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44章 三小时就够了(1/4)
    尼日利亚,埃基蒂州,埃基蒂联邦大学。

    站在教室里的伊诺克教授心情并不愉快,甚至有些烦躁。

    同样是发在arxiv上的文章,佩雷尔曼的庞加莱猜想得到了学术界认可,那个陆舟对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也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唯独他的论文被扔进了“一般数学”的分类。

    而且最近他才搞明白,这个分类已经成了垃圾堆。

    教室里,怂恿他证明黎曼猜想的学生说道。

    “伊诺克教授,请问黎曼猜想可以被用于解决哥德巴赫猜想吗?”

    伊诺克教授随口说道:“是的,当然可以,哥德巴赫猜想很容易,素数的分布紧密相关于一个精心构造的黎曼ζ(s)函数,本质上它是素数问题,在我建立的黎曼ζ(s)函数体系之下,解决哥德巴赫猜想只需要三个小时。”

    有学生问道:“那希尔伯特23问呢?伊诺克教授,对您来说应该很容易吧。”

    “当然,也能很轻松的解决,”伊诺克教授语气轻松,胡乱分析道,“黎曼猜想归根结底是希尔伯特23问的第8问,但已经笼罩在我建立的ζ(s)函数体系之下。它就像‘犀牛’泰森,在擂台上是无敌的。”

    学生起哄道:“伊诺克教授,是时候去解决这个问题了。”

    “时机合适的时候,我会考虑出山,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记住,我的孩子们,真正的强者对解决具体的问题不感兴趣,他都不屑出手,因为那都是高斯、欧拉这类二流数学家干的事情,”伊诺克教授摆了摆手,“好了,这堂课结束了。你们回去的作业是交一篇论文上来,论文的主题就是基于我的ζ(s)函数体系,证明哥德巴赫猜想。”

    “方法已经交给你们了,相信对你们来说,这很容易。”

    教室里一片哀鸿遍野,一群学生们抓着头发,面面相觑,脸上都是痛苦的表情。

    伊诺克教授教授的论文太难看懂了,虽然他们挺喜欢听伊诺克教授讲故事的,但每次作业都会让他们绞尽脑汁。

    感觉心情恢复了不少,伊诺克教授心满意足得收起了教案,准备往办公室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他在门口看到了一位白人,以及埃基蒂联邦大学数学系的系主任。

    “伊诺克教授,这位来自美国的先生,想和你聊聊关于黎曼猜想的事情,”拍着伊诺克教授的肩膀,这位黑人老头满脸堆笑,甚至可以说讨好,在他旁边压低了声音,“好好表现。”

    当然,他讨好的不是伊诺克教授,而是一百万美金。

    对于这个小国来说,这笔钱无疑是一笔巨款。

    在此之前没有人相信这个教数论的证明了黎曼猜想,尤其是《每日邮报》的记者来过一次就不再来了之后。

    但现在,美国记者来了这里。

    也许,克雷研究所真的接受了他的论文?

    在尼日利亚的社会中,美国人和英国人虽然都是白人,但前者的地位稍稍高那么一点,尤其是在某个黑人当上总统之后,那里甚至已经被夸大成了天堂。

    如果克雷研究所真的接受了伊诺克教授的论文,那他毫无疑问会成为“人上人”,说不准还有机会移民美国,到时候指不定还得仰仗这位兄弟……

    不只是尼日利亚,这是整个非洲都弥漫着这种“逃离思想”,尤其是对于他们这些受过真正意义上教育的人。

    伊诺克教授看到眼前的美国人愣了一下,倒是没有向旁边那位黑人老头一样被唬住,而是皱了皱眉,“你是?”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华盛顿时报》的记者,你可以叫我拉尔特,”拉尔特耐着性子挤出一个看起来不那么虚伪的笑容,并且伸出了右手,“关于黎曼猜想我想和你聊聊,你看什么时候方便?”

    如果不是为了那个大新闻,他简直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待。他无法相信,从他离开机场到这里,他已经被勒索了七万奈拉……虽然只是几百美元的事情,但还是让他相当火大。

    他发誓,这是他最后一次来这里出差。

    伊诺克教授上下打量了拉尔特一眼,谨慎地说道:“……我的办公室就可以。”

    伊诺克教授的办公室很乱,明显没有经过打理,袜子甚至就那么丢在课本上,而且课本明显已经落了灰,甚至还挂着蜘蛛网。

    拉尔特皱了皱眉,终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落脚站着,清了清嗓子,说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了解到,15年年底的时候,您向克雷研究所寄了一封信,声称证明了黎曼猜想。但根据《每日邮报》的采访,克雷研究所对你的论文不予置评。我们了解到你的情况之后,立刻跟进了这件事情……”

    坐在了椅子上,伊诺克教授怀疑地看着拉尔特,显然不相信他能帮自己弄到一百万美元的奖金,“我的论文在arxiv上就能看到,你为什么要专程来一趟尼日利亚?”

    拉尔特诚恳地说道:“我打算帮你一把。”

    “帮我一把?”伊诺克教授揉了揉鼻子,“你不如直接把钱给我……”

    “不是钱的问题,你难道不觉得很气愤吗?”拉尔特盯着伊诺克教授,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刚才将你的课从头听到尾,我觉得你是一个很出色的数学家,但有些人因为你的肤色,忽视了你的成果。明明俄罗斯人,法国籍的秘鲁人,甚至是华国人,都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但唯独你,被排除在外!”

    伊诺克教授的表情有些怪异。

    因为将这话说给他听的,竟然是一位白人。

    不过,这位记者确实成功挑起了他的怒火。

    是的,明明他也将自己的证明投稿到了arxiv上,凭什么他的论文被扔进了“一般数学”的分类无人问津。

    拉尔特盯着他的眼睛,趁胜追击道:“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能确保在黎曼猜想成立的情况下,完成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吗?”

    “当然,”伊诺克教授毫不犹豫道,“这很容易。”

    拉尔特打了个响指,“ok,我会为你解决机票和签证的问题,同时你一路上的开销,《华盛顿邮报》也会报销你的……”

    “等等!”伊诺克教授打住了拉尔特的话头,“我没明白你的意思,你究竟想干什么?!”

    拉尔特:“我们会在普林斯顿为你安排一场报告会,报告关于你证明的黎曼猜想,以及在那个什么函数体系之下,轻松地解决一系列素数问题……比如,哥德巴赫猜想。”

    当然,在高等研究院的一号报告厅是不可能的,不过旁边的普林斯顿酒店却无所谓。那里只要出钱,想包几天都没问题,事实上很多学术会议本身就是在酒店里开的。

    当拉尔特将自己的想法和韩国的金主说过之后,那边很快便把钱打了过来。

    对于文鲜明同志来说,能不能让华国当一回事儿不重要,只要能恶心一下邻国,就是pla往海里扔个“气球”,他也能拎出来做点文章。

    “等等等等,太快了,我还没明白你的意思,你让我在普林斯顿开报告会?”伊诺克教授的眼神有些闪烁。

    论文投稿是一回事儿,但上台报告又是另一回事了,简单来说,他还没有最好准备。

    “是的,”拉尔特嘴角咧开了一丝笑意。

    被那眼睛盯着,伊诺克教授想要拒绝,却又说不出口,最终咽了口吐沫。

    这个人,简直是魔鬼……

    沉默了很久,他仔细想了想,对他似乎也没什么损失。在尼日利亚教书并不是什么有前途的职业,再不济,他还能借这个机会,趁机“黑”在那里。

    视线挪开,伊诺克清了清嗓子,说道。

    “我需要一点时间准备……”

    拉尔特立刻问道:“多久?”

    伊诺克试探着说道:“三个月。”

    “太长了,”拉尔特摇了摇头,“时间可不等人,细节你可以留到以后补充。听着,我不要求你说服普林斯顿的教授,你只需要说服一些黑人权益保护组织的法人,以及他们背后的赞助者,还有一些关注着这件事的议员。”

    “好吧,你要我多久,”伊诺克抠着头皮,暴躁地说道,“你给我一个时间。”

    拉尔特竖起了三根指头:“最多三天。”

    伊诺克想也不想便拒绝道:“这不可能!”

    至少,他也得等到他的学生把作业交上来。

    三天的时间,无论如何也不够。

    拉尔特面无表情地竖起了一根指头:“一万美元。”

    伊诺克想也不想立刻说道:“成交!”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