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40章 我从来没担心过
    两点整。

    一身西装革履的陆舟走上演讲台,原本因为交头接耳而有些嘈杂的报告厅,倾刻间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维持纪律,所有人都很默契,一双双眼睛盯向讲台上的那人,或怀疑,或期待,或面无表情。

    若是换个人,别说是讲数学题了,被这么多大佬盯着,恐怕腿都软了。

    但站在讲台上的陆舟却表情从容,丝毫没有因为那一双双视线传递过来的压力而怯场。

    该做的心里准备,在台下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

    更何况,他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场合了。

    “感谢诸位从世界各地不远万里赶来普林斯顿,听我站在这里报告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成果。”

    按照惯例,对受邀前来听报告会的学者致以谢意,陆舟开始陈述自己这场报告会的流程。

    “我发言的内容将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关于我在证明哥德巴赫猜想时所用到的群构法,另一部分则是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

    “相信在来这里之前,我的论文大家都已经看过。对于论文中冗长繁琐的步骤,我将在ppt中予以简略。而关于我的讲解,主要将集中在对关键步骤以及思想和思路两方面。”

    “另外,我会尽可能将多的时间,留在提问环节。”

    在学术报告会开始之前预习报告者的论文既是学术界的惯例,也是一种必要的礼节。如果到了提问环节,站起来问的问题都是论文上有写的,或者说是无关紧要的,将被认为是一件很失礼且没有水平的事情。

    对于在座的各位大牛来说,这样的问题自然不会出现。

    同样的,那些在论文上已经写的很清楚的部分,便没有必要再拿到ppt上过一遍。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可不是专程来普林斯顿看幻灯片的。

    开场白结束,陆舟直接进入正题。

    “所谓群构法,便是‘群论的整体结构研究法’的简称,其核心思想是利用循环群的概念,从整体上出发研究无限性的问题。基于整数模p乘法群总是循环群这一定理,我们可以得到……”

    一边讲解,陆舟的激光笔一边在白色的幕布上游走。

    【……设有限群g且g=p1a1p2a2piai,其中pi为素数,ai是正整数。令p∈π(g),定义deg(p)=q∈π(g)p~q)

    称deg(p)为p的次数。再定义(g)=……】

    相比起后半部分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群构法的理论更为关键,因为只有理解了这一部分的内容,坐在报告厅里听他讲解的人才能了解到,他所做的工作究竟是什么。

    因此这一部分的内容,陆舟讲解的格外细致,尽可能将每一个点都讲清楚。

    而坐在台下的人,无论是受邀到访的学者,还是不请自来的学生,都听的很认真。

    尤其是杰姆斯梅纳德,抱着双臂坐在会场中间,听的格外用心。

    正所谓同行便是冤家,同样研究素数问题的他是英国新生代数学家中解析数论领域的翘楚。而作为菲奖热门候选之一,他原本打算用孪生素数问题为自己拿下18年菲尔茨奖加码,结果却不想最终被陆舟捷足先登,气的他把手稿一把火烧了。

    可以说,他专程从英国赶到这里,就是为了给竞争对手挑毛病的。

    然而话是这么说……

    越是往下看去,他的表情便越是耐人寻味。

    这位华国学者的逻辑严谨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以至于现在他不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甚至忍不住叫好……

    坐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博士生,也是一位英国小伙,名字叫埃文。

    看着幕布上闪过的一行行文字,这位英国小伙渐渐开始有点跟不上节奏了。

    终于,他忍不住,小声问道。

    “教授,他的那个群构法,到底在讲什么?”

    梅纳德一丝不苟的盯着放映的ppt,沉默不语。

    这个问题他可以解答,却没法回答。

    一来他不想因为分心错过任何细节,二来是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便忍不住在言语中表达对这种巧妙方法的赞美……而就在前天,他还在个人博客上扬言,这50页论文都是废纸,会在普林斯顿的报告会上当场揭穿这个华国人的把戏。

    然而即便他不愿承认,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和对手的实力差距,中间隔着的或许不止一个菲奖……

    行或不行,数学就是这么现实的东西。

    另一边,报告厅的后排,两位老人很低调的坐在会场的角落,一边看着报告会,一边用闲聊的口吻小声叙旧。

    “没想到我才离开这几年,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又出了一个人才。”看着台上的年轻人,安德鲁怀尔斯赞许地点了点头,“不错,有我当年一半的风采。”

    2011年返回母校牛津大学任教之后,安德鲁怀尔斯便很少回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而普林斯顿大学数学系主任的职位,也让给了另一位天才查尔斯费佛曼。

    而他口中的当年,便是十三年前,牛顿研究所举行的那场20世纪末最重要的数学讲座。超过两百名数学家聆听了这一演讲,虽然当时他们之中只有四分之一的人,能完全看懂黑板上的希腊字母和算式。

    至于剩下四分之三的人,不远万里前往英国,仅仅是为了见证历史。

    现在也是一样。

    虽然哥德巴赫猜想比起应用广泛的费马大定理,更像是一道考验智力的测试题,但这道智力测试题能被希尔伯特放进二十三问的第八问中,可见其在数论乃至整个数学领域的地位。

    解决它或许不能像千禧难题那样改变世界,也不能向费马大定理那样改变数学,但在解决这一问题时创造的工具,对于整个数学界都是无价之宝。

    毫无疑问,坐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在见证历史。

    “呵呵,”德利涅嘴角扯开一丝笑意,毫不留情地揭短道,“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整天一副世界末日的表情,打算和《纽约时报》道歉,还准备把打开的香槟还回去。”

    怀尔斯轻咳了一声,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这段黑历史:“只有当一个人面临绝境的时候,才能推动灵感的迸发。我不过是将自己逼入绝路,然后绝处逢生……就结果而言,我做到了。”

    德利涅毫不客气地揭穿道:“你上次的解释不是行为艺术吗?”

    “好了,我亲爱的朋友,我们换个话题,”怀尔斯不动声色地岔开了话题,看向了幕布上的内容,说道,“哥德巴赫猜想我不是很了解,以你的观点来看,他的论文算是证明了吗?”

    德利涅:“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伊万涅茨,还有法尔廷斯。他们才是解析数论的专家,而我只是对素数问题有所涉猎。当然,在看过了他的论文之后,我的观点是比较乐观的。”

    如果不乐观的话,他也不会替陆舟安排这场报告会,而是建议其修改。

    怀尔斯表情惊讶:“法尔廷斯也来了?”

    “不是他也来了,”停顿了片刻,德利涅说道,“而是没人愿意错过”

    就在这时,会场里响起了小声的惊叹。

    那是诧异的惊叹。

    同时,也包含着赞美。

    德利涅和怀尔斯停止了交流,向台上看去。

    过了一会儿,怀尔斯笑着说道:“看来我们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看着幕布上的算式,德利涅的嘴角,终于舒展了一丝欣慰的笑意。

    “我从来没担心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