保温瓶,拂袖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