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61章 从今天开始当教授
    《自然化学》编辑部,两位技术编辑正在处理新收到的稿件。

    毕竟是两大世界顶级学术期刊之一,这里每天收到的稿件,都能用成千上万这个词来形容。

    虽然其中一大半的归宿都是回收站,但也不乏一些素质突出的论文。

    就在这时,正在检查稿件的凯文,忽然发出一道小声的惊呼。

    “不可思议……竟然有人声称解决了锂枝晶?!”

    凯文的声音,立刻吸引了旁边同事的注意。

    只见坐在隔壁桌的克里曼端着咖啡站起身来,凑到了他的电脑旁边,看着屏幕中的论文推了推眼镜,饶有兴趣道:“确实不可思议……如果这是真的,电池行业将掀起新一轮的技术革命。”

    这种说法毫不夸张。

    目前制约锂电池的技术瓶颈,就在锂枝晶的问题上。是便携炸弹还是高性能的电池,问题就在于谁能解决,那根刺破隔膜的“银叉”。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负极材料,但它的应用实在是太广泛了。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它是真的。

    两个编辑盯着这篇论文看了很久,谁也拿不定主意。

    论文的格式没有任何问题,行文中也没有明显的漏洞,研究成果的轰动性也绝对配的上《自然》。但问题就在于,这技术未免也太“黑科技”了点。大家都在研究如何抑制锂枝晶的生长,你竟然把这个问题给直接解决了?

    因此,两位编辑犹豫了。

    站在凯文后面的克里曼,思索了片刻之后,问道:“这篇文章你怎么看?”

    凯文皱眉道:“我不知道,论文本身没什么问题,在锂电池领域绝对称得上是突破性的研究进展,但是……对于论文本身的正确性我不敢保证。”

    克里曼提醒道:“投稿人来自普林斯顿。”

    凯文叹了口气,头疼地说道:“我知道,而且还是一位数学教授,并且不久前就在瑞典拿过克拉福德奖。但他和材料学唯一的联系,我检索过之后发现只有一篇计算材料的论文。”

    克里曼犹豫了一下,说道:“以陆舟教授的学术声誉,我记得他应该不会犯诚实性错误。”

    凯文问道:“那你的意见是?”

    “我的意见是,既然论文本身没有问题,也符合我们期刊的要求,那就把这个问题扔给学术编辑去烦恼吧,如果专家们觉得没问题,我觉得也ok。”克里曼说道。

    反正,期刊是不背锅的。

    “那你觉得谁比较合适?”凯文问道。

    “麻省理工大学的蒙奇g巴旺迪(moungigbawendi)教授的研究小组对电池领域研究很深入,而且他本人也是电池方面的专家,并且足够权威,我觉得联系他应该比较合适。”克里曼停顿了片刻,继续说道,“而且,陆舟教授以前那篇计算材料学论文的审稿人也是他,我觉得他的意见应该很关键。”

    凯文想了想,觉得除了这么做之外,似乎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于是便点头说道。

    “那……就按你说的来吧。”

    ……

    论文上传了一个多星期之后,《自然》那边传来了好消息,论文已经通过了技术编辑的审核,进入了同行评审环节。

    听到这个消息,陆舟也总算是松了口气。

    至少,他的论文没有像九成的被拒稿者一样,被“不符合读者兴趣”、“研究在该领域不够创新”这两条万金油的理由给打回来。

    虽说《自然》不是唯一选择,还有很多更专业的有机化学期刊可以考虑,但陆舟的目的是将这一技术推广出去。就这一点而言,没有哪个期刊的影响力能比得上即使是外行也有在关注的两大顶刊。

    现在论文被送到了专业人士手中,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他相信这一领域的同行会给自己的研究一个中肯的评价。

    时间过得很快。

    转眼间,到了7月15号。

    应陆舟的要求,收到offer的三名硕士如期抵达了普林斯顿大学校园。

    这三位新生分别是来自伯克利分校的薇拉普尤伊,来自华国开大的秦岳,以及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的哈迪克莱夫。

    其中薇拉普尤伊陆舟有点印象,和他在伯克利分校时见到的样子没什么变化,是一个性格腼腆但很坚强的小姑娘。

    秦岳则是和面试的时候一样,戴着一副方框眼镜,很有礼貌,但不怎么善于表达。不过对于他在数学上的天赋和能力,陆舟还是相当认可的,毕竟关于这一点,在面试的时候已经测试过了。

    至于另一位叫哈迪的巴西小伙,在数学上的天赋可能逊色于薇拉和秦岳,不过也是从那十张简历中脱颖而出的人才。

    对于他们每个人,陆舟制定了不同的要求和培养计划。

    说实话,像他这么负责的导师,还真是不多了。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陆舟帮三个人解决了入学手续以及宿舍的问题,然后将他们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安排接下来一个月的工作。

    “你们的天赋和能力都不错,但说实话,和我对你们的要求还差得很远。”

    陆舟有仔细留意,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三个人没有人表示异议,甚至于某个人,正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

    轻轻咳嗽了一声,他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九月份之前,我不会让你们碰我的课题,以你们现在的水平,就算参与到我的课题中,最多也只能帮我泡杯咖啡。但是,我会给你们制定学习任务,如果你们之中有人能在8月底通过我的考核,那么我会允许他加入我的课题。”

    “这个课题将伴随你们整个硕士生涯,我不一定要求你们完全解决它,但至少你们拿出的成果,必须是值得刊登在《数学年刊》上的东西。当然,我会和你们一起研究,只是主要的工作还是由你们来做,而我仅提供指导意见以及解决部分问题的思路。”

    这一招是和卢院士学的,陆舟觉得自己可以借鉴一下。

    不过,只是论文的话太没挑战性了,普林斯顿自然得用普林斯顿的标准。

    在面试的时候陆舟就提醒过他们,在自己这里读硕士不要指望混日子就能拿到毕业证,他会让他们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

    秦岳紧张地问道:“如果没有人完成您的考核呢?”

    通过考核才能参与到课题中,如果不能通过考核,岂不是连毕业的机会都没有?

    公派留学的机会不容易,他最关心的自然是现实的问题。

    陆舟想了想,用轻松的口吻说道:“那就只有一边学,一边能帮其他人泡咖啡了,直到通过我的考核为止。不过我觉得你可以更自信一点,我既然选择你作为我的学生,那肯定是认为你能完成我的要求。”

    相比起秦岳的谨慎,哈迪则表现得自信过头了点,看上去他似乎并没有将一个月后的考验放在心上,举手问道:“教授,我可以问一下是什么课题吗?”

    然而,陆舟并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微微一笑。

    “和冰雹有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