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32章 回家过年
    什么科学真人秀,一听很无聊……

    五万块钱也想收买我的节‘操’?

    后面加个零,陆舟觉得,自己倒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终于在地铁入口甩掉了那位难缠的记者小姐姐,挤地铁的陆舟见缝‘插’针地迅速找了个位子坐下。

    每次回家的时候,他都忍不住感慨,还是国内舒服啊,下了飞机是地铁,下了地铁是高铁,等下了高铁,已经差不多到家‘门’口了。

    这才真叫一个千里江陵一日还,至于古人,那都是吹牛掰的。

    一路颠颠簸簸,和谐号终于开进了宁静的江陵古城。

    下了高铁的陆舟,也懒得挤公‘交’了,直接在车站外拦了辆出租车,将他送到了家楼下。

    看着院墙外排临风飘絮的柳树,看着眼前熟悉的小区,这里的一切都和他走的时候一样,未曾变过。

    拖着行李箱走到了家‘门’口,心‘激’动与忐忑‘交’织在一起,陆舟深呼吸了一口气,伸手按下了‘门’铃。

    叮咚

    紧接着,‘门’背后传来了脚步声。

    很快,‘门’打开了,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门’后面。

    “谁呀……儿子?”当看到儿子的脸,方梅的眼睛瞬间惊讶的睁大,瞳孔浮现出一抹惊诧的喜悦,“咋今天回来了?快进来,咋连电话都不和家里打一个?”

    “我这不归心似箭嘛,没打电话了。”

    陆舟笑着说道,拖着行李箱进了家‘门’。

    不由分说地从儿子手抢过了行李箱的拉杆,方梅回头对着卫生间喊了声:“老陆,赶紧出去买条鱼回来,今儿晚给你儿子烧鱼吃。”

    “啥?儿子回来了?”

    卫生间里传出来了老陆的大嗓‘门’,紧接着便是‘抽’水马桶的声音。

    陆舟哭笑不得连忙摆手:“妈,真不用,我又不挑食,咱们晚随便吃点好,您可别累着了。”

    方梅呵呵笑着说:“累什么累,你娘现在身体好得很,什么‘毛’病都没有,是闲不住,你一边歇着去行了。”

    这说话间,陆舟的老爹洗过手,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隔着老远便传来了那爽朗的笑声,“儿子,让爹看看长高了没!”

    “长高了长高了……来,爸,给你的礼物,妈和小彤也有。”陆舟蹲下来翻开行李箱,从里面取出了两件红酒,两盒护肤品,分别递给了老爹老娘手。

    “……咋还带了洋酒回来?不是让你别‘乱’‘花’钱吗?这多少钱啊?”虽然嘴数落了儿子两句,但看那表情知道,老陆对儿子的礼物还是相当喜欢的。

    “不贵不贵,也一两百美元的小礼物,买的又不是什么大牌子的奢侈品,而且‘花’的也不是我的钱,都是剩下来的经费。”陆舟笑着说道。

    反正学校拨下来的钱又不需要他退回去,他干脆在那边全‘花’掉了。

    “美元?”老陆愣了下,“这东西……是在美国买的?”

    “是啊。”陆舟笑着说,“我不是说我去普林斯顿参加那个学术会议吗?是在那边买的。”

    老陆和方梅相视一眼,尴尬一笑,咳嗽了声说:“我还以为你电话里说的那什么普林斯顿,和那什么香格里拉一样,是金陵那边的酒店什么的……你这臭小子怎么都跑到美国佬那边去了?也不和家里说一声。”

    陆舟:……?

    ……

    寒假补课没有晚自习,晚六点半左右的样子,小彤也背着书包回来了。

    看到坐在客厅里的陆舟,小丫头眼睛一亮,大喊一声“老哥”,便兴奋地扑了过来。

    可能是因为好久不见的缘故吧?

    在陆舟印象,了初之后,小丫头没小时候那么黏人了。

    不过这才一年没见,被打回原形了。

    晚,方梅做了一桌的菜,家里热闹得像过年一样。

    老陆把陆舟带回来的洋酒收了起来,从厨房底下的柜子里翻出了他多年的珍藏,给儿子和自己分别倒了一盅。

    “来,咱爷俩喝一杯。”

    “干!”

    看着喝酒的两个男人,陆小彤学着老妈的模样,在旁边叽叽喳喳道:“爸,你少喝点,还有哥,你也是,老爹好不容易才把酒戒掉,你又给他提了两瓶酒回来。”

    “没事,逢年过节喝两杯没事,平时别喝行了。来,别光顾着和你老爹喝酒,也多吃点菜。”这次方梅倒是罕见地没有站在小彤那边数落自己老公,笑呵呵地给儿子夹菜。

    “妈,我知道了,您自己吃好行了,不用这么顾着我。”看着碗里的菜,陆舟哭笑不得道。

    家里人太热情了,以至于他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哼,果然,老哥一回来我失宠了,不行,我也要考好大学,要不以后在家里的地位越来越低了。”陆小彤撅了撅小嘴,做不开心状说道。

    这小丫头是那种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类型,陆舟实在是太懂她了,所以也不和她争辩,把小丫头垂涎已久却不好意思先下筷子的鱼头,夹到了她的碗里。

    “那你可得加油了,来,鱼头给你,补补脑。”

    “嘻嘻,还是老哥对我好,么么哒。”

    “滚滚滚,少和我皮。”

    “……”

    晚饭吃的很热闹。

    久别重逢的喜悦,望子成龙的夙愿,看着儿子长大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男子汉的欣慰……这无数种感情‘交’织在一起的结果,便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无言。

    晚陆邦国喝了很多酒。

    这位素来喝酒当喝水一样的老一辈无产阶级,很罕见的醉了一回。

    饭后,坐在沙发看着新闻联播,陆邦国拍着儿子的肩膀,感慨道。

    “儿子啊,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看着你过得我好。你爹我吃了没化的亏,高都没读完顶了你爷爷的班,埋头苦干了大半辈子,也评了个先进……还是托了你的福。我很欣慰,你已经你老爹强了!以后有个什么事情,你也不需要问我的意见,你长大了,可以对自己的人生做主了!”

    陆舟倒是没怎么使劲喝,也半醉不醉的状态,笑着说:“没事儿,您可是数学家的爹,谁敢说你没化?你告诉我,我替你把场子找回来。”

    “嘿,你这么说……好像也有点儿道理?这么说来,我老陆也算个化人了?”

    没说个两句,歪沙发的老陆,便打起了呼噜来。

    陆舟拿起遥控器,调小了电视的声音。

    这时候,帮老妈收拾完碗筷的小彤,跑到了陆舟边坐着,兴冲冲地问道。

    “老哥,你真去美国了?!”

    陆舟翻了个白眼:“这还有真假吗?爹不知道普林斯顿在哪,别告诉我你也不知道!”

    小彤眼睛转了转,忽然笑嘻嘻地抓住了陆舟的胳膊,小鬼机灵地撒娇晃了晃:“那老哥,我的礼物呢?”

    这种程度的招数,陆舟早八辈子免疫了,幽幽叹了口气,说:“你的礼物躺在我的行李箱里,但现在你老哥我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给你?”

    小彤可怜兮兮道:“为什么还要犹豫呀?我可是你最亲爱的妹妹耶。”

    陆舟:“因为我怕你换了手机以后不好好学习。”

    听到这话,小彤眼睛顿时一亮,闪着小星星问:“手机?难道是苹果?!”

    陆舟不答,反问:“期末数学考了多少分?”

    “145!”怕陆舟不相信,小彤赶紧补充了句,“骗你是小狗!”

    陆舟刚想答应,忽然警觉道:“谁是小狗?”

    小彤:“我是!呸呸呸……我才不是小狗,是骗你我是小狗!”

    陆舟大手一挥:“行,小彤同学领赏吧,在我行李箱里,自己去拿。”

    “耶!老哥最‘棒’了!”

    喜笑颜开地在陆舟脸亲了口,小彤迅速爬下沙发。

    看着蹦蹦跳跳向自己房间跑去的妹妹,陆舟笑了笑。

    还是家里好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