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27章 另辟蹊径
    饮食俱乐部,是普林斯顿的诸多校园文化之一,通俗点说就是位于前景大道两侧的“食堂”。

    当然,这只是通俗的说法,这些俱乐部和食堂的区别还是很大的。尤其是那些由学生团体经营的,通常具有较强的排外性。

    比如波士顿的贵族子弟通常不会允许德州来的乡巴佬加入他们的俱乐部,除非这个人真的很有水平,至少也得在某一领域取得相应的成就。

    也正是因此,你甚至可以从一个人在哪里吃饭,大致推测出他所处的阶层。

    所有俱乐部中最著名的大概是常青藤俱乐部和老虎店,直到1991年法院的判决下来之前,他们甚至都是不招收女性会员的,只挑选他们认为的精英。

    陆舟当时也没想太多,只是听说常青藤俱乐部的伙食很好,每年五千美元的会费就可以进去随便吃,下午还有无限量供应的咖啡,于是便去报了名。

    然后,他在被告知一些诸如用餐礼仪之类的注意事项之后,就莫名其妙地通过了。

    他原本还以为,自己也要像其他人那样,通过普林斯顿传统而古老的方式辩论,为自己争取入会资格。

    其实想想,这个活动还是挺有意思的,可以锻炼口才。

    但现在看来,这个社会对于有能力的人,真不是一般的宽容。

    此时此刻,坐在他对面的是常青藤俱乐部的资深会员之一一位名字叫戴维劳伦斯的历史系博士生。

    在美国劳伦斯是个很常见的姓氏,大概相当于华国的赵六王五。但在普林斯顿这种地方,尤其是当这个人来自波士顿而且是白人的时候,劳伦斯这个姓氏便不由会让人会想入非非,联想到某个和肯尼迪绑在一辆战车上的家族……

    陆舟之所以如此顺利的进入这个俱乐部,便是戴维劳伦斯帮的忙。

    对于不同国籍、文化的人,陆舟也没有什么偏见,再加上两人性格意外合得来,便很自然地成为了朋友。

    同时,这也是陆舟来普林斯顿之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距离成为德利涅教授的研究生已经过去了两天,陆舟依然在那两个选项之间抉择。

    傍晚时分,听完了一场讲座的他,来到了常青藤俱乐部用餐。

    正好戴维劳伦斯也在,两人便坐在了一起用餐。

    两人正好聊到了毕业之后的打算,戴维劳伦斯便笑着和他说道。

    “等你毕业之后有没有兴趣进入投行工作?如果你有这个打算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不错的地方。”

    陆舟:“我对就业没什么兴趣,我更喜欢搞研究。”

    戴维笑着说道:“是吗?可是你不觉得运用数学知识在金融市场呼风唤雨也很刺激吗?而且说不准还有机会摸到诺贝尔奖的奖牌。”

    陆舟也笑了笑,用闲聊的口吻说道:“我没有研究过金融数学,但既然你对金融这么感兴趣,为什么不选择金融专业,而是历史?”

    手指无聊地弹着酒杯,戴维的眼中浮现了一抹忧郁,轻声叹道:“我也不想来这里,我的第一志愿其实是宾夕法尼亚大学的mba,但我的老爹固执地把我送到了这里,因为这里是他的母校,也是我父亲的父亲的母校……一开始我学的和你一样也是数学,但那玩意儿对我来说实在是太难了,我只好改行去研究历史。”

    感受到邻座女生频频侧目的视线,正在用刀叉分解着牛排的陆舟,也微妙地叹了口气。

    这位仁兄哪里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长得稍微帅了点。

    即便以陆舟严格且挑剔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他的颜值和自己不相上下。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不过普林斯顿没有mba专业吗?”

    “没有,”戴维笑了笑,摇头道,“别说mba专业了,这里是常青藤八盟校中唯一一个没有设立商学院的地方。”

    然而诡异的是,这里虽然没有设立商学院,但却出过不少商业天才。

    比如亚马逊的创始人之类的,都是普林斯顿出生。

    而普林斯顿之所以能被称为学术界的“猎头公司”,一半是靠着学术底蕴和氛围天然吸引,另一半便是靠着背后财大气粗的校友会。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一位穿着黑色长裙的女士走了过来。

    注意到她的视线明显不是看向自己,戴维劳伦斯仿佛懂了些什么,便笑了笑说道:“看来你有个约会?那我不打扰你了。”

    “……不,其实你坐在这也没关系。”

    知道他明显是误会了什么,陆舟试图解释一下。

    不过戴维明显没有听他说明的打算,反而向他挤了挤眉毛。

    “哈哈,我可没那么不解风情,而且我差不多也吃完了,祝你用餐愉快。”

    说完,他便起身走掉了,并且顺手带走了餐盘。

    “……”

    陆舟一脸无语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然后看向自顾自坐在他对面的莫丽娜小姐,轻声问道:“那么莫丽娜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莫丽娜没有废话,盯着他的双眼,开门见山说道。

    “好吧,我知道你选择了德利涅教授……但你就对我们的课题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听到她的话,陆舟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她所说的那个课题是什么。

    上次回国之前,她便向他提出过邀请。

    只是他没想到,疯掉的人不只是她,就连她那位导师也是一样的不正常。

    陆舟:“你们的课题完全脱离了现实,就像在天上盖房子一样……让我想想,证明黎曼猜想是吧,首先你得建立一套全新的理论框架,然后再用它去解决一些类似的问题。”

    莫丽娜语气激动地说道:“我们正在这么做!”

    陆舟:“成功了吗?”

    莫丽娜摇了摇头,犹豫了下,开口说:“……就快了!”

    陆舟叹了口气说:“那就是还没有咯?”

    其实,他倒不是不能理解她的导师索菲莫雷尔为何会如此的急躁。

    还有两年就要召开18年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了,但菲尔茨奖的名额只有4名,而其中的两名已经被预定。

    一位是彼得舒尔茨,其创造的“理论”是当今代数几何界最有潜力的几个数学框架之一。而相比之下,其它候选人的工作更像是“解决问题”,只是问题或大或小。

    对于数学界而言,在同等条件下,解决问题时创造的工具,要比解决问题本身更重要。尤其是这位已经拿到了菲奖风向标ems奖(欧洲数学学会奖,类似于拉斯克奖之于诺贝尔医学奖),再加上柯尔奖的认可,基本上没有悬念。

    另一位便是波利尼亚克-陆定理的证明者陆舟。他虽然没有创造一个类似于“理论”的全新数学框架,但他真的解决了很多让人头疼的问题。

    尤其是波利尼亚克猜想的份量,一个菲尔茨奖实至名归。

    像是菲尔茨等“权威性”国际奖项的评选是不看资历,只认成果的,这也是佩雷尔曼这位数学界出了名的“野人”,因为庞加莱猜想被授予菲尔茨奖的原因(虽然他并没有去领)。

    在此之前,他已经因为拒绝领奖的事情惹恼了不少人,尤其是给他颁发青年数学家奖的欧洲数学学会。

    算上两位已经预定获奖的大佬,存在争议的名额只剩下两个,比如和她一起被普林斯顿挖来的巴西小伙费尔南多马克斯(fernandarques),也是一位热门候选,而且18年的数学家大会被确定在巴西举行,就更值得玩味了。

    再加上同样拿到菲奖风向标ems奖的乔迪威廉姆森(geordiewilliamson),和同样顶着女性数学家光环的“乌克兰数学女神”玛丽亚维亚佐夫斯卡(marynaviazovska),大神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索菲莫雷尔能在黎曼猜想上做一点贡献,哪怕是向莫丽娜当初在机场时所说的,将康瑞的“临界线定理”从40%更新到50%,也能为她增加不少筹码。

    不过陆舟不是很理解,莫丽娜为何也如此的急躁。

    对于她而言,菲奖还是个遥远的东西……

    食指撩了下耳际的长发,莫丽娜盯着陆舟,用坚定的语气说道:“我和我的导师可以用一辈子去解决这个问题,我本来就没打算几年之内出成果。”

    执念如此深吗?

    陆舟放下了刀叉,用餐巾擦了擦手,说道:“那……你们在一起吧,别拉上我,我还有自己的事要做。”

    莫丽娜眉毛抬了抬:“德利涅教授的课题?”

    陆舟笑了笑。

    说起来,这一次见面,莫丽娜倒是没有为他带来灵感之类的东西,不过却给他带来了一点小小的启发。

    就像这两天他一直在纠结德利涅教授抛给他的双选题一样,在哥德巴赫猜想上他同样面临着两个艰难而诱人的选择。

    究竟是大筛法还是圆法?

    两条路似乎都走到了最后一步,但永远只差那么一点。

    既然如此的话……

    想到这里,陆舟的眼睛,微微明亮了起来。

    停顿了片刻,他开口说道。

    “哥德巴赫猜想。”

    这次,他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莫丽娜愣了下,忽然噗嗤一声,没忍住笑了出来。

    “抱歉……我不是怀疑你的能力,只是没忍住。看来我确实没有看走眼,你也是一个疯狂的家伙。”

    顿了顿,莫丽娜用揶揄的口吻,继续问道:“你打算用大筛法?还是圆法?”

    听到这个问题,陆舟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

    “都不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