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95章 事业稳中有进
    对于整个数学界来说而言,美国联邦数学学会的春季会议,只是个普通的例行会议,影响力并不是很大,至少比不上欧洲数学学会的年会。

    如果有国内大学生在这种会议中取得了最佳报告人奖,对于其所在的大学来说无疑是一件值得挂横幅的事情。但除此之外,便没有人再会去关注这个奖项最终颁给了谁。

    不过,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大多数从事纯粹数学方面研究的学者或者数学研究机构,还是会留意投稿在美国数学学会春节会议上的论。

    毕竟数学是天才的领域,80%的杰出成果,都是出在40岁以下的青年学者们身上……

    华科院数学研究所,某间办公室里。

    靠在办公椅上,向华南院士一边看着打印在a4纸上的论,一边悠闲地喝茶。

    刚翻到其中一篇论的时候,老先生的眉毛微微挑了挑,忽然笑着说道。

    “这家伙倒是闲不住啊,才搞定了一个大项目,又给自己找了件事儿做。”

    虽然向华南院士没有说“这家伙”指的是谁,但坐他办公室里的另外一个人,却是知道他在说啥的。

    “年轻人精力旺盛,闲不住正常,”老神在在的了口茶,如往常一样来老友这儿蹭茶喝的王熹平院士,慢悠悠地问道,“啥课题?”

    向院士将手中的a4纸丢在了桌子上,笑着说道:“角谷猜想。”

    打印在那张a4纸上的,正是薇拉投稿在美国数学学会春会上的论《关于角谷猜想等价方程h(z^3)=h(z^6)+h(z^2)+λh(λz^2)+λ^2h(λ^2z^2)/3z的复分析研究》

    两人都知道,这个薇拉·普尤伊女士,是陆舟在普林斯顿大学带的硕士生。而陆舟的名字,也挂在论的二作上。

    王熹平院士的表情微微惊讶,“角谷猜想?那玩意儿不比哥德巴赫猜想简单。”

    虽然在国内角谷猜想没有哥德巴赫猜想那般知名,但就这一数学命题的难度而言,它的难度并不比哥德巴赫猜想逊色很多。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解决哥德巴赫猜想更难一些。

    这里所说的难度并不是在于命题本身上,而是在于它并不像哥德巴赫猜想那样,有着无数前辈的研究成果作为铺垫。

    如果说陆舟先前证明的哥德巴赫猜想,顶多算是为这座大厦盖上最后一层。而想要证明角谷猜想,就相当于在这座大厦的旁边另起炉灶,再盖一栋大楼。

    前人在这个问题上做出的成果,顶多算是地基。

    最多最多,陆舟能把先前盖“哥德巴赫猜想”那栋大厦的脚手架拆下来再用用。至于能不能派上用场,能派上多少用场,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了。

    向院士笑着说道:“这谁知道,我又不是搞数论的。你要是好奇,自己去问他不就得了。”

    “下次碰到了我当然要问。不过这陆舟也确实厉害啊,若只是他自己厉害也就罢了,他带出来的学生也不是等闲之辈,”说到这里,王院士忍不住摇头感慨道,“可惜了,要是来我们燕大就好了。”

    知道老朋友在可惜些什么,向院士笑了声,说道,“有什么好可惜的,人家现在是国际知名学者,肯回来就不错了,你倒是替别人安排起来了。”

    与在华国本土培养的科研人员收入相比,“千人计划”提供的薪资高出好几倍,还包括子女教育津和安家费,不少人一回国就能拿到一百万美元以上的研究经费,而这在美国是不可想象的。

    中肯的评价,在诸多人才发展战略中,千人计划确实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对于一流学者的引进依旧存在很大的困难。

    “两码事,我只是就事论事,”王院长摇头道,“以陆先生的才华和在普林斯顿积累的教学经验,配合燕大的资源,别说复兴华国解析数论学派,就是将燕大的数学系打造成世界一流水平也未尝不可。但如果是金陵大学的话……”

    剩下的话,王院士没有说完,却是不言而喻。

    从地基开始盖楼,无疑要比装修一栋现成的大楼困难得多。

    向院士自然能领会到老友的这层意思,却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做任何评价。

    以前他和王院士的想法一样,认为金陵大学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不止一次向陆舟抛出过橄榄枝。不过回头想了想,他忽然觉得,这个选择似乎也不坏。

    无论是华科院还是燕大,都不可能给陆舟太多的发挥空间,但金陵大学却可以。

    而且作为985院校,金大的生源质量和燕大比起来,相差并不是很多。

    既然陆舟主动放弃燕大丰富的资源,选择资源相对较少、但可塑性更强的金大,那么肯定是仔细考虑过这些问题的。

    没准他还真能在这地基上,平地盖起一座大楼。

    这些都是说不好的。

    ……

    随着美国数学学会的学术会议落下了帷幕,陆舟也终于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这一次回国,他没有提前通知任何人,悄悄地买了机票,悄悄地就坐上了飞机,悄悄地就换成了高铁,回到了位于江城的老家。

    而当他推开家门的时候,欢迎他的,自然是那声清脆而响亮的声音。

    “啊,老哥,你回来了?!我来帮你拿行李!”

    发现老哥回来了,将队友坑的哭爹喊娘的小彤,顿时丢掉了还在对局中的手机,喜笑颜开地从沙发上爬下来,朝着门口小跑了过去。

    看着那充满期待的眼神,陆舟哈哈笑了笑,大手一挥。

    “礼物在箱子里,自己拿去翻。”

    每次过年回来,给小彤带礼物,已经成为陆家的传统之一了。

    虽然不是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但按照小彤的说法,这种惊喜的感觉本身便是一种乐趣。

    将行李箱扔给了妹妹,陆舟换上了拖鞋,走到客厅的沙发旁坐下。

    没等一会儿,拆卸完毕的小彤,便带着战利,心满意足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次的礼物是某个瑞士牌子的化妆,对于这方面的东西陆舟不是很懂,不过好在他的学生里面,哈迪对这方面的东西很有研究,倒是替他解决了这个麻烦。

    将战利收拾了起来,小彤重新回到了客厅,开心地坐在了陆舟旁边的沙发上,捡起了已经结束对局的手机,准备开始下一局。

    陆舟瞄了眼屏幕,见这标志着段位的框框和自己上次回来时没什么两样,不由随口问道。

    “期末考得怎么样啊?”

    牛逼哄哄地用食指蹭了下小琼鼻,小彤得意说道。

    “哎,本菇凉自然是学霸啦,大学的课程太简单了。”

    一听到这句话,陆舟顿时乐了。

    刚上大一的时候,他也天真地这么认为过,捡起书一看,尼玛不都是高中学过的吗?

    尤其是英语,稳住高考的水平过个四级绰绰有余,想拿高分也不过是多背点单词的事情。

    然而,等到了下学期,难度便开始直线上升。

    再等到开了专业课和专选课,真正的地狱就开始了。

    不过陆舟并没有来得及细细体会这种感觉,他对大学的心得体会,大多都是参考他三个室友得到的,因为等他开专业课的时候,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已经太简单了。

    “……而且,我都已经上大学了,别总是问我成绩成绩的了。而且别看我在家里天天玩,现在是放假,放假懂吗?我在学校里,可是有认真在学习的。”迅速开始了下一局,换上出门装奔赴前线的小彤,嘀嘀咕咕地吐槽道。

    对于妹妹的说法,陆舟当然是相信的。

    若是废了一整个学期,哪怕换成他的小艾上场,怕是都能爬出倔强青铜的深坑了,也不至于在里面待上一整年。

    就在陆舟正准备调侃两句她的菜鸡操作时,小彤忽然嘿嘿一笑,不怀好意地说道,“对了老哥,别总是打听我的情况呀,你过的怎么样?”

    并没有察觉到那小恶魔的笑容,陆舟微微愣了下:“我?还行,事业稳中有进,学术上再创新高”

    小彤立刻问道:“那我的嫂子呢?”

    陆舟:“……”

    mmp!

    这家伙是故意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