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33章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掺和
    忙碌了大半年,回到老家的陆舟,总算是过了一段安逸的日子。

    数学建模美赛如期而至,不过这一次他却没有参加。一来是完全没有准备组队的事儿,二来是以他目前所取得的成,已经不需要通过这种级别的奖牌,去证明他在数学领域的实力了。

    哪怕是o奖一届只颁发两个的联邦数学学会冠名奖,也不过是和国赛的高教社杯同级而已,他已经不需要通过这种赛来证明自己在应用数学领域的实力。

    更何况,他在联邦数学学会举办的学术会议拿到“最佳青年报告人奖”还不到两个星期,而且还是弗朗西斯先生亲自颁发给他的,怎么也一个美赛有牌面的多。

    这种证明自己的机会,还是留给低段位选手去挑战吧。

    算要参加赛,至少也得是国际遗传工程机器大赛这一类的“全科研‘性’质”竞赛。或者icra国际大学生机器人技术挑战赛这类兼具趣味‘性’与现实意义的赛。

    当然,还得看他有没有时间,毕竟下半年他准备将物理作为他的辅修学位,可以预见会学期过的要充实的多。

    不过在家里呆的时间久了,也‘挺’无聊的。

    回归召唤师峡谷,也已经找不到当初的乐趣,陆舟每天也陪老爹老娘说说话,辅导下小彤的数学作业,调戏下死也不愿升级的小艾,偶尔看个直播,要么在玩手机……

    实在闲着无聊,陆舟还是登陆了美赛的官,把题目下载下来瞧了瞧。

    嗯,可以的,这届的题目很接地气。

    a题根除埃博拉病毒,b题搜寻马航mh370,两个都是悬而未决的世界之谜。还有一个c题,关于人力资源的,光是题目有五页多的pdf,最后一个d题,解决人口增长与地球有限资源之间的矛盾,看去像是社科类题目。

    陆舟:……

    mmp,还好特么的没参赛!

    这出题者是不是对数学建模有什么误会?

    总之,不管金大数院其他强者,在学校机房里如何灿烈厮杀,如何爆肝修仙,这场注定会薅掉一地头发的战争,和陆舟是没什么关系了。

    很快,年关到了,小区里各家各户都贴了对联,到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息。

    走走亲戚,串个‘门’,给老人家拜个年,大家其乐融融,这个年过得,和往年也没什么不同。

    要说唯一的区别,可能是再也没人问他“成绩怎么样了”,取而代之的是“找对象了没?”、“什么?这么大了连对象都没有?要不要伯伯帮你介绍个?”之类的。

    对于长辈们如此关心自己的终身大事,陆舟心十分感动,于是那句“mmp”最终还是藏在了心里,取而代之的是新年的祝福。

    新年过后的第二天,陆舟的电话基本没停过,不是给别人打拜年的电话,便是被别人打过来的电话拜年。

    较意外的是,陆舟竟然收到了罗轩师兄从普林斯顿打来的微信电话。

    “新年快乐!还有,我必须对你说声谢谢!”

    “谢谢?”

    罗师兄语气兴奋地说道:“没错,帝扔下的是六面骰子在希尔柏特空间的第七种可能‘性’!出现在n1出口的玻‘色’子同时也是n2出口的玻‘色’子,如果骰子两面着地,那么一切都说的通了!你给我的灵感很关键,下次见面,我一定要请你喝一杯。”

    “这话可我记住了,另外,恭喜你了,”陆舟笑了笑,继续说,“说起来,你不回来过年吗?”

    “圣诞节前已经请假回来过一次了,现在实验进入关键阶段,我的导师肯定不会放我走,和去年一样,今年我又只能在普林斯顿过年了。”虽然有些遗憾,但在国外留学了这么些,罗师兄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节奏,也无所谓了。

    和陆舟又聊了几句,顺便‘交’流了一会儿希尔柏特空间的数学和物理问题,罗师兄便挂了电话,去忙实验的事情了。

    挂了电话之后,陆舟正准备照着通讯录列表,继续打给下一位,这时候,趴在沙发玩手机的陆小彤,忽然歪着小脑袋问道:“老哥,说起来你打算什么时候才给我找个嫂子呀?”

    陆舟笑着说:“这个问题问的好,要不等我找到了以后再告诉你?”

    光着两只小脚丫趴在沙发,吹着空调的陆小彤,人小鬼大的叹了口气,痛心疾首地说:“身为你最可爱的妹妹,听到你这样消极的回答让我很心痛,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多亏了老马天天在班拿你吹牛,我们班的好几个同学,对你可都是很崇拜的哦。”

    被数学老师拿来吹牛,会被崇拜才叫有鬼了,以老马的教学风格,多半是得被跟着一起编进段子里。

    “介绍你个大头鬼,小小年纪懂个啥?还给我介绍对象了,”拿起沙发的靠枕扔了小彤一下,陆舟没好气的说道,“你老哥我是再禽兽,也不可能找个你还小的。”

    对软绵绵的枕头毫无反应,甚至都懒得还击,陆小彤不解问道:“诶?为什么不行呀?这和我的年龄有什么关系吗?”

    陆舟咳嗽了声:“我举个例子,假如我找了个你还小的‘女’朋友,你该叫她姐姐还是妹妹?”

    陆小彤:“叫嫂子不行了?”

    陆舟:“……”

    咦?

    好像也有点道理……个鬼啊!

    好险,差点被说服了。

    最后,陆舟以“小小年纪不要讨论恋爱问题”和“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瞎参合”为由,强行结束了这个话题……

    又是几天时间过去了,欢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元宵节还没过完,家里的小公主便背书包,回归了高生的日常。

    而陆舟,因为评选万人计划的事情,也不得不在元宵节过后的第二天,匆匆告别了父母,提前踏了返校的归途。

    特意从单位请了个假,将陆舟送到高铁站,老陆没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了一声“注意身体”,便留下一个背影走掉了。

    高铁转地铁,路折腾了小半天。

    出了地铁站后,陆舟托着行李箱回了寝室。

    考研大军刚刚解放,这会儿大多数人还没返校,整个校园里空‘荡’‘荡’的。

    除了被无良导师强留下来帮忙的苦‘逼’研究僧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人。

    返回寝室之后,陆舟将行李箱里的衣服塞进衣柜里,然后便躺在‘床’。

    休息的也够久了,是时候看看这破系统,给他准备的“奖励任务”到底是什么了。

    默念一声系统,当陆舟再次睁开眼时,入目之已是一片纯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