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303章 空心碳球好
    孙洪标教授的话音刚刚落下,一双双视线便朝着陆舟看了过来。

    尤其是来自企业方面的代表和工程师,一个个眼睛都在冒光。

    而处在视线中心的陆舟,此刻正握着矿泉水瓶,一脸的问号。

    我啥时候胸有成竹了?

    我怎么不知道?

    其实他之所以不参与讨论,甚至表现的对研讨会表现的漠不关心,倒不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而是他也不知道该说啥好。

    和大多数材料学界的大牛不一样,出于数学家的严谨,他在吹牛前还是得打下草稿的。孙教授忽然将这个皮球踢到了他的脚边,一时间也是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不过就在这时,陆舟忽然灵机一动,放下手中的矿泉水瓶,扶正了话筒,清了清嗓子说道。

    “……根据我在m会议上的见闻,对于锂硫电池这一块,穿梭效应是制约这项技术的最大难题。而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学术界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定论。”

    “我个人的观点,觉得两条思路都不错,从正极材料上解决是一条思路,以固态电解质作为切入点也不错。我们可以顺着两条思路齐头并进,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说出这句话的陆舟,忍不住给自己的机智点了32个赞。

    至于最后一句话用在这里合不合适,他也不清楚,反正自己政治课一直都游走在及格线附近,也懒得管那么多了。

    这种万金油的回答,是最不容易得罪人的。

    大佬们为了研究经费撕的正欢,但他是自己掏钱做实验,还是不进去瞎掺和比较好。

    说得太多了,将来可是要负责任的。

    然而,孙洪标教授,显然不打算这么放过他这棵大树。

    只见老先生笑了笑,继续追问道。

    “陆教授说得对,然而话是这么说的没错,但我们要集中有限的资源成就大事业,总得有个重点。以您的观点来看,您认为哪一条方案更有前途?”

    这水木大学的教授也是个人精。

    多半自己就是做正极材料表面聚合物的,看他用改性pdms膜解决了锂枝晶问题,便赌他多半和自己一样也看好聚合物方向,然后果断把他推出来当枪使了。

    但说实话,虽然陆舟是用改性pdms薄膜解决了锂枝晶问题,但对于锂硫电池特有的穿梭效应,他并不看好在正极材料上同样采用添加表面聚合物材料的方法。

    至于理由,他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可能只是直觉吧。

    想到这里,陆舟不仅有些哭笑不得。

    忽然“白学”现场,总感觉自己选谁都会得罪不少人。

    毕竟在锂电这块他不是什么小透明,以对吕老对自己意见的重视,他也是有所自觉的。自己手上握着的票,怕是一张能当两张,甚至是三张来使。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他就推说有事儿不来了。

    陆舟叹了口气。

    没办法了。

    本着严谨的态度,他不想拿着尚未完善的研究成果出来显摆,但再继续推脱,就有些矫情了。

    而且若是被有心人利用,说他在国家项目上“不使劲”,享受着政策的支持却再浑水摸鱼,传出去影响总归是不好。

    思索了片刻,他开口说道。

    “非要我说的话,我个人更看好空心碳球方向。”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孙教授,显然是没料到陆舟的选择。

    会议室内的教授、学者们表情各异,有的面露喜色,有的不置可否,也有的不屑一顾。企业那边的代表们则是眼睛发亮,期待着陆舟继续说下去。

    至于吕老,则是一脸重视的表情。

    “可以请教下理由吗?”

    “当然可以,”陆舟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空心碳球具有大的内部空腔,适合作为高负硫量的碳基体。同时外部的多孔壳结构可以有效地抑制多硫离子的扩散。此外,其本身的结构稳定性,具有良好的导电性,我个人很看好。”

    陆舟的话音落下之后,来自燕大的吴院士开口道:“我有一问。”

    陆舟做了个请的手势:“吴院士请讲。”

    吴院士不紧不慢地说道:“空心碳球是一个很新的概念,但新的概念往往都存在隐患。技术上来讲,当锂离子嵌入时会导致材料发生体积膨胀,随着充放电循环进行,这种体积膨胀会导致合金粉化。我还是那个观点,这种技术很难应用到工业生产中。”

    陆舟:“减少活性物质的颗粒尺寸,可以降低微粉化程度,从技术上来讲这是可以实现的。”

    吴院士目光锐利,继续问道:“那体积膨胀的问题呢?你考虑过体积能量密度吗?”

    这位吴院士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对固态电解质方向之外的方向采取“怼”的战术,却避而不谈自己的观点,不给人反怼的机会。大概是打算等到研讨会的最后,来个一锤定音。

    不过,这也算是正规手段之一。

    科学技术是客观的,好不好用却是主观的。

    技术上的问题,并不存在那么多非黑即白的定论,从学术会议诞生以来,学术交流本身就是在互怼中展开的。

    和和气气地照本宣科,一千张嘴都是一个论调,那就不叫开会了,也根本讨论不出来什么东西。

    对于吴院士的疑问,陆舟继续说道:“通过能与锂金属合金化的相,分散到不与锂金属合金化的非活性相中,在理论上活性成分的体积膨胀问题,是可以通过搭建‘缓冲骨架’进行补偿的。”

    吴院士暂时没话说了,然而另一个人又站了出来。

    只见先前还在和吴院士争论碳硫复合材料的可行性的王教授,用怀疑地语气问道:“你有多少把握?”

    一听这话,陆舟顿时不乐意了。

    吴院士怼我也就算了,毕竟不是一个方向,你个搞碳硫复合材料的怼我搞毛线啊!大家的方向都是差不多的,还是说怼了我你就不用考虑“体积膨胀”的问题了?

    对于王教授的疑问,陆舟一本正经,严肃道。

    “科研不是搞基建,不要指望钱扔进去了就一定能成功。你问我有多少把握,我就算告诉你1%或者99%,除了信口开河之外又有什么用?”

    这一句话把王教授给呛的脸色涨红,说不出话来。

    吕老轻轻咳嗽了声,打圆场道:“大家的初衷都是好的,我们的讨论还是以学术为主,和气为重。”

    这时,先前怂恿陆舟起来说话的孙教授,似乎是见陆舟的回答没有符合自己的预期,又起来说话了。

    “我再来说一句吧。”

    只见老先生和煦地笑了笑,说道:“王教授也是出于担心才这么问,其实关于空心碳球这个方向,我也有些困惑。不过听说陆教授是计算材料领域的专家,想必应该是有独到的见解,不知道是否方便,为我们解答一下其中的玄机?”

    孙教授问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并不认为他真能从数学的角度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怕这小子在会上信口开河,忽悠了几个教授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怕他把坐在那儿的吕老也给忽悠了。

    毕竟,解决锂硫电池的穿梭效应。

    那自然是自己正在研究的表面聚合物材料好啊!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发问正中陆舟的下怀。

    只见陆舟不好意思一笑,看向了吕老开口问道。

    “这个好说,有黑板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