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67章 意料之外的发现
    “……其实这事这还没完,后来北约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件事儿,还特地跑过来向的人打听是不是真的,结果你猜的人是怎么回复的?”

    “怎么回复的?”

    严师兄模仿着埃文斯的语气,开玩笑道:“当然是真的,但前提是你得造一个土星那么大的强子对撞机,再建一个月球那么大的反应堆,将月球表面上的氦三全扔反应炉里。凑够了这些条件,或许能产生一个一般人理解中的那种黑洞?所以,先掏钱吧。”

    陆舟哈哈笑了笑。

    虽然严师兄并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他猜都能猜到,北约最后肯定没掏钱。

    造一个土星那么大的对撞机,恐怕只能拿来威胁外星人了。

    很快,车开到了北区的研究中心门口。

    将车停进了车库之后,严师兄便带着陆舟向研究中心的正门走了过去。

    ……

    为了便于外行理解,简单的来讲,一台强子对撞机可以抽象成两个部分。一个是被铍金属包裹着的两个小水管,一个便是埋在两个小水管外面的大管子中的各种探测器。

    两个几乎的轨道在某一处以一个扁平的“x”形交叉,分别以不同方向加速,两道粒子束流便在这个交汇点发生“对撞”。

    像这样的“反应点”大概有四个,而在这样的反应点周围,连接着的便是各种探测器,收集粒子束流碰撞瞬间产生的物理现象。

    当然,并不是那么巧合所有粒子都能撞上,撞上的粒子也不一定都能那么巧合地破坏自身内部的强相互作用力。

    所以整个对撞机的原理就是,尽可能在有限的管道里塞进更多的粒子,并在漫长的数据积累中累积小概率发生的碰撞事例。

    当初震惊物理学界的希格斯粒子就是这么发现的。

    而严师兄带陆舟参观的这座研究中心,便是负责观测并收集对撞数据。在这座研究中心里面还划分了许多实验室,负责对不同的探测器进行数据收集。

    走进其中一间实验室,只见一位留着络腮胡,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正坐在实验室的电脑前喝着咖啡。

    严师兄走上前去和他打了声招呼,向陆舟介绍道。

    “这位是格雷尔教授,你能在很多发表的论文中看到他的名字,从我第一次来这里实习的时候,他就在这工作了。”

    “请不要把我形容的这么老,我也只是从08年开始才被调到这里工作而已,”格雷尔教授友好地笑了笑,向陆舟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陆先生。”

    “你好你好。”陆舟笑着与他握手。

    本来他以为严师兄常常提及的这位格雷尔先生,怎么也得和卢院士一个年龄,却没想到他看起来意外的年轻,也就四十多岁的样子。

    松开了手,格雷尔教授说:“很遗憾没法带你参观这里,实验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得盯着这些电脑,如果你早半个月来这里,我还可以带你去下面瞧瞧,不过现在几个入口都被封锁了,没有证件根本进不去。”

    陆舟笑了笑回道:“怎么会遗憾,我们现在可是站在历史的特等席上。”

    “哈哈,你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肯定是因为你刚来,”格雷尔笑着说道,“这里的特等席上可是坐着上千号人。除了各个研究团队独立完成的论文,这里几乎每篇论文的署名都是上千号人,还是按字母排序。等你成为这里的研究员,你就能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文章署名一千号人,还是按字母排序……

    emmm……

    这么一想的话,在这里工作是挺没劲的。

    就在这时,陆舟忽然注意到,电脑屏幕上的图像在动,便问道:“实验已经开始了吗?”

    格雷尔教授笑着说:“还没呢,现在只是在试运行阶段,我们必须确保通道畅通,以及最关键的探测器正常运行。所以,在正式寻找五夸克粒子之前,我们会先试运行几圈。你现在看到的是atlas上捕捉到的光子对,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着电脑屏幕中的图像,陆舟微微皱了皱眉。

    凭着对数字的敏感,看着图像上的数据,他总感觉有种说不清楚既视感。

    但一时半会儿,他又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看过。

    架不住心中的好奇,陆舟开口问道。

    “我怎么感觉这张图有些眼熟?”

    “因为我们做的是b1分区的数据,而这一分区的数据就是咱们的格雷尔教授收集的。如果你将这些数据整理出来,你会发现更眼熟。”听到陆舟的疑问,严师兄笑着说道。

    “哦,说到这事儿,听说你们让布鲁诺斯那个老家伙栽了跟头?”格雷尔教授忽然坏笑起来。

    “什么叫栽跟头,我们都是为了伟大的事业添砖加瓦,”严师兄模仿着卢院士的语气调侃道。

    格雷尔哈哈笑道:“哈哈哈,难怪我上次回总部那边看他脸色不太对劲,果然是这件事儿。”

    看来那个布鲁诺斯教授的人缘似乎不太好,不只是和卢院士有点过节,和这位仁兄也不怎么对付的样子。

    两人站着吹了会儿牛,话题很快便从那个倒霉的布鲁诺斯教授,回到了这次实验上。

    当得知陆舟对这间实验室很感兴趣的时候,格雷尔教授便兴奋地拍了拍面前这台电脑,绘声绘色地介绍了起来。

    “不只是有全世界最大的强子对撞机,还有全世界最先进的计算机系统lcg,通过这玩意儿我们可以帮助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几十万台电脑上百所实验室同时处理实验数据并最后汇总……这台电脑就是其中之一,主要负责收集atlas探测器的数据……”

    “……通过这台电脑,你甚至能看到碰撞的质子在紧凑型介子螺线管中四分五裂的轨迹……当然,这是根据反馈数据建立的模型,和真实的情况肯定还是有不少区别,但也差不太多。”

    说到最后,格雷尔教授还认真地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对高能物理感兴趣,可以来我这儿,我正好还缺一个擅长数学的助手。而对于你个人而言,一个在工作的经验,也将成为你……”

    听到这里,严师兄在旁边插了一句:“别听他的,你在这儿就是干十几年,发个上百篇论文,也拿不到一个第一作者。挂着上千个署名的论文,回了国内根本没人认你的科研经验。”

    被当面揭穿,格雷尔教授啧了声,很不满地看了严新觉一眼。

    若无其事地耸了耸肩,严师兄咧嘴笑道:“别怪我揭你老底,我总不能看着你忽悠我师弟。”

    格雷尔教授固执地纠正道:“怎么能叫忽悠?我这是友善的建议!”

    看得出来,两人的关系似乎很不错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严师兄被坑过的原因……

    到了后面,两人的对话变成了漫无目的的闲聊,陆舟也没有仔细去听了。

    因为他的视线,已经被屏幕中不断累积的数据所吸引。

    忽然,在看到图上某一能区的数据时,陆舟眉头微微皱起,不由发出了一声轻咦。

    注意到了陆舟的情况,严师兄看了他一眼,随口问了句。

    “怎么了?”

    陆舟指向了电脑屏幕。

    “你有没有发现,这段能区的数据有点……奇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