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99章 三十分钟报告
    宴会中,陆舟的酒杯就没有空过,喝到最后,喝的都快记不清和谁喝过了。

    也亏他酒量还不错,算是继承了老陆的本事,才没被灌倒。

    回到酒店后,陆舟第一件事儿便是脱掉衣服,坐浴缸里泡了个澡。

    吹干头发躺在床上,陆舟打着哈欠拿出了手机,正准备检查下许久未打开的邮箱,结果不知怎么地就点开了围脖,结果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名字竟然又双叒叕被挂在了热搜榜上。

    虽然没有冲上第一,但也相当靠前了。

    下意识的看向了私信,没有任何意外,那里也被刷了个“99+”。

    看了几条私信,顿时把陆舟给乐到了。

    不愧是关注他的粉丝啊,不但心理承受能力超乎寻常,说话也好听,一个二个都是人才。

    想了想,陆舟觉得自己这围脖也有段时间没上了,难得粉丝们这么热情,自己要是不互动一下,未免也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他便随手编辑了一条博文。

    对着金灿灿的奖牌拍了张照,陆舟点击了发送。

    去旁边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刷新了一下,几十条评论瞬间刷了出来。

    看着粉丝们负面情绪爆棚的评论,陆舟实在是心疼的不行。

    顺手把几个喷子拉黑,他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一个没忍住,最终还是笑出了声来。

    ……

    拿了奖归拿了奖,该做的报告还是得做的。

    也幸亏他的报告是第二天下午,要是上午作报告,能不能起来另说,宿醉后的状态肯定是差的一批。

    吃过中午饭,陆舟回房间简单地收拾了下,站在镜子前面摆弄了下发型,直到严师兄的电话打过来催他,他才坐电梯去楼下,坐上车去了旁边的京师大。

    站在讲台上,陆舟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弄好了ppt。

    抽空抬头扫了眼会场,他发现到场听他作报告的人还真不少,几乎都要坐满了,还在有人陆续入场。

    这阵仗,把陆舟给吓了一跳。

    原本他以为到场的人能有三分之二便不错了,毕竟30分钟的报告有很多,他上台做的报告又不是什么重大的研究成果,只是一点点关于群论方法研究数论问题的小技巧而已。

    看着台下的阵仗,他的心中忍不住感慨。

    该说不愧是名人效应吗?

    一个陈省身数学奖,竟然有如此分量!

    恐怖如斯!

    十分钟的准备结束,报告会正式开始。

    陆舟按下了放映间,翻到了ppt的第一页,开始对自己报告的内容作一个简单的综述。

    “在研究波利尼亚克猜想这一命题时,我反复研究了希尔伯特先生关于素数无限性问题证明的论文,得到了很大启发。尤其是在研究运用群论知识解决数论问题这一思路时,我从希尔伯特老先生的论文中,发现了许多有趣、以及可以改进的地方。”

    “……关于我所提出的‘群论的整体结构研究法’,我姑且称其为‘群构法’。”

    “在对涉及到素数问题,尤其是针对无限性问题研究时,这种方法可以让很多原本复杂的问题,变得简洁明了……”

    开场白结束,开始了对论文的讲解,陆舟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对群构法的核心思路以及理念,做了细致入微的说明。

    为了节省时间,他讲得很快,而台下的人也听得很认真。

    最让他意外的是,他甚至看见一位年愈花甲、鬓角花白的老人,还在认真的做着笔记。

    心中感动之余,陆舟也讲的更卖力了。

    终于,报告结束,进入了最关键的提问环节。

    一位约莫40岁的教授举起手,起身问道。

    “我有疑问,关于您论文中的第四十七行,对威尔逊定理的讨论中,直接突兀地提到n=,从而得到偶阶循环群g有唯一2阶元a^n,这一步骤是否有些不太严谨?”

    听到这个问题,陆舟笑了笑,应对自如地回答道。

    “并非如此,我只是为了节省篇幅,省略了一些与我所论述方法无关的步骤。”

    说着,他拿起记号笔,在幕布旁边的白板上,将那段省略的步骤补充了上去。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看着白板上的步骤,那位提问者了然点头。

    “谢谢。”

    “不客气。”

    陆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下一位提问者。

    正因为感兴趣才会提问,不感兴趣的话早就从后门溜了,哪会留到现在?

    陆舟很欣慰的发现,对于他这套方法,感兴趣的人还真不少。

    也正是因此,对于每一位提问者,他的回答的都很详细。

    而就在这时,忽然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从会场中间的位置传来。

    “我有问题。”

    看到站起来的那位,陆舟微微愣了下。

    这不是那位……

    “好为人师”的马教授吗?

    定了定神,陆舟笑着说道:“您请问。”

    他也很好奇,这位热心指点的马教授,到底是有何高见。

    马长安先是和气地笑了笑,模样向一位慈祥的老头。

    但这一开口,那笑里藏着的刀尖,便露了鞘。

    “无论是威尔逊定理,还是素数的无限性问题,都已经有群论方法证明。尤其是后者,希尔伯特已经给出了相当完备的群论证明。而你提出的这个方法,在我看来不过是在它的基础上做出了一些改动,而且这些改动不过是些在花瓶上雕花的工作。”

    这个问题很好回答。

    陆舟微微笑了笑,刚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结果马长安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老气横秋地清了清嗓子,和连珠炮似得继续说道。

    “当然,我不是怀疑你的研究是否有价值,而是对这样微小的工作,是否有值得放在这里讨论的价值存在疑问。”

    “尤其是我注意到,你对前人的工作做了详尽的描述,却唯独没有提到你自己的课题,也就是波利尼亚克猜想。我不禁想问,你这方法到底是不是研究波利尼亚克猜想时想出来的?如果是的话,它对解决波利尼亚克猜想有什么用?”

    说到这里,马长安除了脸上的笑容之外,已经不再掩饰了,继续补刀。

    “我们大家都知道,你在申请万人计划的时候,选择波利尼亚克猜想作为申报项目的课题,项目的经费也申请了一百多万吧。我想,咱们数学会通过你的报告,也是很期待,想听听这一年来,你都出了哪些成果。结果这一年过去了,你该不会告诉我们,就研究出来这点‘瓶口上雕花’的东西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