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03章 下一站,哥猜?
    竟然是柯尔奖!

    陆舟诧异了。

    很快,他便意识到了问题。

    “等等,我记得柯尔奖不是只颁给联邦数学学会的会员吗?”

    似乎预料到陆舟会问这个问题,邱老先生笑了笑,解释道:“联邦数学学会在普林斯顿举行的学术会议中,评选的最佳青年报告人,除了一万美元的奖金和证书之外,还附带有荣誉会员的身份,地位大概介于会员和会士之间。事实上很多国家的学会都有类似的荣誉会员授予规则,所以你完全符合评奖规则。”

    包括陈省身数学奖在内,虽然陆舟从来没有申请过加入哪个学会,但一般情况下领了由某个学会颁发的奖项,都会被默认授予该学会会员或荣誉会员的身份,而这也算是惯例了。

    停顿了片刻,邱老先生笑了笑,继续说道。

    “……这个奖项的提名9月份完成,10月份就已经评选完了,正式的书面文件会在1月初下来,到时候会寄到你所在的学校。颁奖大概在圣诞节后两天的年末学术会议上,我没记错的话是在加州大学。当然,具体是在开幕式还是闭幕式上颁奖,还得看具体通知,学会的主办方会将通知邮件发到你的邮箱,你记得定期检查自己的邮箱就行了。至于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准备下获奖感言吧!”

    听到了邱老先生这么说,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确实挺不好意思的。

    书面文件还没下来,就把这消息提前透露给我,会不会有一种钦定的感觉?

    其实他还想顺便问一下这柯尔奖的奖金是多少?

    但转念一想,大家都是做学问的,还是矜持一点比较好。

    于是,他便忍住没问了,而是说道。

    “我会好好准备的!”

    “这个你就自己多多留意吧,记得别错过了颁奖就好,”邱老先生赞许地点了点头,换了个话题,用闲聊的口吻继续说道,“说到那个年终学术会议,其实还是挺有水平的,你那篇群构法的论文要是放在那边做报告会,就能有更多人了解到你的研究成果了。”

    “颁奖之后还会举行学术会议?”陆舟意外问道。

    “当然,这是惯例,倒不如说颁奖才是顺带着的。在那种会议上做报告,对你来说还是很有帮助的,”邱老先生笑了笑说道,“不过只剩两个月了,刚倒了这么多墨水出来,我想你大概也没什么东西可发表的,这段时间就休息下吧,十二月份就当是去加州旅个游。另外,借着这个空档,你也可以好好思考下,接下来往哪个方向发展……对了,你有个大概的想法没?”

    陆舟想了想,说道:“我打算在素数问题上继续深挖上去,但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目标。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孪生素数猜想与波利尼亚克猜想的研究,几乎牵制了他一整年的精力,现在这个工作彻底告一段落,他的思维还没有从这项工作中脱离出来。

    要让他从众多关于素数的命题中,选择一个合适的命题去填补那个空白,他还没有想好到底该从哪一个下手。

    沉淀了一百多年的杰波夫猜想看上去挺有意思,和波利尼亚克猜想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研究素数之间的无限距离,一个是研究平方数之间一定存在素数。

    还有布罗卡尔命题,两个素数之间的平方之间至少有四个素数,这一猜想也有很高的研究价值。

    虽然这两个猜想都没有孪生素数猜想和波利尼亚克猜想在圈外的名气大,但并不妨碍他们在数学界的地位,比起陆舟已经完成的那两个猜想只高不低。

    而这些,都只是他的备选方案之一。

    “素数研究是个很好的方向,在数论领域的地位很高。素数的分布规律预示着很多现实中的问题,比如信息技术和密码学,”邱老先生点了点头,笑着说,“虽然我对数论方向研究的不多,但以我对数论这一方向的了解,你在筛法理论上的造诣,是我见过的所有人中最突出的几位。很多人都以为筛法理论已经被陈景润做到了极致,但现在看来我们只是碍于时代的局限性,这个理论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继续深挖下去。”

    停顿了片刻,老先生忽然向陆舟,抛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既然如此的话,你为什么不试着挑战下哥德巴赫猜想这个命题?”

    哥德巴赫猜想?!

    陆舟微微愣了下。

    这……

    跨度也太大了点吧?!

    陆舟思索了片刻,谨慎回答道:“我感觉……这个猜想对我来说难度还是有点大了。也许等到时机合适的时候,我再把这个命题拿出来研究一下吧。”

    虽然他的数学等级突破lv4,按照这个系统的规则,不只是数据库的权限被扩大,对于数学方面的理解和分析能力,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强。

    但哥德巴赫猜想毕竟是近代三大数学难题之一,难度位于第二梯次。

    即便前人的工作已经将成果推进到了“1+”,只差“1+1”这进球的临门一脚,但想要为这栋大厦盖上最后一片封顶的砖瓦,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做到的。

    否则,这个猜想也不会摆在那里,放了这么多年了。

    “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邱老先生摇了摇头,“我并不是让你立刻给这个猜想一个证否或证明的答案,而是让你试着朝这个方法研究研究。”

    “很多数学猜想,并不一定非要将它证出来,才算是取得了重大的研究成果。比如我们在研究黎曼猜想的时候,意外证明了素数定理。而后者当时在数学界的地位,比前者要大的多。”

    “同样的,筛法理论是一样很精致的数学工具,既然你能在研究孪生素数猜想时进一步打磨这把工具。通过研究歌德巴赫猜想,我想你一定能从中得到更大的启发。”说到这里,邱老先生忽然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了,这只是一个老头子的建议,你参考下就好。具体如何选择,还是看你自己!”

    听完邱成桐的话,陆舟陷入了沉思。

    老先生说的似乎也有点道理,而且以哥德巴赫猜想的分量,其背后所蕴含的经验价值,也充满了想象的空间。

    陆舟思索了片刻后,郑重地点头道:“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