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86章 意料之外的重逢
    锂负极材料的瓶颈一旦突破,整个电池行业都将受益。无论是手机充电,还是新能源汽车,随着锂枝晶问题的解决,很多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原本无法实现的事情,也有了实现的可能。

    不过,随着新技术的诞生,势必也会触动一部分人的利益。

    比如在做这一方面课题的实验室。

    证明一个数学猜想,干掉的可能只是十几篇本来有希望登刊的论文,但在某一技术领域捷足先登,干掉的可能就不只是几篇论文那么简单的东西了,而是投资千万甚至上亿的研究项目,以及原本端这碗饭的研究人员。

    当然了,陆舟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儿就犹豫不决,该注册的专利照样得注册,该发表的论文照发不误。

    而且换个角度想,这些原本被浪费在锂负极材料上的社会资源,随着锂枝晶问题被解决,也将可以挪到其它更有潜力的科研项目上去。

    比如对电池本身的设计,比如为新的电池设计生产线。

    这里的社会资源可以指科研经费,也可以指研究员。

    回到了寝室后,陆舟开始填写申请专利需要的材料,简单说明自己要注册的专利是什么东西。

    出于谨慎考虑,他没有把牛吹的太狠,只是用“一种改进的聚二甲基硅氧烷纳米孔薄膜”作为申请理由,至于这种发明的作用,他填写的是“能够保护负极材料”。

    其实,第一次申请专利的陆舟并不知道,自己的谨慎完全是多虑的。

    锂负极材料这玩意儿,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专利申请,把牛皮吹上天的数不胜数。

    往电极材料上刷一层漆,都有人敢自称解决了锂枝晶问题。

    就和期刊上的水刊一样,专利库中荒诞离奇的故事一点不少。

    至于导致这样的原因,一方面是很多科研项目都要求专利,尤其是横向课题。看不到专利,谁管你能发几篇sci,企业甚至连投资的兴趣都没有。

    再一个则是政策原因,很多企业“走出去”的时候还在用老一套的思维,把别人当傻子,导致国家在专利问题上吃了不少亏。为了迎头赶上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近几年来国知局对于专利申请放的还是比较宽的,甚至对于专利申请人、企业还有补贴政策。

    当然了,促使专利库洪水泛滥的原因,还有一个最关键的因素,那就是专利和期刊不同,后者你的论文会有严格的同行评审,哪怕登刊了都会有人拿着你的论文在实验室里反复尝试,挑你的毛病。

    而前者,审核员只会核实你的设计是否和已经存在的专利冲突,并不会从专业的角度进行检验,你的专利是否真的有那么牛逼。

    期刊尚不能保证每一项“突破性”的技术都是真实可靠的,更何况专利这东西呢?

    陆舟甚至都能猜到,也许从自己的专利公开到专利文件下来,都不会有人注意到这技术的价值。

    除非他拿着实验数据到处推销,或者等到专利审核通过之后,将自己的实验写在论文中发表在广受业内人士关注的期刊上……

    材料填好了,至于具体的专利申请流程,陆舟倒是没有自己操心,而是直接找了家靠谱的代理公司帮忙。

    负责担任他专利代理人的是一位三十岁的中年大叔,名字叫韩天宇。从职业履历上看,这位代理人还是相当靠谱的,只不过那饱经风霜的职业笑容,总是让陆舟忍不住联想到银行里卖保险的人身上去。

    从国内专利申请到专利的国际化,一条龙服务下来,对方全都打了包票,保证用最快的速度去办理,并签了保密协议。

    虽然花了不少钱,但为了保护知识产权,这都是值得的。

    一般大型企业都会有专门的部门做专利管理,而陆舟显然没有那个团队,最好的选择自然是找个靠谱的代理机构帮忙。

    事实上,这也是不少中小企业、实验室以及个人的选择。

    无论是和审核员接触还是后续的答辩,工作量都相当繁琐,甚至包括正式的专利书,都有不小的学问在里面。

    一个想法很好的发明创造如果专利书写的很差,结果很可能导致专利无法授予或者被其他利害关系人无效掉,毫不夸张的说,这玩意儿比打官司的麻烦只大不小。

    所以,专利代理人考试作为国内最难的考试之一,不是没有道理的。

    ……

    专利申请开始办理之后,陆舟便将自己的精力,重新放回到了波利尼亚克猜想身上。

    其实,对于他而言,每天的生活也没发生太大的变化,无非是出入的场所从实验室变成了图书馆,陪在他旁边的从一大堆实验器材变成了奋笔疾书备战考研的学长学姐……哦不对,现在该叫学弟学妹了。

    看到他们,陆舟心中不禁感慨。

    再过个两三年,如果他们还在金大,没准还得尊敬地称自己一声陆教授?

    啧啧,想想还挺刺激的。

    就在陆舟开小差的这会儿工夫,一缕茉莉花的清香,忽然从旁边轻飘飘地飘了过来。

    戳了戳他的胳膊,那人声音中带着一丝狡黠,在旁边小声悄悄问道。

    “学弟学弟,这道题怎么写呀。”

    “题呢?拿来瞧瞧……学姐?!”

    当看到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人,陆舟顿时惊讶了,差点以为自己中暑出现了幻觉……

    看着惊呆了的陆舟,陈玉珊心里小小的得意了下,抿嘴微笑,开心地说道。

    “怎么样,学弟,看到学姐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倒是谈不上,但意外确实是太意外了。

    “确实挺意外的……”

    话说她不是考上燕大了吗?怎么又回金大了……

    等等,好像哪里有点不对劲。

    眉头微微一皱,忽然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陆舟轻轻咳了咳,委婉提醒道。

    “……说起来,我现在也是研究生了。”

    言下之意,论辈分,咱们已经平级了。

    陈玉珊眨了眨眼,并没有如陆舟预料中的那样惊讶,只是很普通地说道:“我知道了呀,早就听梦琪说过了,你今年年初毕的业。说起来,你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好过分诶!”

    说着,学姐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小小的埋怨。

    陆舟:“……”

    mmp!

    不知道我已经上了研究生也就算了,都知道了还叫我学弟,到底是谁过分?

    就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前方忽然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咳嗽。

    那名为单身狗的气息,瞬间让原本小清新的空气,变得沉重起来。

    两人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尴尬,倒不是因为自己也是单身狗,而是忽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在图书馆里。

    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意思,陈玉珊食指指了指门口,小声提议:“要不……我请你去喝点什么?”

    陆舟看了眼周围,虽然舍不得还没算完的算式,但还是点了点头。

    “……好吧。”

    被那怨念的气息笼罩,这地方他也呆不下去了。

    而且人家难得从上京那边回来,他怎么也不可能把她晾在一边,两人的交情还是不错的。

    更不要说,她都主动提出要请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