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15章 对于天才来说也不容易
    这几天陆舟的收获可以说相当大。

    不只是在学术层面上,更是在学术圈的人脉这层意义上。

    很多以前他在报纸、新闻、甚至是课本中才见过的人站在他的面前,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比如海姆布勒齐,法国科学院的院士及美国、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陆舟看的那本《泛函分析》,便是他编撰的著作。其中对索伯列夫空间的描述和讲解,令陆舟印象深刻。

    这位来自法国的老绅士说话很风趣,人也很热情,尤其是当他听说陆舟看过他的著作之后,对陆舟那是更加的热情了,一再表示如果有机会来法国,可以去巴黎高师找他。

    他收藏了很多有趣的藏书,甚至包括欧拉的手稿。

    除了这位热情开朗的法国老头之外,陆舟还见到了在华人数学界赫赫有名的天才陶哲轩。

    和印象中的不太一样,这位常在博客上“指点江山”的数学天才,在现实中意外的是个腼腆、爱笑的人。

    另外,他看起来比陆舟想象中的还要年轻,丝毫看不出来,这位其实是七五后,今年已然四十。

    因为出生在澳大利亚的缘故,他不会说普通话,虽然会说粤语,但很难受的是陆舟听不懂,两人只能遗憾地用英文交流。

    学术会议的第四天,一小时报告会结束之后,陶哲轩邀请陆舟去了他的办公室参观。

    两人一开始只是聊着国内国外的事情,很快话题便聊到了学术问题上。

    交流几句之后,陆舟便不禁在心中感慨。

    不得不承认,在数学这一领域,这家伙确实是个天才!他的研究领域遍布数学各个领域,很多东西他不一定擅长,但你很难找到他不会的东西。

    而且就在今年九月,他破解了80年未决的埃尔德什差异问题。在数论领域和离散分析数学中,这是一个很经典的问题,而且在他的研究领域之外。

    只不过因为没有波利尼亚克猜想重要,所以风头被陆舟这个后起之秀给盖过了而已。

    “你在研究哥德巴赫猜想?”

    陆舟意外的问道:“是的,你也研究过?”

    “我尝试过,就在今年年初,但我很快发现那不是我能解决的,我还是更擅长偏微分方程和调和分析这两个方向的研究一些,”陶哲轩不好意思笑了笑,很大方地承认了自己的不足,继续说道,“当时我看了你在数学年刊上的那篇论文,从筛法理论的拓扑学原理补充中得到了很大的启发,想着如果改进一下,说不准能在陈氏定理的基础上证明这一世纪难题……结果很遗憾。”

    “筛法这条路依然走不通吗?”陆舟皱眉问道。

    通过拓扑学补充的筛法理论,本来是他的备选方案之一,陶哲轩的这个说法,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

    “走不通……或者说我没走通,”陶哲轩摇了摇头,拿起圆珠笔在纸上随手写下了几行算式。

    【∑s(am)≤∑an,其中an取任意数】

    【s(a)=∑ane(an),e(x)=e^(2πxi),n∈z,a1……an是一组模1良分布的实数……】

    【……】

    盯着纸上的算式,陆舟摸着下巴,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

    陶哲轩停下了笔,笑了笑说道:“我这也算是班门弄斧了,这套方法还是你发明的。”

    “不,将拓扑学理论引入大筛法的是泽尔贝格教授,我只是在他的基础上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而你显然也做了不小的改进。”陆舟笑了笑,继续看向了纸上的表达式,若有所思道,“既然am是良分布,为什么不把r^(-1)∑s(am)看做是∫s(a)da的黎曼和?”

    陶哲轩眼睛微微一亮:“然后呢?”

    “取值r=1,由柯西-施瓦茨不等式我们可以得到……”说是说不清楚的,陆舟拿起笔,在纸上将自己的想法写了出来。

    【s(a1)≤n∑an】

    陶哲轩的眉毛微微皱起,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的想法很有趣……我们需要寻找一个n(δ)值,就可以找到。”

    陆舟摸着下巴点头道:“是的,不会比n+δ^(-1)大很多,但麻烦在于n。”

    沉默持续了一会儿,两人同时抬起头,相视一笑。

    笑容,不约而同的有些苦涩。

    果然还是行不通!

    将圆珠笔丢在了桌子上,陶哲轩叹了口气,感慨道。

    “哥德巴赫猜想确实太难了,也许还得再放个十年,甚至二十年。或许你可以尝试下圆法,说实话,大筛发这条路可能确实走不通了。”

    陆舟摇了摇头:“我抽空研究下吧,不过我对筛发还没有完全死心,也许它还存在着我们没有发觉到的潜力。”

    “你要不来伯克利分校教书吧,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咱们可以一起研究这个课题……如果你不嫌我笨的话。”陶哲轩腼腆地笑了笑。

    陆舟:“……”

    可以的,230的iq嫌自己太笨,你让那些iq在100上下浮动的普通人怎么办?

    他还是第一次意识到,和太谦虚的人交谈也是一件挺头疼的事情。

    陆舟轻咳了声说:“我的博士还没有毕业,大概明年年初会去普林斯顿读博。”

    “你居然还没毕业,”陶哲轩诧异地看了陆舟一眼,“好吧……华国的大学还真是严格。”

    陆舟:“我今年年初才读的硕士。”

    “哦哦,那倒是可以理解,”陶哲轩理解地笑了笑,“我当年读硕士的时候也是,明明半年就可以毕业了,导师非要留我一年才放人。”

    说着,陶哲轩在先前那张草稿纸上写下了自己的邮箱,递给了陆舟,笑着说:“以后邮件联系吧,有什么新的发现,我再找你交流。”

    “好的。”

    陆舟笑着点了点头,收起了草稿纸,随手在另一张纸上留下了自己的邮箱,便与陶哲轩告辞。

    往酒店的方向走的时候,陆舟路上一直在想着刚才的问题,百思不得其解。

    想着想着,肚子就饿了起来。

    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见距离开饭的时间还有一会儿,他便转身走进了一家街边的肋排店。

    点了一份肋排套餐后,陆舟取出19美元的零钱放在柜台上,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都说美国肉价便宜,他总感觉也没便宜多少。

    一份肋排19美元,换算成rmb的话,也得110往上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位有些瘦小的服务员,端着一张足足有脸盆那么宽的盘子,略微吃力地放在了他的桌上。

    看到这盘子里的东西,陆舟的眉毛狠狠抽搐了下。

    好家伙,他还以为这里的肋排是那种他在西餐厅里见过的一根肋骨的那种,结果没想到,盘子里摆着整整一扇肋排!炖汤的话,都够炖几大锅了!

    再加上一块足足有一斤重的撒着黄油和酸奶油的烤土豆,以及一碗墨西哥炖红豆和大概是加了奶油的神秘浓汤……

    这么一看,这肉价确实挺便宜的。

    不过,这明显不是一个人能吃完的份……

    他总算是知道,美国为什么这么多胖子了。

    “先生,请问食物您还满意吗?”

    听到有人询问,陆舟忽然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给小费,便从随手包里取出了两美元零钱。

    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这位服务员……

    似乎有些眼熟?

    陆舟将小费递给了她的手中,疑惑问道:“你在这里打工?”

    “嗯。”薇拉不好意思点头道。

    “没有奖学金吗?”

    陆舟以前也为了学费和生活费的事情做个兼职,所以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好。

    不过让他意外的是,他记得美国的奖学金是很好申请的,更不要说这种imo金牌保送选手,只要不是爱好太广泛,不花一分钱把大学读完都不是什么难事。

    薇拉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小声说:“奖学金是有的……”

    如果是为了存钱旅游,或者是打工体验生活,肯定会大大方方的说出来。

    见她没有继续说下去,陆舟大概也能猜到,多半是和自己当初类似的原因,便岔开了这个沉重的话题。

    “你是俄罗斯人?”

    薇拉表情有些微妙,摇了摇头。

    看到她那略微尴尬的表情,陆舟总感觉……

    自己似乎问了一个更不该问的问题?

    就在这时,后厨有人喊了声她的名字。

    薇拉听到自己的名字后,迅速回头应了一声,小声鞠躬和陆舟说了声对不起,便匆匆忙忙地跑了回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