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85章 效果出人意料
    窗外天蒙蒙亮。

    不知何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陆舟,揉了揉眼睛,活动了下僵硬的胳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然后,他站起来的第一件事,便是迫不及待地走到了数码显微镜前,检查了显微镜下的样品。

    没有爆炸,也没有冒烟。

    看到样品完好无损,陆舟心中一喜,紧接着又看向了旁边的电脑,将拍摄的照片像翻幻灯片一样快速过了一遍。

    “成了!”

    拳头捏紧,他差点没忍住欢呼出来。

    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他一共做了四组充放电循环,没有一次出现锂枝晶!

    飞向负极的锂离子并没有形成白色树杈,而是在pdms材料的下方,沉积出一层苔藓状的褶皱,并一层一层向上叠加。

    从bk-6808可充电电池性测试仪上的数据来看,非但没有锂枝晶形成,就连库伦效率也维持在一个相当高的水平!

    效果好的让陆舟意外。

    他原本以为至少也得将pdms材料和那些碳纳米小球结合起来,才能彻底解决锂枝晶问题。结果没想到,就算是把pdms材料单独拉出来,也效果好到惊人。

    至于那些碳纳米小球的作用,陆舟维持了先前的猜测,除了加速锂离子的析出速度之外,大概是用来“捋平”pdms材料下方的褶皱用的。

    至于那些苔藓状的“褶皱”,对电池性能的影响肯定是有的,但至少比致命的锂枝晶好太多了!

    少了那些小球,随着电池不断充放电,褶皱现象的加剧,虽然不至于刺穿锂枝晶,但库伦循环效率肯定会有所下降,使得电池的使用寿命降低。

    也许对于高级文明来说,这点瑕疵是不容接受的,但对于地球上的任意一家公司来说,这点瑕疵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在安全性保障的前提下,不下降电池的使用寿命,尽一切可能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才是行业的最大追求!

    就好像别人的手机充满电能刷一个星期的围脖,打一个星期的游戏,而你的手机充满电玩不到半天就红血了,市场竞争力高下立判。

    当然了,这个比较或许有些夸张,影响电池性能的要素有很多,具体的续航能力还得看电池以及控制电池的芯片等等元件具体怎么设计,而这一部分是陆舟难以插手的。

    但毫无疑问的是,这个新型的负极材料,将为整个行业提供无穷的想象力!

    无论是市面上广泛应用的硼酸锂电池还是锰钴酸锂电池,负极都是以石墨为主。至于还躺在实验室中的锂硫电池,更是跪在锂枝晶爸爸的脚底下唱征服。

    所以,陆舟很清楚,自己这大半个月来做出的成果,意味着什么。

    深呼吸了一口气,他闭上双眼,默念道。

    “系统,那些碳纳米小球怎么做?”

    系统没有回应。

    睁开了双眼,陆舟盯着显微镜上的那个样品,轻声默念道。

    “果然如此吗……”

    正如他所预料的,那些碳纳米小球所蕴含的技术,已经超出了他的材料学等级,就和那什么筛选氧分子的隔膜之类的东西一样,他暂时还没有查阅那部分资料的权限。

    过不其实也无所谓。

    从残骸一号上扫描下来的数据都存在他的电脑里,并不一定什么事都得依靠系统来解决。

    等他自己的实验室建起来,雇一群研究员帮他打工,将里面的技术一件一件还原出来,都是迟早的事情。

    拔掉了电源,陆舟将显微镜下的电池样品,保存在了一个事先准备好的小盒子里。

    紧接着,他将数码显微镜上的照片和bk-6808可充电电池性测试仪上的数据全部保存到u盘中,至于存在设备上的原始数据则被他彻底销毁。

    将实验室打扫干净,确认没有“有趣”的东西遗留下来之后,陆舟心情愉快地离开了实验室,将钥匙还去了负责管理实验室器材的王老师手中。

    正巧,出门的时候,陆舟碰上了钱师兄。

    看到陆舟,钱师兄打了声招呼说:“实验做完了?”

    陆舟笑着说:“做完了。”

    本来只是打了个照面,陆舟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了正准备走进办公室的钱师兄。

    “对了,你们在研究电极材料吗?”

    去年下半年,陆舟在帮李教授做项目的时候,便听他说起过今年好像要研究什么电极材料相关的课题。

    “是的,”钱师兄点了点头,笑着问,“感兴趣吗?”

    陆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过来问道:“你们是什么项目?”

    并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东西,钱师兄便用闲聊的口吻回答道:“锂硫电池的正极材料。麻省理工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发现把硫固定在介孔碳材料里作为正极材料,可以有效减缓负极锂枝晶的生长。至于更具体的东西,我就不便多说了,签了保密协议。你要是感兴趣,李教授肯定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队。”

    “还是算了吧,卢院士看到我去摸鱼,肯定不会高兴。”陆舟笑了笑,犹豫了一会儿,说道,“而且,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你说的那篇论文我看过,事实上我也在做类似的研究。”

    在脑中斟酌了下措辞,陆舟继续说道。

    “但我觉得,如果这个发现真有那么重要,麻省理工大学那边的研究团队,不太可能会这么轻易地发到期刊上,至少不会这么着急。”

    已经被公开的技术是不能作为专利申请的,因为这会与各国专利法中的“新颖性”发生冲突。

    虽然不排除那些无私的科研工作者造福社会,但一般那些有企业投资的实验室(主要是工科),对于高价值的科研成果成果,通常都是采取先注册专利保护研究成果,再发表论文这种模式。

    这么轻易地扔到期刊上,很大概率并不靠谱,而且类似的事情不是没有发生过,甚至就是在电池这一领域。

    大概在2011年的时候,康奈尔大学的l-arher研究组在jecs期刊上发表的一篇关于铝离子电池的论文,提出了一种al做负极v2o5做正极的电池模型,就曾经被当成电池界的“突破性”进展大肆报道,甚至被著名期刊《siene》给highlight过。

    有没有让这些人骗到经费不太好说,总之最后的结局就是,这被证明是一场乌龙。

    在m会议上,康奈尔大学的人被一个叫卢克·里德的小伙子,用令人信服的数据“吊起来打”,并且毫无还嘴之力……

    陆舟并不知道麻省理工大学的研究成果是否正确,但他却知道一点,从正极材料上入手,去研究如何抑制锂枝晶生长是没有未来的。

    因为,他已经彻底解决了这个问题。

    甚至于,马上就要去注册专利。

    钱师兄摇了摇头,说道:“是否可行我们会用实验去检验,嘴上是讨论不出来什么东西的。”

    听到钱师兄这么说了,陆舟也只能轻轻叹了口气,笑着说道。

    “那……祝你们好运。”

    更多的东西,他也没法再透露了。

    即便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反而容易得罪人。更何况,很多东西是根本没法解释清楚的,只能淡化处理。

    出于往日的情面,他能做出的提醒,也只能点到为止而已。

    不过,他倒是不用担心,当那篇论文出来之后,该用何种表情去面对曾经并肩作战过的老教授和两位老队友这一问题。

    最快的话,他的专利也得等到明年才能办下来,然后才能开始撰写论文投稿。

    不出意外的话,那时候他已经在普林斯顿了。

    说不准,到了那时候,李教授已经放弃了这个不靠谱的课题也说不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