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42章 唱一首凉凉
    【你们知道吴言有多努力吗?你们了解他吗?】

    【喷子们好好想想,一个25岁的数学博士,年轻有为,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将别人的学术成果据为己有的事情吗?还当众?一道数学证明题,只许你做出来,就不许别人做出来吗?】

    【一份会议记录能说明什么?笑了。 拿一个写着假洋鬼子签名的会议记录,就能证明咱家言言抄袭了吗?普林斯顿我没去过,但我把证明过程从头看到尾,对比节目中的镜头,根本不一样!】

    【还最佳青年报告人,一万美元的奖金丢不丢人。都不够咱家言言代言费一个零头。】

    【吴迷们挺住!正义必胜!(拳头)(拳头)】

    看着自己转发的那条附带会议记录照片的围脖评论区,陆舟心中感慨万千。

    如果他只是一个无名小卒。

    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的普通学生。

    如果不是在一个权威到无人质疑的学术会议上发表的成果。

    如果没有这些那些的背景,没有这样那样的人因为各种原因为这件事背书,这件事恐怕还真不好收场。

    这让他想起了14年年度学术丑闻,“学术女神”小保方晴子事件,一个诺奖级别的造假,险些骗过了全世界,最终以导师的自杀收场。

    海外的例子不胜枚举,国内也是一样,比如几年前作为院士候选人的爸爸大学校长……

    所幸,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以至于,他甚至都不用自己出手。

    此时此刻,看到围脖下面的这些评论,陆舟意外的发现,自己心里竟然一点愤怒的情绪都没有,也完全没有将那些喷子们拉黑的想法。

    反而有点……

    想笑?

    “得了吧,还没喷累啊,你们的言言都凉了,上焦点访谈支持他去吧。”

    一直把评论拉到了最下面,看到那些被淹没在高赞评论下面,那些支持自己的声音,陆舟心中一暖,笑了笑,顺手点了个赞。

    也不去管那些叫嚣战斗的“吴迷们”,他将电话打给了远在普林斯顿的罗师兄。

    那份会议记录很及时,也很关键。

    无论如何,他都得对他说声谢谢。

    ……

    张导口中的新闻不是别的,指的自然是人人日报。

    这一次,人人日报刊登的社论,题目瞄准的方向指向明确,正是剑指最近热点事件。

    《娱乐节目也应当具备基本的社会价值观底线,勿将娱乐至死不当回事儿》

    可能是前段时间被打疼了脸,这篇社论的言辞犀利,罕见地用上了严厉的措辞,点名批评了最强学霸这一档综艺节目。文中称,一个为了营造节目效果而忽略社会影响,并毫无自知的节目,不但是在愚弄观众,更是对法律的枉顾。

    这篇社论一出,立刻得到了各大媒体的转发,在舆情的推动下,顺理成章地被送上了热搜。

    人人日报官博,评论区下方,已经炸开了锅。

    【握草,我还以为真是那个吴言证明的数学猜想,我当时就纳闷儿了,现在当明星的门槛这么高了吗?】

    【现场直播造价,这波操作666】

    【真不知道那个吴言怎么有这么多n粉喜欢,就一个奥大的博士在校生,博士论文憋了一多年都没憋出来。前段时间我还特地问了下在那边读书的同学,人都已经被开除了!】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祝老狗狱中有知,一定会笑出声来。】

    【正义的铁锤必胜(拳头)(拳头)】

    【好奇这位陆舟究竟是何方神圣,上次华国青年报,这次是人人日报,两次官媒站台背书,此子背后来头怕是不小……】

    【……】

    随着人人日报的点名,原本还对整件事持怀疑态度的人,纷纷转变了立场。

    无论吴迷们如何洗地诡辩,在来自官方的铁锤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甚至于,就连一个抱团的地方都找不到。

    因为当她们去寻找吴言的围脖时,诧异地发现,这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她们的关注列表中。

    有人在他被封之前,将他最后一条围脖截图发了出来。

    【我吴言,绝对不可能抄袭。我拥有五百万粉丝,我有必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提高我的影响力吗?那一瞬间的灵感,让我在白板上写下了那些算是。我不明白,就因为我也做到了,却没人相信,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样。那些指责我的人们,你们在迫害的,是一位科学家……】

    即便是最后,他也不愿意承认。

    不得不说,他的求生欲确实很强。

    只是可惜,这求生欲似乎用错了地方。

    对于这样的结局,除了那些执迷不悟的人们,根本没有人同情他的遭遇。

    在如山的铁证面前,身为一个成年人,他必须为自己带来的恶劣社会影响而付出代价。

    ……

    事件发生之后,很快在各大高校中引起了热议。

    除了低调处理,避开风头的苏省电视台之外,几乎所有其他媒体都在报道处在风口浪尖上的二人。

    燕大校园。

    一男一女并肩走在通往图书馆的林荫小道上。

    这时候,一名记者从后面追了上来。

    “您好,请等一下……请问,您是13年冀省高考状元魏文同学吗?”

    魏文停下脚步,看了眼那个记者。

    “是的,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们电视台正在做一个校园采访节目,请问最近围脖上热议的吴言和陆舟的著作权之争您怎么看?”

    魏文推了推眼镜:“你问我对谁的看法?”

    记者笑盈盈地问道:“先说说陆舟吧,听说你们在国赛专家面试的现场见过面,您对他是什么感觉。”

    魏文想了想,回答:“一个可敬的对手。”

    虽然现在的自己,已经被他远远甩开,恐怕不在配用对手这个词了。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朝着那个目标努力。

    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放弃这个词。

    说完,他准备走。

    “等一下。”

    魏文回过头,看向那记者。

    “还有什么事吗?”

    记者追了上来继续问:“那个吴言呢?曾经拿过imo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金牌的您,相信吴言说的那种灵光一现的感觉吗?”

    “吴言?”魏文皱了皱眉,淡淡一笑,“呵,一个弱者有什么好谈论的。”

    记者微微愣了下。

    转过身去,魏文不再看那个记者和身后的镜头。

    “崔静,我们走了。”

    “嗯。”

    那个叫崔静的女孩点了点头,快步跟在了他的身后。

    当那记者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走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