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87章 趁现在多叫两声,要不以后就没机会了

第187章 趁现在多叫两声,要不以后就没机会了

    陈学姐说的喝一杯,指的当然不是酒。

    校门口的咖啡厅。

    两人分别点了一杯摩卡和卡布奇诺,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上。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陈玉珊若无其事道:“因为现在是暑假呀,我不回金陵回哪?”

    话说研究生有暑假这种东西吗?

    陆舟疑惑问:“你们老板没带着你做项目?”

    双手托着下巴,陈玉珊叹了口气,无聊地咬着吸管:“哎,在院士手下读研就是这样的,平时基本连人影都见不到,只能靠自己了。”

    陆舟笑了笑:“好巧,我也是在院士手下读研……不过我感觉,这半年我过得还是挺充实的。”

    卢院士对他还是不错的,不但带他去瑞士玩了一圈,在cern开会的那段时间也让他积累了不少宝贵的经验,以及人脉。

    如果没有这次cern的实习经历,他也不会发现什么750gev的异常,也不会登上《自然周刊》,更不会与弗兰克教授合作进行这个跨越太平洋的课题。

    “可能还是得看老板吧……不说这个了,”陈玉珊叹了口气,这时候忽然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兴奋地说道,“对了,前几天我听梦琪说,明年你要去普林斯顿读书?”

    陆舟点了点头:“嗯,最晚明年夏天,我就能拿到毕业证,到时候根据学校方面的安排,我会去普林斯顿攻读博士学位。”

    “好厉害,”张大了嫣红的小嘴,吃惊地盯着陆舟看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感慨道,“哎,学弟啊,你这个样子,让学姐的压力真的很大。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等到了明年这时候,我岂不是得叫你一声学长了?”

    陆舟一脸无语:“……你才意识到吗?”

    “学弟学弟。”

    看着陈玉珊一脸认真地叫了自己几声,却又不继续说话,陆舟愣了下,疑惑道:“……怎么了?”

    “没什么,”陈玉珊摇了摇头,有些腼腆地笑了笑,“……就是想趁现在多叫两声,要不等以后就没机会了。”

    憋了这么久,陆舟终于忍不住吐槽道:“我现在也是研一好不好!你早就没机会了。”

    似乎是也意识到了这点,陈玉珊表情微妙地有些尴尬,赶紧打了个哈哈道,“男孩子嘛,别这么小气啦。这么小心眼,小心到时候找不到女朋友……”

    话说到一半,可能是意识到同为单身狗的自己,似乎并没有吐槽这点的立场,她便生硬地强行转移了话题道:“说起来,你的托福过了吗?”

    陆舟:“年初去普林斯顿开学术会议前就考过了。”

    似乎是觉得英语是自己的强项,陈玉珊顿时来了兴致,问道:“你多少分?”

    陆舟想了想,回答:“好像是118。”

    听到这个分数,陈玉珊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轻叹了口气:“可以的,学弟……你真的有不擅长的科目吗?”

    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还是有的吧,思修和近代我一直不怎么擅长……对了,你已经拿到宾夕法尼亚大学的offer了吗?”

    陈玉珊点了点头:“拿到了,今年年底我就过去了。”

    陆舟不敢相信,继续问:“沃顿商学院?”

    陈玉珊嘴角得意一笑:“当然!”

    我擦,竟然还真让她给拿到了!

    这回轮到陆舟诧异了。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可是被誉为现代mba的发源地,当之无愧的美国第一商学院,放眼全世界也能排在前三。从那里毕业的mba硕士,就算是去了华尔街,也是被各大投行抢着要的。

    虽然那里的录取率不像普林斯顿那么变态,但那里的offer同样不好拿!

    而且,就算是1+2联合培养,至少也得在燕大读一年吧?她是考研上的烟大,虽然按照惯例找到导师以后,大四下学期直接去燕大那边报到,但严格来讲,从9月份以后才算她正式入学。

    如果年底就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话,等于说她只在燕大工商院读半年。

    这哪里是什么1+2,简直是5+2了。

    一般的老板会放人吗?

    以前他一直对陈玉珊学霸的身份保持怀疑,以为她是在吹牛,现在总算是信了。

    这家伙,还真是个学霸。

    虽然数学有点渣……

    正好时间也不早了,两人便一起吃了个晚饭。

    一开始陆舟是提议aa的,但陈玉珊执意要请客,并且拿出了学姐的身份压人,他也就没再推辞了。反正以后又不是见不着了,大不了下次再请回来。

    从闲聊中,他得知,她这次回来倒不是专程来看自己,而是来收拾寝室的。

    马上新学期要开始了,寝室里的东西再不带走,宿管就要处理掉了。上次去燕大报道走的有些匆忙,还有些贵重的东西留在这儿没有带走,她这次回来主要就是为了处理寝室里那些东西。

    至于看望他这位老朋友,只是顺路而已。

    吃完饭后,两人走到了校门口。

    这时候,陆舟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问道:“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在图书馆的?”

    听到这个问题,陈玉珊理所当然道:“这还用问吗?除了图书馆,你还会在哪?”

    陆舟:“……”

    这话说的,怎么感觉他像是住在图书馆里一样。

    走着走着,差不多也到地方了,再往前走就是男寝了。

    两人的关系只是朋友,还没有好到那种能拜访寝室的程度,而且还是这个时间。

    清了清嗓子,陈玉珊三并两步,跳到了岔路口的路灯下,双手背在身后,回头看向陆舟,微微笑着说:“那么学弟,就明年见咯。”

    陆舟刚想说声再见,忽然意识到这话有些奇怪,不由疑惑地重复了一遍:“明年?”

    陈玉珊眨了眨眼:“对啊,明年你不是要去普林斯顿吗?”

    陆舟疑惑道:“是没错……可是普林斯顿在新泽西州,又不是宾夕法尼亚州。”

    陈玉珊歪了歪头:“但宾夕法尼亚大学就在费城啊,我记得费城和普林斯顿市还是挺近的吧。你去普林斯顿的时候,难道不是在费城下飞机吗?”

    汗!

    陆舟忽然发现,自己不擅长的好像不只是政治,地理知识也很有些问题啊。

    他当时去普林斯顿,就是在费城下的飞机。

    如果宾夕法尼亚大学就在费城,那何止是近,简直是就挨在边上。

    看着陆舟的表情,陈学姐抿嘴笑了笑:“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普林斯顿还是挺近的,学姐就先过去帮你探探路了。等明年你到了那边,记得和我打电话,我送你去学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