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52章 令人流连忘返的夜景
    论装逼,陆舟觉得自己还是稍逊了一筹。

    因为这位老先生后来又云淡风轻地补充了一句。

    “当然,你们仅仅是有希望。”

    陆舟:“……”

    法尔廷斯破天荒地主动向他搭话,似乎就只是为了说这么两句。

    说完之后,这位老先生便用心地握着刀叉分解牛排,对旁边的一切漠不关心。

    仿佛即便是现在,他也在思考着某个数学问题。

    至于坐在他另一边的那位学者,则是一脸坐如针毡的表情。

    看得出来,旁边这位大佬,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心里压力。

    蓝厅的宴会之后,还有金厅的舞会。

    摇曳的烛光从大厅两侧的铜质烛台上洒下,照耀在光洁澄澈的地砖上,梅拉伦湖女神端坐在正中央的壁画上,用她充满智慧的视线注视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人群。

    至于陆舟,则是站在舞池边上,手中拿着一支香槟,和同样远道而来的王熹平院士谈笑风生。

    先前在宴会中隔着太远没有打上招呼,不过现在倒是有机会见到了。

    站在陆舟旁边,王熹平院士轻声感慨道:“想不到这才一年的时间,你的成长竟然如此迅速,连克拉福德奖都拿到了,着实让我们燕大学子汗颜啊。”

    “燕大青年才俊也不少,比如张玮、云之玮、徐晨阳这些前辈们,我在普林斯顿的时候,经常能听见人们谈论他们的研究。”陆舟笑着说道。

    “你就不要谦虚了,你的成就不仅仅是被谈论而已,而且你现在还年轻,以后的路只会更广阔,”王熹平摇了摇头,停顿了片刻后,笑着继续说道,“所以啊,你在普林斯顿打算待多久?还回不回来?”

    “短则一两年,长则三五年吧。”陆舟笑着说道,“回来肯定是要回来的。”

    王熹平笑着说道:“回来好啊,回来了有没有兴趣来燕大当教授?”

    陆舟笑了笑说道:“陈院士已经问过我这个问题了,但我觉得还是金陵大学的环境更适合我一些。”

    “行吧,看来你也有自己的打算,”王熹平院士叹了口气,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不过咱燕大没那个缘分把你请来当教授,你偶尔也来咱们这边开个讲座或者报告会,这总没问题吧?”

    陆舟笑着点头:“荣幸至极。”

    舞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不过陆舟完全没有参与进去的意思。

    倒不是因为他完全不感兴趣,纯粹是因为这次来的有点匆忙,别说是向另外两位获奖者那样带亲属过来,他连个舞伴都没准备。

    不过好在不会跳舞的也不只是他一个,拿支香槟站在边上和同行们聊天倒也不显得有什么尴尬。

    前提是,没有人过来邀请他跳舞……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就陆舟和王熹平院士聊着刚才宴会上的晚餐的时候,一位穿着晚礼服长裙的女士走了过来,向他露出了笑容。

    “您好,陆舟先生,请问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陆舟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当然可以……请问你是?”

    “玛丽亚·维亚佐夫斯卡,”玛丽亚微笑着伸出了右手,“如果你觉得我的姓氏太拗口,也可以直接称呼我的名字。”

    听到这个名字,陆舟脸上浮现一丝恍然。

    玛丽亚·维亚佐夫斯卡,今年2月份塞勒姆奖得主,和莫丽娜的那位导师一样,同样是18年菲奖的热门候选。

    而且同样是今年,她解决了一个拥有将近两百年历史的著名数学难题,即在8维和24维上的高维球体填充问题。

    这个问题和晶体物理学以及理论物理学中的弦论都有密切关联,可以说是一个知名度不算高,但用途广泛的命题。

    “感谢您的邀请,可是我不会跳舞。”

    和这位传说中的数学女神握了握手,陆舟礼貌地表示了遗憾,然而他正准备松开手,却发现对方并没有打算松手的意思。

    “但你总得学不是吗?”玛丽亚笑了笑说道,“我可以教你,相信对于一位二十一岁拿下克拉福德奖的天才,这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陆舟没有料到她会这么说,不由愣了下。

    话说斯拉夫人都是这么热情的吗?

    但是我真的不会跳舞啊……

    哭笑不得的陆舟,不由向旁边的王院士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结果,老先生明显是会错了意,以为陆舟是想支开他,便哈哈笑着说道。

    “那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了,我也该去和几位老朋友打声招呼了。”

    说完,老人家便双手背在后面,笑着走了。

    ……

    跳舞只是正常的交际途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据说某位诺贝尔奖得主,跳舞的时候太兴奋,甚至把鞋子跳飞了出去,大家也都只是会心一笑。

    事实上玛丽亚·维亚佐夫斯卡并没有对他做什么,两人只是一起跳了个舞,甚至在跳舞的时候还交流起了数学问题。

    至于为什么突然聊起数学问题,主要是陆舟为了掩饰自己在舞步上的尴尬,所以故意抛出了一个数学上的命题,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毕竟跳舞这东西他完全是个新手,唯一一点实践基础,也就只有第n套广播体操和眼保健操了。

    或许,自己真该抽时间学学这些东西。

    毕竟,陆舟觉得,总有一天他还会来一次这里。

    而且,是以另一种身份。

    舞会结束之后,宾客们纷纷散场。

    对于学者们来说,明天还有报告会要准备。而对于在舞池中对上眼的情侣来说,也不太想把时间都浪费在舞池上。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酒店,陆舟将正装扔在了椅子上,便倒在了床上,长出了一口气。

    今天绝对是他今年最累的一天。

    哪怕是闭关挑战哥德巴赫猜想时碰到了想不通的问题,绕着屋子踱步了一整天,也绝对没有今天这般身心俱疲。

    不过,这其中的快乐,也是相当美妙的。

    不只是克拉福德奖带来的荣誉,还有五十万美元的奖金……

    默念了几声平常心之后,陆舟正准备将奖牌放在一边,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差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这份获奖的喜悦之情,似乎还没有来得及与自己的粉丝们分享。

    这多不好意思……

    想到这里,陆舟腼腆一笑,从床上嘿咻一声坐起来,闲庭信步地走到窗前。

    依旧是对着窗外的夜景,只不过镜头中,多了一枚黄灿灿的奖牌。

    这一次,陆舟倒是给自己的博文配了行文字,揭晓了昨夜那条围脖的谜底。

    【令人流连忘返的夜景,愿不久之后还能再临

    2016·5·26,于斯德哥尔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