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95章 大奖揭晓!
    马教授微微愣了下,似乎是没想到自己这个老前辈提出的要求,居然会被这个晚辈拒绝。

    脸上的表情虽然还挂着笑容,但却是看得见的冷了几分。

    语气带着几分不悦,马教授音调上扬了些许:“怎么?你还担心我人老了,跟不上你的思路不成?还是说,你觉得我有必要,惦记你肚子里那几两墨水?”

    陆舟笑了笑,不动声色回应道:“怎么会,只是个人的习惯吧。”

    盯着陆舟看了半天,马教授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了声:“呵,金大的晚辈真是有出息啊。那行吧,没兴趣交流就没兴趣吧,我一个老头子也不耽误你时间了,好自为之。”

    莫名其妙地扔下一句“好自为之”,那老头便转身走了。

    卫思阳有些左右为难,虽然想结交陆舟,但又不敢得罪自己的教授。犹豫了两秒,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敢和陆舟说,跟在老教授的后面走了。

    看着马教授的背影,陆舟微微愣了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被自己拒绝了之后,这位老教授似乎有些不太开心?

    奇了怪了,这世界上居然还有如此好为人师的人,甚至到了“不指点你两句就不开心”的程度。

    如此热衷于教育。

    看着那位马长安的背影,陆舟心中默默对他点了个赞。

    ……

    次日,华国数学学会第十二次全国会员代表大会暨80周年纪念学术会议,正式拉开了帷幕。

    京师大的大礼堂内,人山人海,红地毯上一眼望去黑压压一片。

    会议还没开始,大家都在吹牛扯淡。

    国内的学术会议和国外差别很大,不过有些地方还是高度一致的,那就是学术交流只是大家参加这种会议的次要目的,最重要的还是借助这个机会多交几个朋友。

    只不过很不幸的是,这会议还没正式开始,陆舟就已经不小心得罪了一位“大佬”。

    虽然他觉得自己当初拒绝的还算比较委婉了……

    或许,他该换一个善意的谎言,装作对波利尼亚克猜想一筹莫展?

    跟着卢院士入场之后,陆舟中途去了趟厕所,回来的时候便没看到老院士的人了。

    在会场里转了圈,依旧没有找到老先生在哪,不过倒是找到了他的师兄。

    发现这位师兄的时候,他正在和一位戴着眼镜、看上去有些发福的男子闲聊。

    陆舟走上前去,正准备打声招呼,不过严师兄倒是先一步发现了他,热情地把他招呼了过去,并笑着介绍道。

    “来,和你介绍下,这位是杨志广教授,咱们金大的杰出校友!”

    一听说这名字,陆舟先是微微一愣,随即肃然起敬:“杨师兄好!”

    这位杨师兄可不得了,陆舟在金大历届杰出校友墙上,可是看到过他的名字的。

    86年从金大毕业,89年拿到华科院硕士学位后赴德国奥格斯堡大学留学,取得博士学位之后,并且在慕尼黑技术大学做了两年科研工作,也就是俗称的博士后。

    94年开始回到国内,任职华科院数学研究所,后入选华科院的“百人计划”,并且拿过“冯康科学计算奖”、“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等重大奖项。

    当然,最牛的还是,在06年西班牙的国际数学家大会上,这位上去做过45分钟的报告。

    同时,他也是那届数学家大会上,唯一一个来自大陆的45分钟报告人!

    凭着这些资历,评上17年的院士,这位师兄绝对是稳了!

    不过因为研究领域不同,陆舟对他研究的东西并不是很了解,只知道他是搞数值分析与科学计算的。

    这个方向并非纯粹数学,而是偏向于应用数学这一领域,和工科联系紧密。

    在这里碰到这位师兄,陆舟并不感到意外。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位80年代的大学生,竟然年轻的和80后似的。不是严师兄这么一介绍,他都没看出来这个面容和善的“小胖子”,竟然已经快五十岁了。

    倒是他的严师兄,才30岁出头,发际线已经有些危险了……

    “你好你好。”杨志广笑着握住了陆舟的手,热情的说道,“咱刚才还在聊你的光荣事迹,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本人了,实在是幸会啊!”

    陆舟笑了笑,谦虚道:“我哪里有什么光荣事迹,倒是您的研究成果,都是看得见的东西,做出来利国利民,我做的那些研究都是理论上的,不值一提!”

    一番客套,商业互吹,严师兄这个搞物理的,站在旁边根本插不上话。

    握着陆舟这位师弟的手不放,杨志广也一个劲儿的谦虚道:“师弟千万别妄自菲薄,你那篇计算材料学论文,可是堪称教科书级别的范例,填补了咱们国家在计算材料这一块的空白!怎么没有利国利民?我们华科院高分子材料研究所的柳教授,对你的成果可是大有推崇啊!每次和我聊到你,他都赞叹你的工作,架起了材料学和数学之间的桥梁,点燃了计算材料学的星星之火。更不要说数论了,连国际上的大师都对你赞誉有加。”

    握草,这个吹得太夸张了啊!

    就是一篇计算材料学的论文,怎么就成填补空白了?

    这商业互吹吹得陆舟都有些慌的,不知道该咋接话了。

    好在卢院士及时赶到,替他解了围。

    “行了,你们俩个别对着吹了,我都听不下去了!”

    转身看到了卢院士,杨志广不好意思笑了笑,说:“哪里是吹牛,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

    虽然他也是快五十岁的人了,但在卢院士这种七十多岁高龄的老前辈面前,也只算是个晚辈。

    更不要说,他还上过这位老前辈的物理课。

    师徒见面,一番叙旧。

    看着昔日教过的学生,卢院士满意地点了点头,用闲聊的口吻笑着说:“再过两年,该评院士了吧。”

    杨志广谦虚的笑了笑:“还不清楚,一切服从组织安排。”

    “那行吧,等组织安排,我也不多打听了。咱金大数学系没出过太多厉害的角色,80年代毕业的那一批算你一个,10年后的这一批,也就你面前这位师弟了,”卢院士是拍了拍陆舟的肩膀,笑着说,“你们两个就好好加油吧,国家的未来,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了。”

    一直没机会插上话的严师兄凑了过来,终于找准机会插了句嘴。

    “老板,我呢?”

    “你?”卢院士斜了他一眼,“你……先加着油吧。”

    严师兄:“……?”

    本来是很严肃的话题,但那表情实在太喜感,陆舟一个没忍住,差点笑出声来。

    ……

    时间很快到了九点,大会的开幕式正式开始。

    走上万众瞩目的讲台,中国数学会理事长王诗成院士发表了开幕致辞。

    紧接着国际数学联盟主席森重文,秘书长赫尔吉·霍顿、华人数学家邱成桐等国际数学界大佬分别上台,为华国数学学会八十周年的生日献上“祝寿”的贺词。

    从抗战到建国,从风雨飘摇到大国崛起,八十年来,这些从事基础科学研究的学者们住过防空洞,也睡过牛棚,历经坎坷颠簸,终于一路走到了今天。

    已经卸任的第九届理事会理事长闻兰院士,用一句“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做结束语,在一片掌声中,宣布了本次大会的开幕。

    开幕式的最后,便是是大会的重头戏,华罗庚数学奖和陈省身数学奖的颁发!

    前者针对五十岁以上的老教授, w 后者主要针对五十岁以下的年轻学者,每届评选两人。

    十万元的奖金虽然不多,聊表心意,但意义却格外重大。

    尤其是陈省身数学奖,甚至被看做是国内的菲尔茨奖。

    华罗庚奖的得主是华科院的林院士和四川大学刘院士,分别奖励他们在计算数学方面以及拓扑学与模糊性数学处理方面的杰出贡献,可以说是众望所归,没有悬念。

    很快,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

    在一片掌声中,讲台上的邱成桐,笑着和王诗成院士握了握手,从他的手中接过了话筒。

    面向年轻学者的陈省身数学奖,将由这位老先生来颁发。

    掌声渐渐平息。

    老先生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说道。

    “第一位获奖人是华科院数学研究所的杨志广教授。其主要科研成果为对波动散射问题的完美匹配层方法(pl)的系统性研究,以及对高频elltz方程的波源转移区域分裂算法,并且为工程界著名的pee机井模型建立了数学基础……”

    “至于第二位获奖人是……”

    将演讲稿翻到了下一页,邱老先生推了推眼镜,笑着说道。

    “陆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