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94章 进京开会
    事实证明,不逼一逼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潜力。

    当所有工作做完,连陆舟自己都被自己的速度给震惊了,竟然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将这篇篇幅不亚于波利尼亚克猜想证明的论文给整理了出来。

    当然,这也与他之前就做过相关的工作有关,这一个星期的工作只是整理而已。

    论文一共十五页纸,标题很简单,只有一句话“群论的整体结构研究法”。

    当然,光谈方法不谈作用是空洞的,为了证明自己的这套数学方法在解决无限性问题上的优越性,他特地找了两条“例题”出来。

    一个是素数无限性问题,一个是威尔逊定理。

    这两个问题几乎已经成为了数论界的试金石,单是总结证明这两个命题的各种方法,便足以单独拉出来写一篇论文了。

    与此类似的还有欧拉定理和费马小定理,本来陆舟是打算将这两个命题也拉出来玩一玩的,但这两个命题本身已经存在相当简洁的群论证明方法了。

    尤其是后者,简洁到只用三行就能完成,实在没有改进的空间。

    再用他这套方法,反而有些画蛇添足。

    终于,赶在了截稿日之前,陆舟上传了论文。

    ……

    10月20号早上,陆舟拖着行李箱,和卢院士俩人登上了飞机,从金陵飞往了上京。

    今年学术会议承办方是京城师范大学,主办单位自然是华国数学学会。

    因为正好华国数学学会的诞辰80周年,所以这一届大会的排场格外隆重。不但国内许多学术界大佬都出席了这次会议,一些在国际上知名的数学家、相关领域知名的国际友人,也都受邀出席了这次会议。

    住宿的地点安排在京师大旁边的帝龙酒店,作为受邀参加的嘉宾,食宿费用已经由主办方承担了,陆舟需要交的只是800块钱注册费。

    不过这点小钱,他的老板卢院士已经替他付了,无需他再操心。

    不得不说,跟着一个不差钱的老板做研究还是很爽的。

    当然,前提是自己也得够牛逼才行。

    到了首都机场之后,俩人拖着行李箱,坐上了严师兄的车。

    一路叙旧闲聊,到了酒店之后,严师兄将车停在了地下车库,跟着两人一起上了电梯。

    看着跟过来的严师兄,陆舟有些意外,不由问道。

    “师兄你也参加这会议?”

    严师兄不好意思笑了笑,还没来得及开口,卢院士便替他开口了:“他这小子是去凑热闹的,你不用管他。”

    严师兄嘿嘿笑了笑,说:“怎么能说是去凑热闹的呢?我这不是给我师弟加油么。”

    陆舟一听这话,顿时不好意思了,笑着说的:“这怎么好意思?我不过是上台做个报告而已,又不是报告什么重大的研究成果。”

    严师兄好像已经知道了些什么,笑着拍了拍他肩膀,挤眉弄眼道:“谦虚了啊,师弟,我就先提前恭喜你了!对了,你不是要上台做报告吗?要不要去做个发型什么的?看起来也精神点。”

    陆舟:“……?”

    卢院士在旁边笑着不说话,陆舟脸上是一脸懵逼。

    总感觉这俩人有什么事瞒着他。

    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似的……

    ……

    到了酒店,陆舟把行李箱一放,然后便去了大厅吃饭。

    今天主要是报道,领入场证,明天21号才正式开始。

    直到25号离会,这次大会一共会持续五天的样子。

    因为有重要会议举办,整个酒店已经被华国数学学会包场。

    吃完饭的时候,陆舟抬头瞄了眼,发现坐在会场里吃饭的平均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他一个二十出头的硕士生坐在这里,寻遍整个餐厅,除了那些酒店的服务员,就属他最年轻了。

    匆匆解决了晚餐,陆舟用纸巾擦了擦嘴,起身回房。

    然而就在他往电梯走去的时候,忽然有个人向他打了声招呼,自来熟地笑着走了过来。

    “您好您好,您就是陆舟吧!”

    “是的,您是……?”陆舟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一点印象都没有。

    “卫思阳,震旦大学读博,”握住陆舟的手,那年轻人笑了笑,恭维道,“我在普林斯顿学术会议上看过您的现场报告,只是当时没机会和您聊上两句,实在是久仰大名啊!”

    “不敢当,哪里有什么大名……幸会幸会,”陆舟腼腆地笑了笑。

    虽然他知道自己很牛逼,但是每次别人夸他,他还是忍不住不好意思啊。

    卫思阳笑了笑,继续向陆舟介绍起了自己身后的那位老者,“我给您介绍下,这位是马长安教授,我的老板,代数几何方向的大牛,17年华科院院士热门候选!”

    这位马教授面相很有特点,长着一张长脸,或许是在行政岗位上待过,气质看上去有些威严。

    听到自己学生对自己的介绍,马长安教授笑着摆了摆手,训斥了自己学生一句,“什么热门候选,你小子别替我吹牛,组织都没决定,你倒是替我决定下来了。”

    虽然嘴上训斥了自己学生一句,但看得出来,他对这不经意的马屁,还是很喜欢的。

    停顿了片刻,只见这位马教授看着陆舟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做了30年的研究,只是小有成就罢了,不值一提。倒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年轻有为啊,实在让人佩服啊。”

    “马教授您过誉了,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陆舟笑了笑,谦虚说道。

    “谦虚是好事儿,但我觉得如此年纪就做出了你这样的成就, ww你就算骄傲点也无妨。”顿了顿,马教授笑了笑,继续说道,“我听说,你在研究波利尼亚克猜想?”

    申报万人的研究项目,不涉及到国防之类的保密内容,基本都是公开的。而且就算是保密内容,保密级别不高的话,对于干这一行的大佬来说也不算什么秘密。

    而且,这本来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陆舟便笑着说道。

    “是的。”

    马教授感兴趣地抬了抬眉毛:“研究到哪一步了?”

    陆舟笑了笑,随口说道:“已经有些进展了。”

    重大的数学猜想审核一般都是很慢的,别看现在审了快两个月了,就是再审两个月,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

    《数学年刊》那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回复,官网上依旧挂着同行评审的状态,到底过不过关他也说不好,所以不敢贸然说自己已经证出来了。

    结果没想到,听到他的说法,马长安教授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笑着说道,“哦?看来你已经有思路了?”

    陆舟笑着说:“算是吧。”

    马长安笑了笑:“正好,我对数论也有一些研究,要不你把你的论文给我瞧瞧,咱们交流交流?”

    陆舟微微愣了一下,看向这位老教授的眼神,带上了一丝疑惑。

    在学术界,索要查看别人还未发表的研究成果,是一种很冒昧的请求。

    更何况,自己又不是他的学生,也没有理由接受他的指导。

    思索了片刻后,陆舟笑了笑,婉拒道:“交流还是不必了,数学问题我喜欢独自钻研,就不浪费您宝贵的时间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