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96章 充满争议的获奖者
    “第二位获奖人……陆舟!”

    听到这个名字,全场安静了一会儿。

    对于这个名字,没有人感到陌生。

    但在这里听到这个名字,几乎所有人的人脸上都露出了诧异,以及惊讶。

    因为,这个名字的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才刚刚21岁,甚至还不到会场内所有人平均年龄的一半!

    而学术圈,是个讲资历的地方。

    没有人怀疑他的学术资本。

    但资历不够,安上这份荣耀,还是难以服众的!

    邱老先生推了推眼镜,用平稳的语气继续说。

    “……其主要研究成果为对周氏定理、孪生素数定理的证明,以及运用拓扑学方法对筛法理论进行进一步补充。不只是纯粹数学领域,在应用数学领域,他同样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其在计算材料学领域的研究成果,得到了贝尔实验室巴旺迪教授的高度评价。对于一位青年学者来说,这其中的每一项成果都是难能可贵的。”

    不要说是青年学者了。

    就是做了几十年研究的老学者,也不一定能做到这种程度。

    至于资历……

    能得到邱老先生如此的评价,还会有人计较这个吗?

    掌声渐渐响起。

    很快如瓢泼的大雨,从前排扩散向后排,从中间扩散向全场。

    盯着颁奖台,陆舟眼睛微微睁大,瞳孔中写满了诧异。

    他总算是明白了,卢院士瞒着自己的究竟是什么?

    刘教授和严师兄恭喜自己什么?

    只是他还是没想到,华国数学学会竟然会授予自己如此大的一份殊荣。

    陈省身数学奖虽然面相年轻学者,却从未颁给过一位年仅二十余岁的年轻学者。

    杨师兄倒是处变不惊,一张憨厚的胖脸上笑容很自然。

    就好像无论是对于自己得奖,还是对陆舟得奖,他都没有感到任何意外。

    拍了拍陆舟的肩膀,他笑着提醒了句:“走吧,陆师弟,该咱上台领奖了。”

    “哦……”陆舟有些木木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走在红地毯上,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颁奖台,陆舟心脏因为激动而狂跳着。

    不过当他踏上颁奖台的那一刻,他的心跳倒是渐渐平静了下来。

    从邱老先生的手中接过金黄色的奖牌和证书,陆舟礼貌地点头说了声“谢谢”。

    本来只是一句礼貌的称谢,却没想到邱老先生笑了笑,居然回了他一句。

    “不客气,这份荣誉,是你应得的!”

    说着,邱老先生也向杨志广点了点头,笑着说:“两位获奖人,就随便说点什么吧。”

    杨志广笑着谦让道:“那就请我师弟先说吧。”

    陆舟也想推辞,不过邱老先生的话筒已经递了过来。

    接过话筒,陆舟深呼吸了一口气,面对着掌声渐渐平息的会场,用平稳中带着激动的声音,开口说道。

    “感谢我的母校金陵大学对我的栽培,感谢华国数学学会对我的肯定,我会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争取在数学这条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果!”

    “谢谢!”

    他的获奖感言很短。

    加上最后那句谢谢,总共不过两句。

    虽然没有浮夸的表演,没有激昂的慷慨陈词,但却向华国数学界乃至世界,发出了属于他自己,属于年轻一袋数学家的声音。

    啪啪啪……

    会场之内,掌声引爆。

    目光赞许地看着颁奖台上,卢院士轻轻鼓掌。

    而他的旁边,严师兄鼓着掌鼓的就有些激动了,手都快拍红了,甚至忍不住喊出了声来。

    “握草!陆师弟牛逼啊!”

    二十一岁的陈省身数学奖得主,换他站在那里,这牛都够他吹一辈子了。

    “文明点!”

    坐旁边的卢院士训斥了句,脸上却是带着笑容,没有半分责备的意思在里面。

    送上掌声的不只是全场的数学家们,就连站在会场门口,负责接待工作的京师大学学生会的本科生,都忍不住鼓起了掌。

    站在颁奖台上的那人,和他们是一样的年龄,甚至比他们还要小上一两岁。

    但正是这样的他,却获得了全场所有数学家肯定的掌声。

    从他的身上,他们看到了名为榜样的光芒……

    ……

    当然了,虽然掌声很响亮,但对于陆舟这位年轻的陈省身奖得主,却并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满意。

    比如,原本已经半只脚踏上了颁奖台,却在最后关头被一脚踢开的那位……

    旁边掌声雷动,坐在会场后排的卫思阳表情有些尴尬,双手搁在腿上,想送上掌声,却又不敢。

    原因无他,只因坐他旁边的老板,这会儿眼睛都绿了,自己这要是敢拍一下手,怕是别想顺利毕业了。

    盯着颁奖台上的那人,马长安的那张马脸拉得很长,脸色阴沉的有些可怕。

    让他妒火中烧的倒不是因为陆舟的拒绝得罪了他,而是因为这份荣耀,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说,这里面的故事就有点长了。

    国内数学界的圈子不算大,但里面的江湖却一直不小。

    52年全国院校调整,上面要求把民国时期效仿英式构建的高校体系,改造成效仿苏式的“专才模式”,水木、折大数学系被砍,举国之力建设燕大、震旦。

    虽然一段时间内将燕大、震旦数学系的整体实力上升,但也为日后数学界山头主义横行埋下了伏笔。到如今为止,数学界基本可以划分为燕大、华科院、震旦三大派系,把持着基金、评奖、院士评选等学术资源。

    这问题往大了说是学术资源的浪费,但这也算学术界的传统了。

    其中最有名的大概是华罗庚的关门弟子冯教授,学术造诣不可谓不高,却因为华罗庚老先生仙逝太早,以至于评选院士数次落选。

    最后这位老先生被水木大学从华科院挖走去做院长,其中一个条件便是助其评上院士,但奈何至今仍未成功。

    可见,院士的评选不一定是和学术“绝对”挂钩的。

    当然了,也不可能让一个毫无作为的人上去,你总得有点说得过去的学术资本才行。

    身为震旦学派的成员,马长安为了17年的院士评选,可谓是准备了许久。其政工资历无可挑剔,二十多年来兢兢业业,在震旦数学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但奈何其学术资本,比起那些一心做学问的教授们来说还是太单薄了,别说是一篇顶刊一作,就连一篇可以被称为重大研究成果的论文都没写过。

    当然了,二作三作的文章他还是有不少的,毕竟他是已故“上代掌门”谷老前辈的徒弟,和震旦学派的“现任掌门”洪院长又是师兄弟,很多震旦大学的教授,哪怕对有些事情没兴趣,多少也会给他一点面子。

    然而比较难受的是,国内和国外不一样,只认第一作者,二作往后都是不认的。

    所以,他便将目光瞄准了陈省身数学奖。

    如果拿到了陈省身数学奖,有着这份资历充门面,再加上师兄的支持,评个院士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早在几年前,他就开始为这个奖项四处奔走了,而他的师兄也算是帮了不少忙。

    他甚至连获奖感言都想好了。

    结果没想到,竟然被这小子给截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