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200章 已经被证明了?!
    会场里鸦雀无声。

    气氛,有些微妙的……

    尴尬?

    马长安微微皱了皱眉,本以为有人会附和他,结果事实似乎却正好相反。

    从会场内听众的反应来看,总感觉自己这番准备了许久的发言,似乎并没有打动任何人。

    不过其实也无所谓了,就算有人对他说的话持反对意见,他也认定不可能有人站起来帮这小子反驳自己。

    因为他背后是震旦学派,震旦的教授首先不会吭声,而其他教授,也不会为了一个不怎么相熟的人,冒上得罪一位“热门院士候选”的风险。

    唯一的变数就是邱成桐那老头,发起火来可不管你背景,连自己学生都怼,不过马长安倒是留意了下,并没有看到那张不想看到的脸。

    然而……

    坐在他左手边不远,一位老教授轻轻咳嗽了一声,用不算很大却还算清晰的声音,开口说道。

    “咳,马长安同志先坐下吧,这个问题可以放到报告会结束之后,你私下里去和陆先生交流讨论。报告会上,还是以讨论学术问题为主。”

    马长安微微愣了下,诧异地往旁边一眼,没想到居然有人反驳自己。

    坐在老板旁边记笔记的卫思阳也诧异了,不过当他侧过脸,看到那位老教授的尊容时,心中的诧异顿时化作了震惊。

    竟然是郭院士!

    非线性发展方程领域的大牛!

    可他……

    不是震旦大学的教授吗?

    马长安脸上有些不好看,虽说郭老院士的身份得让他敬上一分,但却不至于让他怕了。

    他可是谷老的嫡系,洪院士的师弟,哪怕学术上的造诣不高,但他自认自己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有一些地位的。

    不过,话是这么说,毕竟是同一学派的人,他说话还是得委婉一点的。

    “郭院士,您这话我就不同意了,我也是关心国家的科研经费有没有落到实处,这个问题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问题,怎么就不能在学术会议上讨论?”

    顿了顿,马长安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们都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套新颖数学方法是否有用,得看它解决了什么实际的问题,而不是拿去研究前人已经给出结果的东西,用前人的工作证明自己的工作是正确的。”

    “否则为了创新而创新,为了创造方法而创造方法,做学问做成了空中楼阁,岂不是贻笑大方?”

    “呵呵。”郭院士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和他一般见识,缓缓坐了下去。

    他本是但在洪院士的面子上好意提醒,却不想这姓马的非但没有领情,反而和他做起了思想工作。

    可惜了……

    站在台上,陆舟奇怪地看了眼马长安,心说你又不是我导师,我研究出来什么东西还需要向你汇报?

    还和我讲起了自然科学方法论?

    不知道我四门政治课只修了两门吗?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会场后方传来。

    “我来说两句吧。”

    只见一位两鬓斑白的老人,从会场后排靠走廊一侧缓缓站起身来,声音中有些不耐烦。

    “不知道马长安同志有没有订阅过《数学年刊》?”

    看到这位老人,陆舟顿时惊讶了。

    这位……

    不正是在他本科毕业答辩上,专程从华科院数学研究所跑来“刁难”他的向华南院士吗?

    好久不见,老先生还是这么的精神。

    一听到这问题,马长安的脸色便是一沉。

    他一个搞数学的,你问他有没有订阅过四大顶刊,就等于在问一个本科生上课带没带课本,进考场带没带笔一样。

    马长安淡淡地笑了笑,说:“向院士说笑了,《数学年刊》在震旦数学系,可是每个办公室都订了的。”

    “那你看过没?”也不等他回答,向华南一点面子也不给地继续说道,“如果你把《数学年刊》最新一期拿来翻一翻,就不会问出来这种问题。”

    马长安微微愣了下,没听懂这话里的意思,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向院士呵呵笑了笑,用平稳的声音说道:“在最新一期的《数学年刊》中,刊登了波利尼亚克猜想证明论文。那篇论文的作者,正是你面前台上那位报告人。而他在证明这一猜想时所运用到的方法,正是你口中所谓的‘空中楼阁’。”

    会场内安静了下来。

    有人面无表情,对学术之外的事情漠不关心。

    有人一脸早就知道的表情,比如先前站起来提醒马长安教授的郭院士。这些老教授们显然已经看过了最新一期的《数学年刊》,而之所以坐在这里,正是等着听那论文中“碍于篇幅原因这里写不下了”的方法。

    而第一时间看过《数学年刊》的人,毕竟是少数。

    大多数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惊讶、诧异、震撼……以及难以置信!

    谁都无法相信,这个年初才解决了孪生素数猜想的年轻人,还不到一年的功夫,便在此基础上把k=1的特殊形式推广到了无限大,顺势把波利尼亚克猜想也给解决了!

    很多人一开始不明白,华国数学会为何突然做出如此有魄力的决定,将陈省身数学奖颁给一位只有二十一岁的年轻人。

    此时此刻,所有的疑虑都被一扫而空,所有的争议都变成了肯定。

    若非是他,谁配拿这个奖!

    至于马长安,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失去了言语。

    他的第一反应是不信,第二反应还是不信。

    但向院士不可能骗他,尤其是这种翻翻期刊就能检验的事情。

    那张马脸渐渐涨成了猪肝色,他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坐下,双腿又像是灌了铅,一副下不了台的样子。

    先前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将一大堆帽子扣在了陆舟的头上,结果现在,这些帽子全被扔了回来,反倒是他自己,沦为了所有人的笑柄。

    坐在不远处,看着脸色不断变化的马长安,先前站起来提醒的郭院士,摇了摇头。

    正常的学术讨论没什么,如果提个问题还要顾这顾那,计较身份尊卑,那也不用谈什么学术会议,作什么报告了。

    但一些胡搅蛮缠的问题,就没必要在正式的报告会上拿出来了。

    而且最后挑刺不成,自己闹了笑话,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出了这么大一个洋相,就算洪院士是他师兄,多半也不好帮他开脱。

    这要是让他评上17年的院士,不但难以服众,恐怕还得连带着震旦学派一系,跟着他一起被质疑……

    评院士的事情,看来还是先缓一缓吧。

    至少,等他出个稍微大点的成果再说吧!

    想到这里,郭院士又不由意味深长地看了台上那个年轻人一眼。

    这小子倒是够能沉得住气,出了这么大一个成果,登刊之前愣是一声不吭。

    甚至连那个倚老卖老的马长安都快骑到头上了,此子都不作任何解释,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往自己挖的坑里跳。

    这等心计与隐忍,实在不像一个年轻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