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57章 抵达瑞士!
    周日,陆舟和往常一样,去杨女士家给他的小徒弟补课。

    晚饭的时候,想到自己下个月初就要出发前往瑞士,他便随口说道。

    “过几天我要去一趟欧洲,不知道要在那边呆多久。该教给你的东西都已经交给你了,这段时间就靠你自己了。”

    虽然不是下个星期就出发,但陆舟还有不少出发前的准备工作要做,这段时间肯定抽不出空来给她补课了。

    韩梦琪好奇问:“去欧洲?你去欧洲干什么呀?”

    “参加的lhcb项目。”

    韩梦琪歪了下头,问:“lhcb?”

    陆舟随口解释说:“一个关于大型强子对撞机的项目,在瑞士和法国的边境上,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附近。”

    “欧洲核子研究组织?”不知为何,韩梦琪的双眼忽然发亮,“缩写是不是sern?”

    陆舟微微愣了下:“sern?拼错了,是cern。”

    韩梦琪忽然一脸严肃:“师傅小心,这可能是机关的阴谋。”

    陆舟:……?

    这又是他不懂的什么新梗吗?

    轻咳了一声,陆舟强行转移了话题,问道:“有什么东西需要我帮你买吗?反正顺路。”

    “代购?”韩梦琪微微愣了下,摇头道,“不用了。”

    陆舟随口问道:“对化妆和护肤不感兴趣吗?”

    说起来,他好像确实很少看见这小家伙摆弄化妆之类的东西,倒是各种抱枕和手办在她的房间里扔了一堆。

    “我妈的公司就是做时装和奢侈的啊,基本上隔两个月就去一趟欧洲,她没说过吗?”晃悠着小腿,韩梦琪若无其事地说道。

    emmm……

    陆舟忽然意识到,似乎根本没有问这个问题的必要。

    ……

    以实习生的身份加入到lhcb组织之后,虽然组织上并没有给他安排具体的科研任务,但深感自身知识水平还不够的陆舟,自觉地开始了对量子色动力学知识的恶补。

    具体点来说,便是刷论。

    而在这期间,数学界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儿。

    德国学神舒尔茨成功解决了weight-monodry猜想的特殊情形,并发表在了最新一期的《数学年刊》上。

    而且,运用的还是他自己创立的“理论”,解决的这个关于代数k-理论领域的猜想。

    这一成果不但解决了一个世界级的数学难题,同样为他的“理论”提供了一个足以证明其应用价值的经典范例。

    目前看来,还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便兑现了自己在数学家大会上做出的霸气宣言“用自己创建理论解决德利涅的一个重要猜想”。

    柯尔奖的数论奖已经没有悬念,孪生素数猜想的光芒毫无疑问将称雄15年数论界。

    而柯尔奖的代数奖,随着这篇论的登刊,也已经决出胜负。

    在国外某个数学论坛上,很多好事者已经开始讨论,18年的菲尔茨奖归属。毫无疑问,这两位将成为这一奖项的最强竞争者。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陆舟只是了解了下,却并没有深入关注。

    代数k-理论并不是他擅长的方向,对于这个方向的东西,他也仅仅是了解而已。

    至于那篇论,想要看懂还得先去研究舒尔茨的“理论”,他现在忙得分身乏术,根本就抽不出空来。

    终于,时间到了五月。

    为了错开旅游高峰期,卢院士带着陆舟,于劳动节过后的星期五启程前往日内瓦。

    其实金大这边的研究员还有一个,是卢院士带的一名博士生,不过他上个月就已经到了瑞士,在那边已经待了大半个月。所以陆舟这边,只有他和卢院士两人。

    金陵没有直达瑞士的航班,华国也没有直达日内瓦的航班。一行人先坐飞机去了沪上,然后转机坐上了前往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的飞机。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飞机于夜幕中降落在机场的跑道。

    出了机场,在机场外面,一辆黑色的大众汽车旁边,陆舟总算是见到了这位只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师兄。

    “你好你好,久闻大名了,”刚一见面,严师兄笑着握住了陆舟的手晃了晃,“我叫严新觉,你叫我严师兄就可以了。”

    陆舟谦虚回道:“陆舟,小有成就,不值一提。”

    “别这么谦虚,你可是下一届菲尔茨奖得主,咱金大校友圈里,可是一致看好你啊!”严师兄笑着说。

    “你这样会让我压力很大。”

    陆舟是真的觉得压力山丹,德国某个叫舒尔茨的家伙,简直比他还像开了挂,虽然总共只发了十几篇论,但几乎每两篇论就是一个数学大奖。

    而他自己的第一块奖牌,恐怕还得等到年底。

    不过严师兄倒是不以为意,笑着拍了拍陆舟的肩膀。

    “有压力才有动力,年轻爱拼才会赢,我看好你!酒店我已经安排好了,来,上车。”

    说着,他接过了卢院士手中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中,然后回到驾驶位上,发动了汽车。

    汽车上路,陆舟坐在后排,卢院士坐在副驾驶位上。

    看了眼车钥匙,卢院士随口问道。

    “你这车可以啊,从哪儿搞来的。”

    严师兄笑着说道:“从格雷尔教授手中借来的。”

    “你这小子,”卢院士摇了摇头,“现在项目进行到哪一步了?”

    严师兄一边开车一边回道:“lhcb欧洲负责人要求对重子向粲偶素衰变时的共振态进行dalitz图分析。”

    “有毛病。”卢院士摇头道。

    陆舟问:“为什么说有毛病?”

    严师兄耸了耸肩,用调侃地语气说道:“因为五夸克态的发现已成定局,从去年我们就开始做理论分析,美国托马斯·杰裴逊国家加速器实验室和俄国的莫斯科实验物理研究所都找到了这东西存在的间接证据,如果还发现不了这玩意儿,我把这汽车吃下去。”

    陆舟:“那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

    “也是为了多发几篇论,为了多出一点成果,为了向成员国要经费,”严师兄随口说道,“反正有这么多免费劳动力,为什么不用呢?当然了,实验之前做个验算也确实有那个必要,毕竟那玩意儿转一圈,就是几套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