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51章 相见证历史吗?
    好吧,陆舟承认,拿这种事儿套路饭是不对的。

    不过他也想了想,反正他们都套路了自己这么多回了,自己也就套路这么一次,不算过分吧?

    大家继续喝酒,一杯接着一杯。

    然后,就停不下来了。

    看这几个牲口的架势,明显是想把他灌倒。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陆舟一点也不慌,因为201寝室最先倒下的,永远只会是一个人。

    而这一次,同样不例外,被抬回去的依然是刘瑞那小子……

    ……

    毕业答辩完了之后,陆舟很是休息了几天,为即将开始的硕士生活养精蓄锐。

    学籍的事情很快办了下来。

    就这样,陆舟再次入学金陵大学。

    而这一次,是以研究生的身份入学。

    经过了一番认真的考虑,陆舟最终听从了唐教授的建议,在卢院士的手下攻读硕士学位。

    一来是他很早之前便有向数学物理方向发展的打算,二来是唐教授说的很对,国内学术界的山头主义虽然他还没接触到,但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客观存在的现象。

    而且,这里面的水,可能深到一般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功利一点考虑,如果打算向更高层次的领域攀爬,有一个院士作为自己的硕士生导师,这层背景还是相当有帮助的。比如申报个国家级的大项目,有院士级别的大佬背书,无论是要钱还是要人还是要政策,都肯定比自己单打独斗好。

    而从学术上考虑,作为院士的学生,也将拥有更多的机会,接触到那些前沿领域的东西,而这也是陆舟最渴望的。

    出于这些原因的考虑,他在申请面试的时候,申请的是卢院士的研究生。

    而对于陆舟的选择,卢教授也是相当欢迎。

    他已经很久没有带过研究生了,一是年龄大了没有精力,二是做研究实在没有时间,不过在看到陆舟在研究理论物理学上的潜力之后,他便再次动了收个学生的念头。

    理论物理是一门高深的学科,尤其是在高能物理这一块,主要研究并揭示10^(-18)米尺度下的微观世界和高维空间的奥秘。

    而数学,是除了粒子对撞机之外,研究高能物理的重要的理论工具。

    两者相结合,往往将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陆舟选择的方向,正是数学物理这个充满想象力的方向。

    对此,卢院士很期待。

    ……

    实验楼的办公室。

    陆舟在卢院士这里完成了报道,开始攻读他的理学硕士学位。

    卢院士在向他说明了读硕士需要注意的事项之后,简单地对他的情况进行了点评。

    “……你在数论和泛函分析等领域的造诣很高,就如唐志伟教授和向华南教授在答辩之后对你的评价一样。数论我不了解,但泛函和代数这些数学工具,对研究理论物理都很有帮助。既然你选择了数学物理作为你的主要研究方向,那么我对你的建议是,有选择地听几堂物理课,无论是本科的还是研究生的课。再看几本理论物理学方面的书,尽快将物理这一块的知识补上来。”

    停顿了片刻,卢院士继续说道,“对了,你的那篇论文发表了吗?”

    陆舟回答道:“我已经投稿在《理论与数学物理进展》上面了。”

    《理论与数学物理进展》便是《advanes-in-theoretial-and-mathematial-physis》,现在论文才刚刚通过技术编辑的审核,进入同行评审环节。

    视情况而定,也许这个月过审,也许下个月过审。

    但无论怎么说,对于这本双月刊来说,看到论文登刊至少也得等两个月之后了。

    卢院士点了点头:“这本期刊我的实验室也有在订阅,是个不错的期刊。你的那篇论文我看过,提出的观点也很新颖,如果审稿人是搞量子力学方向研究的话,应该能看出那篇论文的价值,过稿问题不大。”

    想了一会儿,卢院士继续说道:“关于你的硕士学位问题,我对你的要求和别人不一样。想毕业的话,至少给我在数学物理领域发表两篇一区sci。”

    陆舟立刻问道:“这篇算吗?”

    要是算的话,他就只剩一篇sci需要发表。

    快的话,没准年底就能拿到硕士学位?

    当然,前提是老板肯放人的话。

    卢院士笑了笑,点头道:“算。不过你也别总是想着快点毕业,该你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多做做项目,积累些科研经验,这对你海外求学会更有帮助。学校给你制定的人才培养计划我已经看过了,到了明年这个时候,我肯定会放人。”

    言下之意,你要是提前完成了要求,我肯定不会卡你毕业。但不到明年这个时候,也肯定是不会放你走的。

    听完卢院士的话,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确实有早点拿到硕士学位的想法,不过既然导师都这么说了,他还是不强求了。

    反正一年的时间也不是很长,跟着院士做项目,开拓下国际视野也好。

    “关于你的培养计划,我给你制定了一个课表,你照着我给你的课表上课就行了。另外,再和你说个事情。”

    停顿了片刻,卢院士继续说道:“你可能了解过,我是lhcb华国组的负责人之一,关于‘五夸克态’的探索工作,已经进入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阶段。”

    “现在,欧洲大型强子对撞机的升级已经完毕,情况乐观的话,会在五月份的会议之后,重启实验。我会在四月底启程前往瑞士的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参与会议。”

    说到这里,卢院士笑了笑,继续说:“如果你能在四月底之前通过我的考试,我倒是可以考虑,带你过去见见世面。”

    关于五夸克态的理论,最早是由苏俄的圣彼得堡科学院于1997年时提出的,然而即便是提出这一结论的波利亚科夫自己,对这一结论是否真实依旧持怀疑的态度。

    大概到了03年,大阪大学的同步辐射设施spring-8上的实验中,曾短暂观测到五夸克态的存在。然而在强子对撞机的实验中,都没有观测到应该存在的证据,所以关于夸克粒子究竟是否存在,一直是个争议性的话题。

    时间很快到了13年,由华国主导的beslll国际合作组,于上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实验中发现了四夸克态物质之后,紧接着关于五夸克态物质的实验便被lhcb国际合作组锁定。

    如果卢院士说的是真的话,那就不只是见见世面,而是见证历史了。

    要问陆舟是否想去的话,那答案无疑是想。

    只不过听卢院士的口气,那四月底的考试恐怕不会简单。

    陆舟轻咳了声说:“教授,您打算考我,也得给我画个考试范围吧。”

    “考试范围,好说啊,”卢院长笑着说道,“就高能物理好了,去看吧。”

    陆舟:???

    mmp,这叫什么考试范围?!

    画了和没画有区别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