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31章 思路涌现!
    有车确实方便,而且安全。

    在费城玩了一天,后来还看了场电影,彻底放松了一下午的陆舟和陈学姐吃了顿晚饭之后,便就此别过,开车回到了普林斯顿。

    将车停在了高等研究院旁边附近的停车场,心情不错的陆舟哼着小曲回了那栋充满历史气息的公寓楼,踏上了楼梯。

    当他走上二楼的时候,正好穿着运动衣的莫丽娜提着垃圾袋从房间里出来,看样子是准备出去慢跑。

    看了陆舟一眼,她用调侃地语气打了声招呼:“出去泡妞了?”

    “买车去了。”

    晃了晃食指上的车钥匙,陆舟也没和她多废话,转身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单人公寓之后,他将外套和车钥匙丢在了沙发上,先是去厨房给自己泡了杯咖啡,然后回到自己工作的书桌旁坐下,准备继续早上进行到一半的工作。

    就在这时候,他的手机屏幕中忽然弹出了一条小艾发来的消息。

    【主人,有新邮件!ovo】

    弗兰克教授发来的吗?

    收到了小艾的提醒,陆舟打开电脑登陆了邮箱,结果发现不只是一封,一共有两封邮件躺在里面。

    其中一封已经放了快三天,大概是在他闭关的时候发来的,可能小艾又提醒过他,但只是他没注意到。

    因为寄件地址有点陌生,怕耽误了什么事情的陆舟,便先点开了这封邮件。

    【尊敬的陆舟先生,我是在伯克利分校向您问好的薇拉·普尤伊,关于上次与您讨论过的问题,我有一些疑问,不知道能否占用您一点宝贵的时间?】

    pulyuy?

    虽然拼写是英文,但从读音来看大概是斯拉夫人吧。

    不过从写信的措辞来看,这小姑娘也太客气过头了点,他又算不上什么知名教授,其实没必要如此拘谨。

    陆舟脑补了半天,也实在无法将那弱小的形象和说话语气,和一个满脸大胡子、手持伏加特的北极熊联系起来。

    看来还是固有印象作祟啊……

    摇了摇头,陆舟将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放在一边,越过了那些恭谦的措辞和字里行间对自己的崇拜,直接看向了正文的部分。

    【……在赫尔夫戈特教授于联邦数学学会年中会议上报告的论文中,第三页11行算式j(n)=∫Φ(λ)·g(λ)2·h(λ)·e-nλdλ,为何能直接得出论文命题(1)中的结论?】

    看到这里,陆舟的眉毛微微抬了抬。

    哟,悟性还挺高啊。

    果然imo的金牌,在数学上的天赋确实比一般人要高上一截。

    至少相比起上次她问自己的那个关于闭轨积分和留数定理的概念性问题,这个问题算是接近圆法的核心部分了。

    陆舟笑了笑,编辑邮件回复道。

    【因为我们要为使用圆法处理区间,并建立几个等分布结果,所以必须得为我们的理论铺平道路。所以我们记s1(q,a)=∑e(am3/q),c1(q,a)=∑e(am3/q2),带入到td(n,q)=∑s1(q,ad3)·c1(q,ad3)·e(-an/q)/qψ2(q)中……然后,我们能得到什么?你自己思考一下。】

    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大的问题后,陆舟便点击了发送。

    在邮件的最后,他并没有直接告诉薇拉,这些过程能得到什么,他更希望她能够通过自己的思考去发现。

    如果她以后打算向数学这一方向发展,无论是选择数论方向还是其他方向,这一过程都是必须经历的。

    初等数学的知识可以通过训练取得,但更高层次的知识,必须在思考中得到升华,因为没有谁能给出一个标准答案。

    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感受着舌尖里散开的苦味,陆舟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忘了放糖。

    去厨房拿来了砂糖,当他重新回到书桌旁边的时候,忽然发现竟然收到了回信。

    “这么快吗?”

    放下了咖啡杯,陆舟表情有些意外地点开了邮件。

    正文只有一行字。

    【……可以得到级数δd(n)=∑td(n,q)绝对收敛?】

    看到这里,陆舟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满意地点了点头。

    孺子可教也!

    果然他没有看走眼,确实是个有前途的学生。

    虽然可能经验少了点,但理解能力非常快,对数字的直觉也相当敏锐。

    如果他是伯克利分校的教授,肯定不介意收她为徒。

    陆舟笑着编辑了一条邮件,点击发送。

    【正解。】

    大概没等一分钟,他便收到了回信。

    【谢谢。】

    嗯,而且还很懂礼貌。

    关掉了邮件,陆舟看向了桌面一旁的文档中自己随手编辑的那些算式,正准备将它叉掉拖进回收站。

    然而就在这时,他忽然轻咦了一声,盯着这一行行算式,陷入了沉思。

    td(n,q)=∑s1(q,ad3)·c1(q,ad3)·e(-an/q)/qψ2(q)……

    级数δd(n)=∑td(n,q)绝对收敛……

    从这里开始,便可以引入圆法,对命题(1)进行求解。

    忽然想到了什么,陆舟迅速打开了他电脑的收藏,将赫尔夫戈特投稿联邦数学学会年终会议的那篇论文翻了出来,找到了第三行11页的位置,并一行往下看了下去。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动着,不知不觉中,时针便走过了半格。

    忽然,陆舟似乎是想通了什么,迅速拿起笔,在纸上飞快地演算了起来。

    对于圆法的使用,赫尔夫戈特无疑是解析数论界的大师,就像陈景润之于筛法。

    连赫尔夫戈特本人都对圆法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不抱期望,陆舟并不指望能从这位大师的眼皮底子下,挖掘出被他忽视的盲点。

    但就在刚才回顾这篇论文的时候,他却隐约中发现了一处先前没有注意到细节。

    因为老先生的论文跳跃性实在太强,许多过于明显的结论,陆舟也没有往深处去想,如果不是薇拉看论文看的太仔细,又恰好弄不懂这里,他差点与这一发现擦肩而过。

    对于这意料之外的惊喜,陆舟心中兴奋不已。

    这一发现虽然不能直接解决哥德巴赫猜想这一终极命题,但却能完善他的工具!

    让他的群构法,回归到哥德巴赫猜想上去……

    大概?

    在纸上飞快晃动的笔尖渐渐慢了下来,最终停下。

    看着眼前这已经完成的四页纸,以及无法进行下去的第五页,陆舟丢掉了手中的笔,有些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思路中断了。

    明明就差那么一点了!

    时钟声滴答滴答走着,窗外的夜色渐渐深沉。

    因为放任思绪蔓延而四处游移的视线,不知怎么便落在了电脑屏幕上。

    这时,陆舟忽然注意到,自己似乎还有一封邮件没读。

    一想到这里,他立刻坐了起来。

    在心中默默地对弗兰克教授说了声不好意思,陆舟点开了这封差点被他忘在一边的邮件。

    邮件的正文很短。

    短到只有一行字。

    【关于750gev的信号,我需要和你当面谈谈……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