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25章 闹鬼了?
    许久未见,在异国他乡重逢,话难免有些多。

    一边吃着边聊天,这顿饭不知不觉就从十二点吃到了两点多钟。

    结了帐之后,三人走到了门口。

    临告别的时候,陆舟看向陈玉珊,语气诚恳地说道:“这次真是不好意思了……改天等我把驾照拿了,来费城请你吃饭。”

    陈玉珊眼睛一亮,立刻说道:“那说好了哦,这顿饭我可记住了!”

    看样子,对于把自己晾在机场晾了半天这件事儿,学姐还是有些耿耿于怀。

    陆舟拍着胸脯说:“放心,我答应的事儿,肯定不会放你鸽子的!”

    一行人就此别过,陈玉珊回了宾夕法尼亚大学,而陆舟坐上了罗师兄的车,前往了坐落在费城与纽约之间的小镇普林斯顿。

    坐在车上,陆舟系上了安全带,随口问道。

    “那边的条件怎么样?”

    罗师兄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你问的哪方面?”

    陆舟想了想,说:“比如,宿舍?”

    罗师兄:“宿舍?有好有坏吧,不过你肯定不用担心,数学和物理可是站在普林斯顿学科鄙视链的最顶端,而且你可是以金大和普大联合培养计划的身份入学,到时候那边大概会给你安排一个单人间。不过说实话……我个人感觉,还是两个卧室的四人间有趣。”

    陆舟:“不会麻烦吗?”

    罗师兄笑了笑,说:“其实还好,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交朋友也挺有意思,最关键的是宿舍里不会冷清。而且除了热闹之外,四人间有一个大客厅,周末还能开个party。我和我的前前任女友,就是在一个留学生的周末派对上认识的。”

    热闹?

    那还是算了。

    陆舟笑了笑。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还是更喜欢安静一点的地方。

    一路上,罗师兄滔滔不绝地和他讲着普林斯顿的校园风貌,可是讲着讲着,话题不知怎么的就飘到了他前几任女友身上。

    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陆舟静静地听他讲着。

    就在他快要睡着的时候,罗师兄终于停止了讲述他的感情史,将车停在了路边。

    “到了。”

    已经快睡着的陆舟看向了窗外,看到了熟悉的建筑。

    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到了目的地。

    下了车后,罗师兄帮陆舟把行李箱从车后面拖了出来,随口说道。

    “我带你去办手续吧,我估计上次来普林斯顿,你还没来得及逛过这里。第一次来这里可能会迷路,我每年都能碰到问路的新生。”

    陆舟点头说:“那就麻烦你了。”

    确实,上一次来普林斯顿,他一大半的时间都宅在十平方的酒店里,钻研孪生素数猜想。而当他将这一猜想变成定理时,为期五天的学术会议已经结束,不久便坐上了回国的航班。

    罗师兄咧嘴一笑:“麻烦啥,大家都是自己人,在外面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说着,他便带着陆舟,向行政楼的方向走去。

    ……

    作为美国殖民地时期的几所大学之一,普林斯顿大学无论是学术风格还是校园建筑布局都受到英式大学的影响,带着一种牛津式的古板。

    这种古板就像是拿骚堂前的两只老虎铜像,在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中坚持自我。

    虽然从这里毕业的精英大多会在华尔街的某家投行碰面,但不得不说,这里确实是常青藤盟校中离名利场最远的地方。

    将陆舟带到了拿骚堂前,罗师兄并没有陪着陆舟进去,而是站在外面等着他,替他看着行李箱。

    带着自己的材料走进这座充满历史气息的行政楼,陆舟按照小册子上的说明和走廊一侧的门牌,很快找到了登记入学的地点。

    坐在办公室里的,是一位约莫三十多岁的拉美女性,肤色略深,扎着马尾辫,从着装上看,大概是助理之类的身份。

    可能是有人来这里提前打过招呼,告诉过这位女士今天会有一位华国学生过来报道,所以她只是看了陆舟一眼,便公式化地说道。

    “材料带着吗?”

    “都在这里。”陆舟递出了手中的材料。

    那位女士检查了下材料,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拉开了手边的抽屉。

    “你的学籍已经登记在案,这是你的学生证还有宿舍钥匙,上面写着房门号码牌,记得妥善保管。另外你的宿舍在这个位置……”说着,用圆珠笔在新生手册的地图上画了个圈,那位女士将新生手册还到了陆舟的手中,微微一笑,“祝你学习生活愉快。”

    这就完了?

    陆舟眨了眨眼睛,看着她。

    注意到了那视线中的询问,她开口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陆舟看了眼手上仅有的的钥匙和学生证,问道:“我的导师呢?”

    “这得看你的选择,”那位女士看着陆舟,继续说道,“一般人都是在入学之前确定好自己的博士生导师,但你的情况有点特殊。我的建议是,机会难得,你可以找几堂课旁听,然后选择适合自己的导师,开始自己的学业……当然,前提是对方也有时间,而且最好尽快。”

    意思是,自己去面试吗?

    陆舟还以为学校这边已经给他钦定了。

    不过这样也好。

    要是随便安排个导师,最后发现合不来,反而会很麻烦。

    从行政楼里出来之后,罗师兄立刻向他这边走了过来。

    “手续办好了?”

    “算是吧。”

    “你的导师是谁?”

    “还没想好……”

    “还没想好?”罗师兄诧异地看着他,意外地说道,“我还以为你过年的时候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

    陆舟轻咳了一声说:“过年的时候事情有点多,我没忙过来……可以给我推荐下吗?”

    罗师兄想了想,说道:“推荐的话……如果你打算跳进数学物理的大坑,我当然是首推我的老板爱德华威滕。如果你打算主攻数论或者代数几何,德利涅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你早几年来的话,你甚至可以师从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者安德鲁怀尔斯,不过可惜的是,11年开始他便回了母校牛津大学任教。还有法尔廷斯,莫德尔猜想的证明者,也是因为代数几何学与数论领域的大牛……”

    看来除了前女友之外,这位师兄的肚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

    虽然没有和他一起共事过,但想来能在爱德华威滕手下攻读博士学位,总不可能一点本事都没有。

    听完了他的建议后,陆舟认真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我会考虑的。”

    罗师兄笑着说:“需要我送你去宿舍吗?”

    陆舟:“不用了,照着地图,我觉得我能找到位置,就送我到这里吧。”

    “ok,那有事记得打我电话。”

    “嗯,一定!”

    和罗师兄分开之后,陆舟照着地图上的路线,向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他的宿舍位于普林斯顿校园清幽一角,距离高等研究院不远。

    凭借着自己出色的方向感,陆舟很轻松便找到了这里。

    虽然在新生手册上,他已经看过了这栋宿舍楼的照片,心里多多少少已经有所准备。但当他在现实中见到这栋宿舍楼的时候,心里还是惊讶了一番。

    实在是……

    太复古了!

    据说这栋仿殖民地风格的英式建筑已经有九十多年的历史,年龄大的简直可以申请博物馆。虽然陆陆续续翻修了几次,但大体上还保持着建筑的原貌。

    尤其是那暗红色的砖墙,以及墙上墨绿色的藤蔓,看上去就像一座上了年份的古宅。

    话说这里面真的不会闹鬼吗?

    怀着这样的疑问,陆舟走了进去。

    当他扛着行李箱走上二楼的时候,抬头正好看见,楼梯上突兀地站着一道人影。

    因为楼梯的光线不好,在加上刚从明亮的地方进来,陆舟看不清她的脸,只是通过身形和裙摆的轮廓,判断出她大概是一位女士。

    撩了下耳际的长发,抱着双臂的那人,对他露出了微笑。

    “你终于来了。”

    见那人开口对自己说话,而且还是一副很熟悉自己的口吻,陆舟顿时惊了。

    握草!

    真闹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