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48章 斯德哥尔摩的电话
    拉尔特如愿以偿,得到了他想要的大新闻。

    只不过,不是关于陆舟。

    而是关于他,以及的丑闻。

    报告会结束的第二天,就在他火急火燎地四处寻找不见踪影的伊诺克教授时,网上放出了一段录音。

    准确的来说,是两段。

    一段是在事务所里,他和同事们商量如何炮制大新闻,讨论如何挑唆各种权益保护组织出来站台,里面不但混杂了大量歧视性词语,更是将各权益保护组织嘲讽成了傻瓜。

    至于另一段,则是在尼日利亚,伊诺克教授的办公室里。

    【

    ……

    “最多三天。”

    “这不可能!”

    “一万美元。”

    “成交!”

    】

    如果说第一段录音只是让他惊怒,那么听完第二段录音之后,拉尔特背后的冷汗,刷的一下便冒了出来。

    不是因为他的职业生涯将面临重挫。

    而是这录音背后暴/露的问题。

    如果说第一段录音还能用编辑部里出了内鬼解释,那么第二段录音,便是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来该如何解释。

    那里可是非洲!

    那里可是大西洋对面!

    为了保密,他分明是一个人出差去的那里,不可能有人事先在伊诺克教授的办公室里安放窃听器。在他身上也不可能,不说机场的安检,他在酒店也洗过澡换过衣服……

    除非……

    这一路上都有人跟着他。

    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只能这么解释了。

    看着脸色苍白的拉尔特,巴斯刚走过来准备安慰他两句,结果他却条件反射似得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惶恐地躲向了一边。

    “别碰我!”

    看着拉尔特眼中的怀疑与惊恐,后知后觉的巴斯愣了下,迟疑道:“……你怎么了?”

    编辑部里没有人说话,所有人都埋着头,在处理自己的工作。

    拉尔特恐慌地看着周围,视线从每一张脸上扫过,试图将那个注视着自己背后的视线找出来,然而最终只是徒劳。

    巴斯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拉尔特主编的表情,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无视了巴斯,拉尔特猛地拉开抽屉,将里面的文件全都翻出来,倒在了桌子上。两只手拼命搜寻着,可能藏在暗处的录音笔或者窃听器之类的东西。

    如果能找到,倒是能给他带来些许安慰。

    然而,无论他怎么搜寻,也找不到泄露录音的来源。

    也正是因此,他心中的惶恐越来越盛。

    理智告诉他,一介普通学者,绝对不可能有这种本事,这背后一定有其他人插手。

    联想到哥德巴赫猜想对于邻国的政治意义,以及邻国早就不止一次对他们捏造的新闻表示不满,甚至几次通过官媒之口表示谴责,到现在忽然完全不做理会了……

    在职业素养的推动下,借助脑袋里那些有限的材料,拉尔特彻底放飞了脑洞,脸色也是越来越苍白。

    难道……

    在此之前,他就已经被“盯上”了?

    ……

    关于爆出的丑闻后续,陆舟倒是没有再去关注或者留意,只是通过罗师兄之口听说,这件事最终以临时停刊以及拉尔特主编引咎辞职做收场。

    虽然制造新闻是一种手段,但一旦被拿到台面上来,而且还是以收买当事人的手段,其性质远远比那些给钱摆拍的人恶劣多了。

    这个丑闻将跟随拉尔特一辈子,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打上烙印。

    至少,继续当记者是几乎不可能的了。

    五月份的最后一个星期,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事情终于尘埃落定。随着最新一期的出刊,这座经过了两个半世纪沉淀的大厦,终于封上了穹顶。

    虽然不知道会有多少相关课题和论文因此被砍掉,会有多少人因此而沮丧,但这些就不是需要陆舟去考虑的事情了。

    高等研究院,一楼的餐厅。

    为了图省事,最近陆舟的午餐都是在这里解决。

    “你干了一件坏事儿,”端着餐盘坐在了陆舟的对面,爱德华·威滕笑着说道,“不知道多少人又少了一个水论文的机会。”

    “是啊,干了一件坏事儿。”陆舟笑了笑说道。

    要说干的“坏事儿”,他干的肯定比不上威滕老人家多。

    80年代时扭结理论很火,有多少个不同的3-流型,乘上多少个不同的规范群,就可以构造多少个类似琼斯多项式的扭结不变量……结果这位学历史出身的大佬,直接给出了一套剪切流型的拓扑方法,把整个扭结不变量家族一网打尽了。

    当然了,“坏事儿”只是个开玩笑的说法,老人家干的“好事儿”也不少,比如创造的m理论,夸张点说为全世界的理论物理学家解决了至少十年的课题经费问题。

    爱德华·威滕用闲聊的口吻问:“我知道你肯定闲不下来,接下来呢?你打算研究什么有趣的课题。”

    陆舟想了想,回答道:“材料学。”

    威滕愣了下,疑惑道:“材料学?冒昧问一下,为什么是材料学?”

    “准确的来说,是计算材料学,”停顿了片刻,陆舟笑了笑继续说道,“在金大读本科的时候,我参与过类似的研究课题,我觉得计算材料学是一门很有潜力的学科。这种潜力体现在它的可塑性和预见性上,我觉得我可以做些什么。”

    威滕竖了下大拇指,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也就是说,你打算创立自己的学科?这确实是个很有挑战的想法。”

    陆舟不好意思一笑,说道:“创造学科谈不上,只是在这个学科的发展初期,根据我自己的理解,对影响这个学科的发展进程……说不好这是推动还是阻碍,也许我会干很多’坏事儿‘也说不定。”

    两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哈哈笑了起来。

    笑够了,威滕教授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对材料学我不是很懂,不过如果你对有机方向的材料学感兴趣,我向你推荐保罗·j·奇里克教授,他是这一领域的专家。”

    陆舟点了点头:“谢谢,我会考虑你的建议。不过,还是等我从老家那边回来再说吧,忙了这么久,我也需要一个假期。”

    威滕用轻松的口吻说道:“也是,你确实该好好放松下了。”

    关于系统的任务用哪篇论文来完成,陆舟早就已经计划好了。

    他估摸着,专利代理人那边也该有个结果了。

    这次回华国,除了处理学位的事情之外,他顺便也会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就在这时,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陆舟拿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是个陌生来电。

    “我接个电话。”

    威滕随和地笑了笑说:“没事,不用在意我。”

    按下了接通键,电话那头传来了陌生的声音。

    “您好,陆舟先生,我们是瑞典皇家科学院。”

    听到这名字,陆舟先是沉默了一会儿,和坐在对面的威滕交换了一个困惑的眼神。

    然后……

    他瞬间震惊了。

    瑞典皇家科学学院?!

    握草?!

    难,难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

    诺奖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