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19章 人之常情(3/3)
    被掌声送下来颁奖台,背对着会场的时候,陆舟甚至听到了有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也用余光看见,有人悄悄地拭去眼角的沙子。

    只是即兴演讲而已,他事先并没有做过太多的准备,唯一的准备,可能也就只是在上台前打了下腹稿。

    至于为何会产生他意料之外的煽情……

    可能是因为有感而发吧。

    颁奖典礼并没有结束,走下讲台的陆舟,在校长与副校长发言之后,与其它获奖者一同回到了颁奖台上。

    许院士每位颁奖者握手,并颁发了荣誉证书。

    到了陆舟的时候,这位老院士握着他的手,比别人大概多停顿了两三秒钟。

    尔后,老人用赞许地目光看着他,笑着说道:“讲得不错。”

    陆舟心里松了口气,点头笑着说道:“谢谢。”

    老院士笑了笑,说:“哪里,应该是我谢谢你。”

    颁奖典礼进入了尾声。

    在2015年与2016年新旧交替之际,现场全体学生起立宣誓,在《栋梁誓词》中展望新的一年,不忘初心、勇追梦想……

    ……

    晚上的聚餐依旧是在食堂顶楼的大餐厅。

    颁奖典礼落下帷幕之后,回到后台休息室的陆舟刚松了松领带,还没来得及把西装换下来,便看见一位面容青涩可爱的女生,在几位的室友还是闺蜜的怂恿下,故作镇定地走了进来。

    看了她一眼,以为是学生会的,陆舟便随口问道:“有什么事吗?”

    “陆神……陆学长!那个,可以给我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她的脸很红,因为紧张声音有些结结巴巴,显然并没有做好准备,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报。想来,应该是在朋友们的怂恿下,才鲁莽地鼓起了勇气。

    陆舟看了眼门背后几双好奇、兴奋、八卦的视线,也不想让这小姑娘难堪,便回道:“q号行吗?”

    “可以!”

    因为激动,她的声音有写走音。

    陆舟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笔,在便签上随手写了一行数字,递给了她。

    他的q号很多人都知道,平时用的不多,给一下也没什么。

    反正,他多半也没有什么时间闲聊。

    “谢谢!”

    那女生如获至宝地将纸条攒在手里,受惊的小鹿似得跑掉了。

    看上关上的门,陆舟笑着摇了摇头。

    如果说帅气是一种罪。

    他还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男人……

    转身看着镜子自恋了一会儿,陆舟终于想起来自己还要把西装还回去,便准备开始脱衣服。

    然而就在这时,休息室的门又打开了。

    这次进来的倒是一位熟人,学生会的林会长。

    陆舟估摸着她大概是来收西装的,正准备让她出去等一会儿,结果这位先开口了。

    “学长,你刚才的表现好棒,我的学妹都被你弄哭了呢。”看着陆舟,林雨湘笑盈盈地说道。

    陆舟干咳一声说道:“……请不要用这么让人误会的说法。”

    什么叫弄哭了!

    还有,就不能在前面加个“在台上的表现”吗?

    林雨湘歪了歪头,装作没有听懂。

    但很明显,她眉角的狡黠,暴露了她是故意的。

    陆舟不想和她扯些有的没的,越过了这个话题,问道:“有什么事吗?”

    “嗯,”林雨湘笑着点了点头,“秦院长让我问下您,打算什么时候过去?有几位市里来的领导想和你认识下。”

    “那我现在就过去吧。”陆舟笑着说道。

    林雨湘点了点头。

    忽然,她的视线落在了他的领口。

    眼睛微微一亮,她开口说道。

    “嗯,那我就这么和秦院长回复咯。啊,学长,您的领带歪了,我帮您……”

    “没事儿,我马上要把西装换下来还回去了。”陆舟笑了笑,随手便将领带取了下来,看着林雨湘伸到一半的手,微微迟疑了下,问,“你要帮我还回去吗?”

    林雨湘:“……”

    ……

    金陵大学属于985高校,由中央教育部直属,和地方政府并没有直接关系。但一所985院校在地方人才培养战略中所占的地位,无疑是巨大的。

    陆舟在国际上取得的荣誉,以及所表现出来的潜力,已经达到了值得一部分人去结交的层次。无论是真心还是做做样子,总不能怠慢了为国争光的学者。

    而这,也是政治的一部分。

    虽然陆舟这方面的分数不高,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一点都不懂。

    以后他打算在金陵发展,如果想往更高的层次走,和地方政府打好关系是相当有必要的。

    而秦院长的用意,陆舟也能感受到。

    学校这是在为自己提供平台,帮自己积累学术圈之外的人脉。

    晚上的宴会,陆舟毫无意外的成为了宴会的焦点。

    最年轻的陈省身数学奖、柯尔数论奖得主这两枚勋章加持在身上,再加上一个菲尔茨热门奖候选的光环,别说是同一辈的年轻学者,就算是一些老教授教授,对这位年轻的新秀也会有意结交。

    也正是因此,陆舟应酬到了很晚。

    当他回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

    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陆舟起床洗了把脸,收拾干净了之后,打开行李箱,翻出了两盒礼物,提在手上便出了门。

    这是他在免税店买的鱼油,算是一种保健品,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风险,缓解衰老造成的记忆力下降。

    至于是送给谁的,自然是卢院士和老唐。

    陆舟先去的自然是卢院士的办公室,不过很明显老先生现在还在比利时没回来。据说过段时间他还要去一趟ern,说是有什么重要的发现,今年可能会在国外过年。

    于是陆舟将礼物放在了桌子上,在上面留了张纸条。

    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但他回来了,一定能发现。

    接着,陆舟转身离开了卢院士的办公室,去了数院的实验楼。

    ……

    办公室的门打开,看着走进来的陆舟,又看了眼陆舟手中的礼物,老唐放下了手中的圆珠笔,笑着说道。

    “你这要是我的学生,我肯定训你一顿!”

    陆舟嘿嘿笑了笑:“我本来就是您学生,您现在训我一顿也不迟,不过这礼物您一定得收下。”

    礼物不算贵重,聊表心意。

    而且自己现在早就不是本科生了,也谈不上作风、纪律问题。

    更何况等来年办完了学籍手续,自己就要远渡重洋开始新的征程了,临走之前看看老师,也算是人之常情。

    看着陆舟,唐教授欣慰地笑了笑,说道:“下次来看我不用带礼物,人过来就行了。小王,去给你师弟倒杯茶。”

    “好嘞。”

    坐在门口旁边的小王起身,轻车熟路地向一旁摆着茶具和电热壶的柜子走去。

    陆舟笑着和师兄说了声谢谢,便走到了旁边的沙发坐下,继续和唐教授说:“空着手来像什么话,不带点什么过来,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更何况这也不光是我的心意,也是罗师兄的心意。手提袋里还有他托我带回来的照片,是在南美旅游的时候拍的,他说要送您一些有艺术气息的东西。”

    “那小子,在美国倒是没把我这个老头子给忘了,”唐教授笑了笑,停顿了片刻后,看着陆舟继续说道,“怎么样,明年你就要去国外读书了,以后有什么打算?”

    陆舟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在普林斯顿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在那边工作一两年,然后回到金陵大学教书。”

    “嗯,我支持你,”老唐点了点头,“国外的科研经验,这层资历在国内很重要。无论是你打算往体制内发展,还是自己出去单干……现在看来你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那我也不多问你了,好好把握机会吧。”

    陆舟笑着说:“嗯,必须的。”

    老唐也笑了笑,忽然话锋一转,用调侃的口吻说道:“对了,你打算啥时候谈个对象啊?”

    突然被问到了这个问题,陆舟有些猝不及防,遂打了个哈哈说道:“这……这东西还是得看缘分,急不得。”

    老唐笑着说道:“你倒是不着急,倒是有人替你着急。秦院长上次和我说起你,一个劲儿的感慨,别的不担心你,就担心你在外面呆的太久,家安在太平洋对面不会来了。还有你知不知道,咱们院里几个有孙女的老教授,都在我这边打听你的情况。尤其是鲁主任,他孙女今年也博士毕业了,比你大不了几岁,要不你考虑下?”

    坐门口的小王憋着笑,正喝茶的陆舟差点没被一口茶水给呛出内伤,干咳了几声急忙说:“别吧……你们包办个婚房我不反对,但包办婚姻可是旧社会的陋习,这要不得啊。”

    唐教授哈哈笑道:“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我当时就把老鲁训了一顿,就算要包办婚姻,也不是这么走后门的。”

    陆舟迅速点头。

    是啊是啊,鲁主任的孙女……

    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失礼,但参照鲁主任的模样,他实在想象不出来,老人家的孙女能长啥样。

    玩笑开过了之后,办公室里沉默了一会儿。

    陆舟也没说话,就是坐在那里静静地喝茶。

    看着自己昔日的学生已经成长到如今的地步,唐教授欣慰地点了点头。

    良久之后,他开口。

    “去吧。”

    陆舟起身,郑重点头:“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