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73章 一张寻宝图
    “wtf?!”

    看到站在台上的那人,坐在雪城大学研究团队中的凯瑞拉,惊讶的眼睛瞪大,下意识地爆了句粗口。

    坐在她旁边的布鲁诺斯教授皱了皱眉,问道。

    “怎么了?”

    “没什么……”

    咽了口唾沫,凯瑞拉慌忙地伸手去找笔记,掩饰了自己那一瞬间的失态。

    然而,她心中的惊讶,却是没有任何改变。

    她怎么也无法想象,这才一个月不见,他竟然已经站在了那里。

    这种反差,对于同样身为实习生的她来说,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另一边,坐在爱德华·威滕老先生旁边的罗文轩,也是诧异地看着讲台上,心里的震撼一点儿也不比坐在十几米开外的严新觉他们少多少。

    罗师兄怎么也想不通,他一个搞数学的,怎么会站在那个地方。

    说起来,他真的有参与到实验中吗?

    倒是坐在旁边的爱德华·威滕老先生,眼中没多少诧异,反而带着几分饶有兴趣。

    显然,他认出了台上的那人。

    而此时此刻,他也很期待。

    这位曾经在普林斯顿震惊四座的年轻人,在这里又会做出什么惊人的发现。

    ……

    站在讲台上,面对着那一双双等待的视线,陆舟深呼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态放平,不去注意坐在台下的那些大佬们。

    然后,他缓缓开口说道。

    “自我介绍下,我是来自华国金陵大学的陆舟,很荣幸以一名实习生的身份,参与到这种国际性的实验中,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机会,我才有机会发现到这些有趣的现象。”

    知道大佬们根本不在意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陆舟尽可能简短地做完了自我介绍,然后按下了激光笔上的放映按钮,放出了ppt的第一页,迅速进入了正题。

    “大概在一个月前,我正好在北区的试验现场,就在对撞机测试1tev级别碰撞的时候,我在atlas探测器上观测到了几个极其特殊的事例。”

    说着,陆舟将ppt翻到了下一页,指向了events/mλλ图像上的几个坐标点,“就在这里,令人惊讶不是吗?我们在750gev观测到了几个极为特殊的信号。”

    坐在台下,彼得·希格斯嘴角咧了咧,虽然没笑出声来,但表情已经是明显的不以为然。

    “这就是你推荐的报告人?”

    弗兰克笑着说:“没错。”

    彼得忍不住调侃了句:“那你有没有跟他讲过量子涨落理论?我和我的学生一般都会讲。”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认为这个发现毫无价值,”弗兰克笑了笑,继续说道,“要赌100美元吗?我敢打赌,他能说服你。”

    彼得打量了他两眼。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有自信,但你再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把诺贝尔委员会发给你的奖金输光。”

    对于老友的调侃,弗兰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

    “那可未必。”

    ……

    看到陆舟展示出来的“研究成果”,坐在台下的人不以为然,甚至发出了几声不易察觉的轻笑。

    这声音虽然不易察觉,但听在报告人的耳中,却是格外的刺耳。

    毫无疑问,大多数人对于测试轨道时收集到的这点数据并不信服。

    几个孤零零的个例虽然看起来突兀了点,但并不值得注意。因为量子力学中有一个很经典的“量子测不准定理”,可以完美的解释这种现象即,纯粹空间中随机地产生少许能量是可以被允许的,只要该能量在短时间内重归消失。

    只有很少几个人,露出了饶有兴趣的表情。

    不过,对于这种情况陆舟也是早有预料,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继续面不改色地说道。

    “我知道,肯定会有人下意识地反应过来,这一定是一段双光子信号,或者是一个在容许范围之内的误差,比如你们认为的量子涨落。”

    “所以,我特意找到了1年寻找希格斯粒子时的数据,用统计学的方法进行了分析,并建立了一个概率模型。”

    说着,陆舟继续按下了放映键。

    下一个瞬间,幕布上被密集的公式填满。

    事实上,类似的现象早在1年的数据中就已经反映出来过,而且是在atlas和cms探测器上均有出现。如果说这一切只是巧合的话,那这巧合未免也太过刻意了一点。

    而这,便是他最大的理论支点!

    看了眼身后ppt上展出的这些步骤,陆舟双手撑在了讲台上,用肯定的语气继续说道。

    “我再次检查了这一区段的数据,确认atlas探测器上双光子道spin选择条件下,各种变量反应的结果都可以确定,这一能区肯定是有碰撞发生的。”

    “而根据我背后的这个概率模型,我可以用肯定的语气说,如果atlas、cms探测器上收集到的数据正确无误,当样本累计到足够数量的情况下,在750gev的能区上一定会出现一个特征峰!”

    “也许它是一种新的且更重的higgs粒子,也许它是引力子,也许只是一个双光子信号,各种可能性都是存在的,甚至于……”

    停顿了片刻,陆舟环视了一眼不知何时开始变得鸦雀无声的会场,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甚至于,它可能便是,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最后一片拼图。”

    “那颗超对称粒子!”

    台下一片安静。

    对于这出乎意料的反转,人们的脸上写满了诧异。

    原本几乎所有人都以为这个数据毫无价值,但看到了幕布上的论证过程之后……不少人心中都对先前做出的那个下意识做出的结论,产生了一丝怀疑。

    如果当样本数量累积到一个足够大的值时,这个特征峰出现的概率高达5%,虽然这个特征峰并不一定意味着必然会出现一个全新的粒子,但这已经具备了研究的价值。

    这个发现似乎……

    有点意思?

    坐在会议室地后排,罗文轩诧异地看着幕布上的那些算式,心中飞快地验算着这些算式的正确性。

    不过显然有人比他快一步。

    这个人,便是坐在他旁边的菲尔茨奖得主爱德华·威滕。

    “他是对的。”笔记本上一字未动,一直盯着幕布上的威滕,点头赞许道,“至少在数学上是对的。”

    罗师兄的脸上浮现了一丝诧异,下意识问道。

    “您的意思是,他发现了一个全新的粒子?”

    “我可没有这么说,无论是数学家还是物理学家都不能直接看见微观世界的粒子,”威滕耸了耸肩,笑了笑说道,“能发现粒子的只有对撞机,而我们这些理论家所能做的,也仅仅只是给那些真正的‘寻宝者’描绘寻宝图而已。”

    但光是这样,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掌声渐渐响起。

    随后从会场的某一个角落,向四周扩散开来,撕破了上一秒的寂静。

    听着那如潮水般涌来的掌声,陆舟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胸中那颗狂跳的心脏。

    情况已经明了。

    无论750gev的特征峰是否意味着宝藏,无论atlas和cms等等探测器的灵敏度,最终能否寻找到这个宝藏,他的坚持总归是让cern没有错过或者说提前发现了这一线索。

    而对于他个人而言,这一个月来的努力,没有白费掉。

    至于更遥远的东西,他暂时没有考虑过。

    在一片掌声中,陆舟脸上露出了笑容,捏紧的拳头终于松开。

    面对那雷动的掌声,他微微鞠躬。

    然后,转身向台下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