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98章 表面一下
    不管是不是众望所归,本届数学大会的开幕式终归是落下了帷幕,华罗庚与陈省身数学奖两项大奖,也在掌声中尘埃落定。

    有人不服气?

    不服气也得憋着!

    会场两侧的摄影师们快门按得咔嚓咔嚓直响,开幕式刚一落下尾声,坐在会场内的记者们便朝着颁奖台一拥而上。

    国外最强标题党的记者率先发问。

    “邱教授,有人传言您与燕大数学系关系不和,请问这是真的吗?”

    邱成桐笑着说:“当然是假的,我与王诗成老兄弟可是老朋友了,经常交流,王兄你说是不是啊。”

    王诗成的老脸上,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呵呵了声:“当然,我对邱老先生在偏微分方程领域的工作,可是敬佩有加啊!”

    这话他倒是没说假,不评价燕-邱之间的矛盾,邱成桐在学术界的地位确实无可辩驳,堪称陈省身之后的华人数学家第一人,否则也不可能一个人怼他们一群了。

    换个弱者上来试试?

    早拍死几个了。

    邱老先生脾气耿直,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看不惯国内一些学阀的作风,但也不是不分场合。在报纸上隔空喊话那叫文斗,当面对骂那就是骂街了,还让人看了笑话。

    大家都是一代大师,该有的风度还是得有的。

    更何况国际数学联盟主席和秘书长都在这里,无论自己人怎么闹矛盾,在外面还是得表面和气一下的。

    另一边,被记者包围的不只是邱成桐几位大佬,还有华罗庚奖与陈省身数学奖的得主。

    尤其是陆舟。

    一个二十一岁的获奖者,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对于那些新闻工作者来说,简直是会呼吸的大新闻!

    一名国内记者一个箭步抢了过来,追着陆舟问道。

    “陆舟先生,请问您对获得陈省身数学奖有和感想?”

    陆舟哈哈一笑:“除了很激动,没有别的感想!”

    又一位国外记者追了上来,用流利的汉语追问道。

    “陆舟先生,传闻邱教授与您的硕士导师卢院士私交不浅,而这次陈省身数学奖是邱成桐授意华国数学学会颁发给您的,请问这是真的吗?”

    陆舟眼睛转了转,把问题推了回去:“我和邱教授是第一次见面,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学者,关于前辈们的人际关系,请采访本人,恕无可奉告!”

    “陆舟先生,我想采访下您,可以加下你的微信吗?”

    似乎还有一个京师大新闻系的小姐姐混了进来。

    然而,陆舟是那种会被美色诱惑的人吗?

    当然不是!

    所以,为了避免被这位小姐姐持续纠缠,陆舟选择接受采访……

    面对连珠炮扔来的问题,被包围的陆舟只觉得头皮发麻,一边从人群中突围,一边用微笑回应。

    p,没想到领个奖还这么麻烦。

    不过反观他那位杨师兄,对这样的场面倒是应对自如,那张憨厚的胖脸上,永远都是挂着任何人都不会得罪的笑容。

    总算是从京师大的礼堂中突围,陆舟在校门口坐上了严师兄的车。

    “卢院士呢?”

    “卢院士中午和老朋友一起去喝酒,我们回酒店吃,”顿了顿,严新觉笑着说,“陆师弟,可以啊!二十多岁就拿到陈省身数学奖,等你三十岁了怕是连菲尔茨都到手了。”

    陆舟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咳了声说:“说起来,你们是怎么提前知道的?”

    “我也是不小心才知道的,主要是卢院士神通广大。我估计他是从邱老先生那里听来的消息,然后有天喝酒的时候说漏嘴了,被我给听到了,”严新觉一边开车,一边笑着说道,“其实我是想告诉你的,但卢院士不让,你可能不能怪我啊。”

    陆舟笑着说道:“不会不会,怎么可能怪你,这事儿确实不能泄露。”

    严新觉问:“接下来呢?还准备继续往数学物理这个方向发展?”

    “是的,”陆舟点了点头,用闲聊的口吻说道,“数学是一门重要的科研工具,就像一把剑,它可以应用到任何学科。而一位研究纯粹数学的学者,所做的工作,更像是一名铁匠。但我的兴趣并不只是打铁,对于用剑我也很感兴趣的。”

    严师兄感慨道:“可以的,这个逼装得满分,我期待你站在斯德哥尔摩的颁奖台上的那天。”

    斯德哥尔摩的颁奖台,自然指的是炸药奖。

    然而这个奖,只颁给所属学科内最重大的发现,可不是那么好拿的。

    陆舟笑了笑回道:“但愿吧。”

    ……

    华国数学会第2次全国代表大会开幕式落下帷幕,下午召开正式代表大会,按照惯例修订会议章程,并选出下一班理事会人选,以及秘书长和理事长。

    而就在会议进行的时候,关于陆舟的新闻便在围脖上刷了屏。

    不得不佩服网络上的新闻工作者们,几百字的新闻稿眨眼之间便写了出来。

    再配上一个亮瞎眼的标题和一个短视频,妥妥的大新闻。

    没有任何意外,这一劲爆的消息,再一次被热情的网友们推上了热搜。

    看着短视频中,站在颁奖台上的那位年轻获奖者,某个最先发出这条新闻的自媒体围脖评论区已经被刷爆。

    网络上的热议,陆舟暂时还不清楚。

    因为当天晚上,他便参加了华国数学会举办的晚宴。

    身为陈省身数学奖得主,同时作为最年轻的获奖者,陆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宴会上的明星。

    甚至不用他多么主动,几乎所有的年轻学者,都不会放过于他攀谈结交的机会。

    而那些老一辈的学者,对于他这个年轻有为且谦逊有加的晚辈,也是以赞许居多。

    哪怕是燕大学派的领军人,华国数学学会理事长王诗成院士,虽然对邱成桐这个人不喜,却并没有小心眼地将个人恩怨牵扯到晚辈身上。

    不仅如此,他甚至还当着不少人的面,对陆舟的研究工作表示了高度肯定,并且向他抛出了橄榄枝,询问他有没有想法来燕大读博的想法。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确实很诱人,华国数学界燕大就是天。以燕大的资源加上他的学术资本,到时候就是评个最年轻的院士,怕也不是难事儿。

    不过人还是得讲点契约精神的,陆舟已经答应了金陵大学的人才培养计划,突然变卦就有些二五仔了。

    所以,他委婉地拒绝了这一邀请,并且向王老先生说明了理由,自己已经拿到了普林斯顿的ffer,明年下半年打算去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学位云云。

    在听闻了他的打算之后,王老先生对此似乎早有预料,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地表示,如果他毕业以后有来燕大教书或者开办讲座的想法,燕大的校门随时向他敞开,便晃悠着去了别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