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65章 威滕老先生的讲座
    战斗持续了20多分钟。

    陆舟承认,对手很强。

    但,他更胜一筹。

    “酒保,来一杯……不,两杯……”

    脸颊胀成猪肝色,伸手在包里找钱的凯瑞拉,眼睛浮肿,舌头发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陆舟的状况稍微好一点,不过也只是靠他强大的意志力,勉强保持清醒而已。

    “两杯冰水。”

    “滚,我还能喝。”

    “两杯冰川。”陆舟改口,拉着酒保的肩膀,压低声音补充了句,“……来杯冰水就可以了。”

    胜负已分,再喝下去除了互相伤害,没有任何意义了。

    “好的。”

    对于类似的状况早就见怪不怪了,酒保很淡定地取来两杯飘着冰块的水,递给陆舟。

    “两杯冰川。”

    “谢谢。”

    将杯子若无其事地摆在了那疯女人的面前,陆舟举起酒杯碰了一下,“干杯。”

    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凯瑞拉眼睛瞪大,眼见对手已经喝完,伸手一把抓住了杯子,也跟着一口闷了下去。

    结果因为喝的太急呛到了,差点没把她的眼泪给呛出来。

    将空杯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凯瑞拉趴在桌子上咳嗽了好一阵子,醉醺醺地瞪了陆舟一眼。

    “这不是酒,你使诈!”

    “这当然是酒,难道你醉得连酒都分不出来了?……再来两杯冰川。”

    陆舟话刚说到一半,旁边便传来“咚”的一声,只见凯瑞拉的额头磕在吧台上,整个人没动静了。

    如果不是肩膀还有起伏,他都准备打电话叫救护车了。

    “还需要冰川吗?”站在吧台后面的酒保一脸淡定地问道。

    “不用了……”

    看着趴在吧台上的凯瑞拉,陆舟一阵头疼。

    一方面是他喝的也有点晕了,另一方面是他不知道这家伙住哪儿。

    丢在这里不管肯定是不行的,这要是出了事儿,他多半是脱不了干系。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个好主意,陆舟终于想起来,“见多识广”的罗师兄还坐在他旁边,便立刻转过身去请教道。

    “……一般发生了这种事该怎么处理?”

    罗师兄愣愣地看着卢舟,下意识地回答道。

    “楼上有房间……”

    摸出两张钞票拍在了吧台上,陆舟从酒保的手中接过了带着门牌号钥匙,然后继续看向罗师兄。

    “帮我一把。”

    盯着自己的师弟看了半天,罗师兄坐在那里并没有动。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叹了口气,轻声感慨,“……为师已经没有什么可教你的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拍了拍陆舟的肩膀,给了一个鼓励中带着暗示的眼神。

    “加油!”

    扔下了这句话,罗师兄便留下了一个略显落寞的背影,转身融入了那拥挤的人潮中,消失不见了。

    陆舟:???

    ……

    坐在旁边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没有一点要醒来的样子,陆舟最终还是放弃了继续等下去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这要是继续等下去,怕是得等到明天去了。

    架着这疯女人的胳膊,陆舟使出吃奶的力气,可算是把她给抬到了楼上,扔进了房间里。

    大功告成,累的满头是汗的他,一屁股坐在了椅子,喘了好一会儿,才算是缓过劲来。

    mmp,这货比刘瑞那小子难伺候多了。

    不只是重量的问题,刘瑞那小子喝醉了,被人架着走,好歹两条腿儿还能下意识的往前挪腾,而这货喝醉了,僵硬的和个死人似的,一点力气都不带使的。

    看着趴床上不省人事的凯瑞拉,陆舟心里下定了决心。

    对于这种酒品奇差的人,下次一定不能和她一起喝酒。

    坐在椅子上歇了会儿,陆舟感觉稍微好了些。

    先前上楼时出了一身汗,连带着酒也醒了不少。

    看了眼窗外深邃的夜色,见时间也不早了,他便起身走到窗边,顺手拉上了窗帘。

    然后,陆舟将钥匙扔在了玄关的柜子上,拉开房门走掉了。

    ……

    翌日清晨,一缕阳光越过窗沿,陆舟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眼,从床上爬了起来。

    昨天一回酒店,他趴在床上倒头就睡了,以至于现在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

    去洗手间冲了个澡,晃了晃有些酸痛的大脑,陆舟换上干净的衣服,站在镜子前瞧了两眼,摸了摸下巴,满意地点了点头。

    不错。

    感觉精神多了。

    或许是因为此前系统奖励的那个药剂,改善了他新陈代谢水平的缘故,宿醉的感觉倒不是特别的明显。下楼跑了两圈之后,陆舟去了楼的食堂,匆匆解决完早餐,然后便照着行程表,向附近的讲座走去。

    报告已经验收通过,直到月底的对撞机实验重启之前,卢院士的研究团队都不会再有新的任务。

    所以,这段时间里,他的时间表将会非常宽松,以至于闲的他都有些无所事事了。

    当然啦,话是这么说,但他也没有真的闲下来。

    就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理论物理学界、数学界的大牛们从世界各地汇聚于此。

    随便听个讲座,说不准在台上侃侃而谈的,便是哪个诺贝尔奖或者菲尔茨奖得主。坐在咖啡厅里听到感兴趣的问题,凑过去交流两句,没准儿和你吹牛打屁的就是哪个顶尖大学的终身教授。

    这种涨知识的机会,陆舟自然是不会错过,早在完成报告会之前便列了一张时间表,恨不得把这一个月来错过的讲座全给补上。

    而排在在他时间表上第一场的,便是罗师兄的老板,爱德华·威滕老先生的讲座。

    从这场讲座的题目来看,要讲的内容并非是物理学上的问题,而是纯数中的关于微分扑拓学一大分支莫尔斯理论的讨论。

    不得不说,这位老人讲话确实很有水平,能把复杂的理论用通俗易懂的语言说清楚,哪怕是没什么基础的外行听着,也不会感到很枯燥。

    在讲座的最后,这位老头还念念不忘地推销了下自己的m理论,并对未来的理论物理学面貌做了大胆的预测,而这几乎已经成为他的演讲风格的一部分了。

    老先生在台上讲的激情洋溢,只不过到了这一部分,还坐在教室里听讲座的人,就明显没先前那么热情了……

    讲座结束之后,陆舟收起了笔记,一边思考着关于弦论的问题,一边离开了教室,不知不觉便走到了食堂。

    很巧,打饭的时候,他正好碰上了昨天一起喝酒喝到断片的凯瑞拉。

    就在陆舟正准备上前和她打声招呼,并问问她感觉好点了没的时候,结果这位女博士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粗鲁地扔下了一句“法刻鱿”,便端着餐盘头也不回地走了。

    陆舟一脸懵逼地看着她的背影,不知道这女人到底是啥意思。

    mmp。

    早知道昨天就不该管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