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12章 哪壶不开提哪壶
    柯尔数论奖和柯尔代数奖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奖项,两人获奖并非共享奖牌,所以自然不存在奖金分半的说法。

    这十万美元的支票和各自的奖牌一起,分别发到了陆舟和舒尔茨两人的手中。

    当天晚上,联邦数学学会在伯利克分校旁边的五星级酒店,依照惯例举办了晚宴。

    因为马上就是圣诞节,晚宴上节日的气氛比较浓郁。

    虽然没有圣诞树和系着丝带的铃铛,但陆舟却看到了经典的烤火鸡和树干蛋糕。

    作为最年轻的柯尔数论奖得主,而且还是历届获奖者中唯一一个让联邦数学学会破例同届两次颁奖的获奖者,陆舟在宴会上自然受到了业内同行们重点关照。

    尤其是研究数论方向的。

    大佬们可能比较矜持,不会专程跑过来和一位晚辈碰杯。

    但那些不是很出名的年轻学者,基本上都会过来和他碰个杯,聊上两句,顺便在这位大佬面前刷个脸。

    是的,在不少年轻数学家的眼中,陆舟已经进入了大佬的行列。

    才21岁便拿到了柯尔奖,菲尔茨奖还会远吗?

    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应付完了那些问自己要电子邮箱和脸书账号的人们,陆舟也觉得有些饿了,便放下了香槟,拿着餐盘开始在长桌之间寻觅美食。

    很巧,就在他拜托酒店的侍者,帮他从烤火鸡上切下一块鸡腿的时候,正好碰到另一位获奖者舒尔茨。

    和这位瘦高的德国青年打了声招呼,两人对彼此之间也有些兴趣,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起用餐。

    两人一开始是聊着数学上的问题,可能是因为比较投缘,聊着聊着便聊到了生活上。

    陆舟:“听说你已经结婚了?”

    舒尔茨笑着说道:“是的,在我被波恩大学聘任为w3级教授之后的第二年,我就向我现在的妻子求婚了。仔细一算,我们在一起已经三年了。”

    陆舟有些感慨地说:“看不出来,咱俩差不多大,你都当爹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已经28岁了。”舒尔茨笑着说道,“你呢?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陆舟表情有些微妙,笑着说:“……我暂时还没结婚的打算。”

    他忽然有些后悔了。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要主动聊起这个沉重的话题?

    舒尔茨哈哈笑了笑,说:“我懂,结婚了确实会少了很多乐趣,没有单身的时候那么自由,年轻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遇见了她……事实上,家庭给我带来的乐趣超乎了我的想象,仅次于数学。尤其是,她给我带来了一位可爱的小天使,我的那些奖牌也算是找到了用武之地。”

    可以的,奖牌拿去当逗孩子的玩具。

    这要是让他拿了菲尔茨奖,不知道多少人得哭死。

    一聊到了自己妻子和女儿的事情,舒尔茨便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地从他们在波恩大学相遇的开始,一直聊到他们在明斯特大教堂前宣誓彼此的誓言……

    “说真的,我的朋友,我衷心的建议你尝试一段感情。有些东西不去经历,人生就像少了些什么,”一脸认真的看着陆舟,舒尔茨用过来人的语气,微笑着侃侃而谈,“我向你保证,它不会影响到你研究数学问题,反而会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给你带来灵感。”

    被塞了一嘴狗粮的陆舟,脸上挂着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并不想说话。

    mmp!

    说的好像我不想一样!

    ……

    次日,陆舟起的有点晚,一觉睡到了中午,差点错过了下午的报告会。

    刷牙洗脸,匆匆换上了衣服,陆舟迅速赶到了隔壁的伯克利分校,才算是赶上了这场不容错过的报告会。

    这场报告会的报告人,是来自法国的秘鲁籍数学家赫尔夫戈特!

    而报告会的内容,自然是关于哥德巴赫猜想!

    大概在两年前,这位法国数学家运用“圆法”证明了一个关于哥德巴赫猜想的弱猜想,即“每个>10^30的奇数可以表示为三个素数之和”。

    至于<10^30的奇数,已经通过计算机全部进行了验算,确认是正确的。

    虽然这种证明方法缺乏一些数学上的美感,但事实便是如此,奇数条件下哥德巴赫猜想已经被证明成立,现在剩下要做的,便是证明偶数条件下的哥德巴赫猜想成立了。

    有别于布朗开创的“a+b”证明法,赫尔夫戈特所运用的“圆法”,算是同一道证明题的另一种证明思路,在数论届同样是一个相当被看好的方法。

    运用这种方法,他将一个无限性的问题缩小到了一个可以被计算的下界。大于这个界限的所有奇数都是正确的,而小于这个界限的奇数,都是能数的出来的,可以一个一个验证的……对于计算机而言。

    目前数学界已经普遍接受了赫尔夫戈特的研究成果,而在这次数学会议上,他也应邀前来做一小时报告。

    作为几十年来哥德巴赫猜想领域最大的研究成果,身为同样攻坚这一问题的陆舟,自然不会错过这场报告会。

    不但很认真地听着,还很用心地做了笔记。

    虽然柯尔奖是一份很大的荣誉,但深知自己的实力还有待进一步提高的陆舟,并没有因此太过浮躁,甚至已经从获奖的喜悦中脱离了出来。

    以至于他甚至都没注意到,自己获得柯尔奖的事情,在国内再一次引起了轰动……

    ……

    【震惊!拿下陈省身数学奖的年轻数学家,再一次斩获一枚国际大奖!】

    看着手机中推送的新闻,一边写着作业一边摸鱼的史尚,一个劲儿地感慨:“mmp,这回又让肘子装了个大逼啊!”

    柯尔数论奖颁奖的当天,金大数院的朋友圈便被陆舟的名字刷爆了。

    上次陈省身数学奖的光环还没褪去,柯尔数论奖又砸了过来。

    这回不只是数院,就连隔壁的物院、化院、软件院甚至是外国语学院、文学院、艺院都发来了贺电,在朋友圈里膜拜这位神一样的学霸。

    作为首位华国籍的柯尔奖得主,而且还是年龄最小获奖者纪录的保持者,光是这份荣耀,便足以让那些教过陆舟的教授们吹一整年了。

    尤其是对于在国内毫无存在感的金大数院来说,这份大奖更是弥足珍贵。

    黄光明抬起头,忽然贱贱地说:“瑞哥,咱校门口的横幅又换了!”

    刘瑞埋着头刷题:“哦。”

    见刘瑞没反应,作死不成功的黄光明,又紧接着提醒道:“瑞哥,挂着的还是肘子!”

    刘瑞:“哦。”

    黄光明:“瑞哥,今晚咱去食堂吃肘子吧。”

    “……”

    我屮艸芔茻!

    有完没完!

    刘瑞不说话,啪的一声扔下了手中的笔。

    201的寝室里,再次响起了小贱的惨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