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87章 并不是所有学生都这么幸运
    “……啊,感觉错过了整个世界。”

    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某间办公室,陈玉珊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

    元旦都过去两个星期了,再过两个星期就是春节了,然而没能参加那场圣诞派对的她,依然有些耿耿于怀。

    相起她在燕大那边的硕导,宾夕法尼亚大学这边的导师,对自己的学生简直是斯巴达式的严格。自从她来到这里之后,永远有做不完的课题等着她,永远不会让她闲下来。

    一开始这样的生活还让她觉得挺充实的,毕竟她也确实学到了不少东西。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便她对管理学方面的工作充满热情,也渐渐开始吃不消了。

    陈玉珊相信,自己的情况绝对是个例,因为大多数在沃顿商学院进修的留学生,都对她的遭遇都表示了同情。

    大家虽然也在给导师当免费劳动力,但很少有人像她这么夸张。

    这时,办公室的门推开,穿着毛领大衣的米歇尔帕西女士走了进来。

    这个精致的女强人将自己收拾得很干净,职业妆容很好的掩饰了眼角的鱼尾纹。

    看了眼趴在桌上的学生,她面无表情地开口道。

    “一会儿我要去和客户见个面,关于华国锂电池负极材料市场调研的图表你准备好了吗?”

    趴在桌子上的陈玉珊有气无力地拉开抽屉,拿出了u盘:“基本上已经完成了。”

    管理学是一个很宽泛的学科,而这也就意味着它的业务范围可以很窄,也可以很广。

    也许今天还在做公司组织结构规划,明天就开始为调研华国锂电池负极材料市场收集数据。针对客户的不同要求,他们提供的服务类型也会不同。

    虽然am事务所外包的内容只是前者,但帕西女士很敏锐的注意到,这家成立在开曼群岛的星空科技与比利时优美科的合作协议,并不包含广阔的华国市场。

    对于她来说,这无疑是个惊喜的发现。对进行市场调研,制定利益最大化的知识产权授权策略,这些都需要她这种专业人士出马。

    以这样的形式为客户提供“增值服务”,可以说是她扩展业务范围的途径之一。

    毕竟生意不会自己找上门,对于一名优秀的华尔街精英而言,需要的不仅仅是满足客户需求的能力,还得具备帮助客户发现自己需要什么的能力。

    从陈玉珊的手中接过了u盘,帕西女士随手将它放进的提包里,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会检查你的作业,至于现在,你先去睡个觉吧。顺便替我和洛斯打声招呼,让她尽快将报告交上来,最后的期限是明天。”

    陈玉删当然不会将她的话当成对自己的体恤,这句话的潜台词无非是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干活。

    “好的教授,我这就去。”

    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声,她从办公桌前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向门口走去。

    ……

    与此同时,远在美国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北部,一家位于硅谷边缘地带的小型研究所里,萨罗特教授正面临着他人生中最艰难的时刻。

    面对着坐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已经五十岁的他脖子胀红,用激烈地语气争论道。

    “……我们的团队在有机合成领域拥有着世界一流的水平!向我们提供技术支持的是康奈尔大学,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一千万美元就想收购我的团队,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对于这位教授的说法嗤之以鼻,伍尔夫只是笑了笑,用调侃地语气说道:“我当然知道康奈尔大学,常青藤盟校之一,诞生过54个诺贝尔奖,那里的教授多如牛毛……但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看着僵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萨罗特教授,伍尔夫慢条斯理地继续说道。

    “而且就我所知,通常情况下康奈尔大学的教授是不会为经费的问题发愁的,也不会特地把公司开到西海岸的硅谷。那么请问萨罗特教授,这个月的工资了吗?”

    雇主给出的心理价位是2000万美元,能把这个价格压得越低,他能拿到的提成便越高。

    如果不是看在还有几台值钱设备的份上,他甚至一分钱都不想出。

    服务于科学?

    不不不,那只是广告。

    am事务所当然是服务于有钱人。

    萨罗特老脸涨红,没有说话。

    如果是忽悠完全不懂行的人,他可以说的头头是道,甚至是当着投资者的面在m会议上和同行撕逼,他也能丝毫不落下风。

    但碰上伍尔夫这种对这一行有所了解的投资人,他的那点小聪明就不管用了。

    毕竟当专业知识无法发挥作用时,伍尔夫的谈判能力足以完爆他这个生意场上的“外行”几条街。

    事实上,伍尔夫也确实戳中了他的软肋。

    之所以把公司开在硅谷,而不是纽约州的伊萨卡,就是因为方便弄到经费。

    在材料学中,那些有名气的教授,通常是不会这么做的,因为经费对他们来说并不是问题,大把的企业愿意和他们合作,比起经费他们更需要的是人才。

    而材料学和计算机行业不同,硅谷的人才密度绝对比不上康奈尔大学这些高校附近。

    至于萨罗特……

    几年前他还是能弄到经费的,毕竟那会儿是锂空电池的黄金时代,热的简直烫手。

    微软往里面跳过,ibm拿真金白银砸过,特斯拉这种做新能源汽车的企业,连美国能源部都差点跳进来了……这个方向仿佛永远不缺经费,一个土豪被坑了,还会有新的土豪排队跟上来。

    然而这几年,情况却是急转直下。

    尤其是锂空电池领域的大牛布鲁斯前两年发在自然化学上的那篇论文在另一位大牛痛批,谁也重复不出来他的结果,弄得最后这位布鲁斯教授险些晚节不保。

    虽然大多数人相信那是“诚实的错误”,但心里早就给布鲁斯贴上了“老骗子”的标签,连带着整个锂空领域,都遭到了沉重的打击。

    萨罗特只算是锂空这一领域的小牛,本来跟着大牛们混还能喝口汤,现在大牛们都自身难保了,逼得他也只能自己出来忽悠投资。

    说实话,以他的研究团队目前的财务状况,别说是做实验发论文,连研究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

    “看来你还需要一段时间考虑……”见萨罗特教授还在强撑着,伍尔夫耸了耸肩,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我去附近转转。”

    眼看着机会就要从自己的手中溜走,萨罗特一瞬间变换了数个念头。

    终于,他坐不住了,出声道。

    “等一下。”

    停下了脚步,伍尔夫回过头来,语气轻松地问道:“你改变主意了?”

    萨罗特低声道:“你这个恶棍。”

    伍尔夫哈哈笑了笑:“彼此彼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