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43章 普林斯顿最年轻的教授
    陆舟怎么也没想到,德利涅教授会在宴会上给自己这么大一个惊喜。

    原计划他是打算在年底之前拿到博士学位的,但现在看来计划远远赶不上变化。数学年刊还没有刊登他的论文,但普林斯顿研究院已经授予了他博士学位,甚至是正教授的头衔……

    不过仔细一想,陆舟也不是不能理解普林斯顿的决定。

    哪怕抛开哥德巴赫猜想不谈,他的群构法已经可以作为一项出色的理论工具,应用到解析数论这一领域中。

    甚至不少大学的数论教材,都已经开始跟进。

    想到这里,陆舟不禁有些遗憾。

    这都要历史留名了,当初咋就没有取个牛逼点的名字呢?

    还是搞“ab”的望月新一有先见之明……

    不管别人看不看得懂,“宇宙际理论”这名字,听起来就很牛逼。

    办完了毕业手续之后,陆舟默默地将毕业证和学位证以及博士帽拍照,顺手发到了围脖上。

    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他围脖的评论区再一次爆炸了。

    只不过,这一次炸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握草,大家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凭什么你怎么秀?

    二十一岁的正教授?牛逼,刷新查尔斯费弗曼的记录了。

    我觉得三个月拿到博士学位更牛逼。

    不不不,你们知道这货为什么这么快毕业吗?我听咱们数学系里的大神说,就在一周前,这位大佬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几天前普林斯顿开了一场报告会,报告人只有他一个……

    握草,不是吧?!

    给陆神跪了……

    博主发张照片吧,一会儿进考场,我打算挂脖子上。

    ……

    陆舟也没有想到,他不过是发了个“毕业照”纪念一下,楼竟然会歪到哥德巴赫猜想上面去。看来关注他围脖的,还有不少留学生。

    到后来,讨论越来越激烈,有人将纽约时报和费城日报的新闻截图发到了围脖上,也有人从arxiv上翻到了那篇论文。

    然后……

    “普林斯顿最年轻教授”和“哥德巴赫猜想”这两个话题,就在网友们兴奋的讨论中、自媒体的跟风报道之下以及民科们气急败坏的声讨中,被双双送上了热搜……

    因为哥德巴赫猜想和华罗庚学派的不解之缘,以及在那个年代下陈景润对“12”问题的突破性成果,让这个猜想早已经被打上了超越学术意义的“政治标签”。

    其实陆舟不知道的是,虽然他还没有看到新闻,但早在网友们嗅到风声之前,他挂在arxiv上的那篇论文,就已经在华国数学界酝酿了一场风浪,甚至引起了政界的关注。

    不过,暂时还没有人公开站出来发表看法,因为所有人都在等待数学年刊的评审结果。

    此时此刻,身在普林斯顿的陆舟,也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关注意味着什么。

    因为他现在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数学年刊的同行评审上。

    六位审稿人都是数学界的大佬,也指出了他论文中不少问题,而陆舟也都积极地对每一处存在问题的地方进行了修改。

    很幸运,他没有像怀尔斯那样,被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困扰一年之久。

    终于,在同行评审开始之后的第二个星期。

    已经第七次前往数学年刊编辑部的陆舟,从埃文斯手中收到了六位审稿人的反馈意见。

    法尔廷斯大佬言简意赅,几乎从来不夸人的他,用一句话概括了自己的看法:“很出色的证明。”

    亨里克伊万涅茨对年轻数学家比较友好,说的话稍微多了一点,甚至寄予了对新生代数学家的期望:“……论文中对于群论的应用令人惊叹,我很期待你在未来能取得更大的成果。不管同行的意见如何,在我看来你已经证明了这个问题。”

    赫尔夫戈特的观点和另一位来自巴黎高师的学者类似,两人大概是交流过,均对群构法的理论给出了高度评价。

    翻过了一页,陆舟将审稿的最终意见看到了最后。

    然后,他看向了埃文斯。

    只见埃文斯的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伸出了手。

    “恭喜你,陆教授,你的论文将刊登在下一期数学年刊!”

    ……

    华盛顿时报的编辑部,基恩拉尔特坐在办公椅上,一边按着鼠标,一边看着电脑上的新闻。

    忽然被一条新闻吸引了注意力,他的表情略微惊讶,一边咂着舌头,一边用油腔滑调的声音调侃道。

    “哦,难以置信,哥德巴赫猜想竟然被一个猴子给证明了?”

    按理来说,在一个对种族歧视问题极度敏感的国家,在公共场合发表不适当的言论是不合适的,但是在华盛顿时报的编辑部却不一样,因为这里本身便没有雇佣过华人员工。

    顶多,也只有听了之后会会心一笑的韩国人。

    值得注意的是,华盛顿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不一样,后者是北美最大、最老的报纸之一,而前者是1982年由韩国某宗教领袖文鲜明创办。

    说来也挺有趣,这家报纸在三十多年来干的事情,倒也不是在强化美韩友谊,主要都是在渲染华国威胁,发表一些抹黑言论,然后出口转内销,供韩国媒体转载。

    不过,由于政治立场太过于鲜明,这家报纸已经连续二十年处在亏损经营的状态,不得不依靠“金主”文鲜明的输血苟延残喘。

    以至于到如今为止,这家报纸甚至没有自己的驻外记者,连北美本土的一些新闻,都会慢上半拍。

    坐在旁边的巴斯推了推眼镜,凑到了电脑屏幕的旁边,坏笑着说道:“这可是个大新闻……不采访一下可惜了。”

    “不只是采访,我们还得帮这位华国小伙子做做宣传,”拉尔特一脸坏笑,关掉了网页,打开了文档,食指在键盘上敲了敲,“好好想想,咱们的新闻稿该怎么写?一只猴子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

    巴斯迟疑了下,说道:“这么写我们可能会被起诉。”

    而且,他们背后的金主,虽然乐得看见他们抹黑邻国,却并不喜欢他们拿肤色说事儿。

    “我知道,什么是规则之内的调侃,什么是规则之外的……”拉尔特摆了摆手,“所以,我现在需要灵感。”

    这时,坐在旁边办公桌盯着电脑收集资料的女助手佩雷拉忽然开口道。

    “还记得15年年底吗?那个尼日利亚的奥派耶米伊诺克教授,他曾经因为黎曼猜想写信给克雷研究所,但直到今天,克雷研究所也没有公开回应这件事情。”

    她是华盛顿州立大学新闻系毕业的,相比起只是因为政治立场被收进编辑部的巴斯来说,文化程度要高上不少。

    因此,她的观点也最受拉尔特主编的器重。

    “我还记得,”巴斯紧跟着说,“我记得最初采访他的是每日邮报,但并没有后续的报道。”

    靠在办公椅上转了个圈,拉尔特捏着下巴沉思:“所以?”

    “我刚才在维基上查过,黎曼猜想认为所有素数都可以表示为一个函数,”佩雷拉转了转笔,陈述自己搜索到的二手资料,“而根据维基上的内容,哥德巴赫猜想也是素数问题,所以……两者之间会不会存在什么联系?”

    她并不是很懂纯数,也不一定看过论文,但好歹受过大学的教育,至少会运用搜索工具。

    听到这里,拉尔特眼睛一亮。

    这么一说,似乎有点道理啊……

    巴斯插嘴道:“我记得哥德巴赫猜想不是112吗?”

    “哦,巴斯,一看你就没文化,连我都知道,112是皮亚诺公理。至于哥德巴赫猜想……总之是素数问题,”拉尔特哈哈笑着,从办公椅上站了起来,“我立刻飞一趟尼日利亚,新闻稿你们可以开始写了,就写……尼日利亚教授因为他的国籍和肤色,受到了不公众待遇。哥德巴赫猜想的荣誉,本来应该有他一份,但美国学术界的冷漠,让他与自己的荣耀失之交臂。”

    在美国什么新闻最能吸引人们的眼球?

    至少目前来看,百分之八十和黑人有关。

    如果再延伸一点,伊诺克教授拿到一百万美元的奖金是为了非洲的失学儿童,那么一定可以将那些人钉在道德的十字架上。

    巴斯皱了皱眉,小声嘀咕道:“可是那个陆舟不是白人,少数族裔和少数族裔之间构成种族歧视吗?”

    如果证明哥德巴赫猜想的是白人,而被忽视成果的是黑人,那么他们的报道毫无疑问是轰动性的。如果克雷研究所不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好吧,其实解释也没有用,因为最终都会变成“狡辩”。

    毕竟你不能指望每一个黑人都能正确理解,“11”和“11”的区别。

    而北美的国情,比起圣母和政客,学术界绝对是“弱势群体”。

    但问题在于,陆舟的身份有点微妙,在北美也算是少数族裔……至少在定义上是。美国学术界冷漠地对待了一位尼日利亚青年,但并没有讨好一位白人精英。

    这不够新闻。

    编辑部里陷入了沉默。

    就连先前因为大新闻而陷入狂喜的拉尔特,也因为这一问题陷入了思考。

    然而就在这时,正在查资料的佩雷拉,忽然激动地喊出了声来。

    “我想到了!”

    她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搞个大新闻的方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