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98章 锂硫电池的大项目
    锂硫电池国外也在做,而且已经起步很久。

    做个不恰当但很形象的比喻,如果说人类文明点亮这个科技树还需要解锁10个技术难题,而这10个技术难题可以诞生100个专利,那么国外的研究机构可能已经建立了30到40个专利,甚至更多。

    在wto的框架下,一旦某家企业在某个领域形成了无法绕过的专利壁垒,对于其它企业来说都将处在绝对的优势地位。

    比如在芯片领域,高通已经成功当上了其它3c厂商的爸爸,就算流氓到要求你对自己的专利公开授权,你也无可奈何。

    因为博弈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而实力不对等的时候,就不存在博弈这个问题。

    将企业换成国家,这一规律同样适用,只不过作用主体从市场占有率变成了贸易顺差、依存度之类的东西。

    听了吕老的请求,陆舟微微愣了下,在认真地思考了片刻之后,谨慎地回答道:“虽然我很想帮上你的忙,但我只是对负极材料有所研究,对整个锂电池的研究却并不多,恐怕很难派上用场。”

    倒不是他藏拙了,他说的全都是实话。

    改性pdms薄膜虽然解决了最让人头疼的锂枝晶问题,但锂硫电池的技术难点并不完全在锂负极材料上。

    比如首当其中的,就是电极循环性能极差。

    硫正极在放电时不是直接生成硫化锂,而是逐步被还原,伴随多硫化锂中间产物的生成。而多硫化锂会溶解在绝大多数电解液中,发生溶解流失。这些溶解的多硫化锂会扩散到负极还原、再在正极氧化。

    这种现象,最终会导致正极材料和负极黏在一起,虽然不一定会造成安全问题,但却会让整个电池变得不可循环。

    而这,也就是萨罗特教授在m会议上反呛克雷尔教授的“穿梭效应”。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可以从正极材料上入手,也可以从电解液上入手,选择虽然很多,但想要解决却并不容易。

    陆舟通过扫描枪从残骸上解析下来的半张图纸,大概率是远超于当前科技水平的锂空气电池,并且至少跳了两个段位。

    锂空气电池虽然同样适用锂做负极,但并不以硫做正极,甚至连电解液都不知道有没有,自然不需要考虑“穿梭效应”这个问题。

    “这个重担当然不会放在您一个人的身上,”吕老笑着说道,“这次研究会有华科院理化技术研究所、纳米科学研究中心等超过二十多个国家级科研单位投入项目组中,针对新能源领域的各项技术难点进行集中攻坚。锂硫电池是我们新能源战略布局中的重要一环,除了您之外,各大研究单位都有专门的课题组,针对这一课题进行技术攻坚!”

    “说起锂电池这一领域的专家,我们专家组中的教授们一致推荐您是最合适的人选。我们不是让您改变自己的研究计划,只是希望如果您有新的研究计划,可以优先考虑下锂硫电池这个方向。无论您是要人还是要钱,我们都会尽最大努力,满足您的条件!”

    听到这话,陆舟不禁暗暗咋舌。

    原本他以为吕老说的只是普通的扶持政策,没想高层已经将它当成一项国家重点工程来做了。

    如果说前者只是给奋战在前线的科研工作者们空头补给,那么后者便是相当于由国家意志组织一支由各级研究单位组成的“集团军”,在新能源领域打一场大规模的会战。

    外人可能无法立刻感觉到这其中的影响,但对于业内人士来说,这手笔却不是一般的大。

    对于陆舟而言,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儿,吕老的说法很明确,在研究之外的地方可以向他提供最大程度的优惠。

    虽然他不缺钱了,但来自政策面的支持可以帮他免去不少麻烦。

    对于吕老的提议,陆舟微笑着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当然没问题!”

    ……

    确定了合作的意向,接下来讨论的就是具体的合作内容。

    吕老的提议是,在金陵新划出的高新技术产业园中,建一座材料学研究所,重点研发锂硫电池相关技术。与此同时,国家会提供五年免税、进口器材退税、三年新能源课题研究补贴等等优惠政策。

    至于科研经费,这个钱国家补贴一部分,剩下的那部分则由企业出。

    与此同时,金大可以为他的实验室输送专业人才。

    和物理一样,材料学同样是金大的优势专业之一,在有机领域和纳米材料领域,不少方向都走到了世界前沿的水平。

    吕老开出的这些条件,陆舟都很满意。

    不过,这些都不是关键。

    最让他关心的重点,还是在研究成果上。

    而这也是任何研究人员都会关心的问题。

    如果是自然科学的话倒还好说,没那么多利害关系,任何研究成果受益的对象都是全人类。但如果是工科类的研究,受益的对象除了全人类之外,还会具体到组织和个人身上。

    其中最具体的体现,便是专利。

    对于陆舟的问题,吕老思忖了片刻之后,慎重地做出了答复:“我不是企业家,我没法给你一个具体的分成方案。不过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在锂硫电池方向做出的成果,会由国家行政担保,在和企业的合作中至少占到三成比例。”

    一般情况下,纵向课题是国家出钱给你做研究,国家不考虑盈亏问题,原则上也不会让你用国家的钱肥了自己。

    而企业的横向课题,做出来的成果大多会被企业拿走,即便少部分大牛能和资本谈条件,但也绝对拿不到三成这么高的比例。

    因为科研就像赌博,投资是个无底洞,企业担负经费的同时也要担负相当大的风险,研究人员能分到一成的,那都是自己掏钱分担风险了的。

    至于国外的情况,记得一部叫《生活大爆炸》的美剧就提到过这个话题,在美国大学用学校的研究基金做出的成果,通常情况下也只是教授占25%,学校占75%。

    而企业掏钱的课题,对成果也会要求的更多。

    相比之下,吕老开出的条件可以说是相当优厚了,甚至可以说是利用行政权力干涉市场,迫使企业做出让步。

    不过,陆舟并不缺钱,而他也确信自己一定能做出来成果。

    在听到了这个分成比例之后,虽然知道这是吕老的好意,但他还是婉言谢绝了。

    “我不需要企业投资,我可以自己出资。”

    听到了陆舟的要求,吕老爽朗地笑道。

    “那就好说了,如果陆教授打算自费研究的话,只要这个研究所建在国内,其他优惠政策全部照旧。至于研究成果,当然是全部属于您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