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130章 先皇的信
    在帕尔默广场吃完饭回来,站在酒店‘门’口沉思的罗师兄已经不见了……手机端

    陆舟在心默默地祝福了他一声,能够在虚无缥缈的希尔伯特空间找到他想要的答案,然后便乘坐电梯楼回房。

    打开邮箱,德利涅教授的回信已经收到,全篇只有一个单词。

    收到。

    数学是一‘门’严谨的学科,堆砌在这座大厦的每一块砖头,都必须经过严格的遴选。一篇错误的论,造成的后果可能不仅仅是期刊撤稿那么简单,而会造成一系列引用这篇论的其它论,陷入被动的局面。

    尤其涉及到重大数学猜想的证明,审稿周期一般不会很短。

    即便在报告会,陆舟在各位数学大牛们的面前,现场板书了证明过程,即便当时没有人挑出‘毛’病,也不意味着论便毫无瑕疵。

    相信即便是德利涅教授,也需要一点时间去推敲论的细节,去询问其他同行的意见。

    不过陆舟觉得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他本身是一个有轻度强迫症的人,传论之前已经将论反反复复检查了好几遍。

    不过说起来,秦院长或者鲁主任,竟然都没给自己打电话?

    看来老唐并没有草率地将这件事情传播出去,而国内外数学界没有看到论之前,也不会因为区区一个视频贸然下定论。毕竟对于数学工作者来说,掌声说明不了什么,无论鼓掌的人是谁。

    想到这里,陆舟心里其实是有些遗憾的。

    抛开政治因素不谈,孪生素数猜想的“学术价值”按理来说周氏猜想还高一点,一百万的奖励可能是到顶了,但再给一次不过分吧?

    想到马又有人要给自己打钱,陆舟心不禁有些飘飘然,随手在电脑敲下键盘。

    小艾啊,保佑你的主人能再拿个一百万吧,说不准我给你换个家住了。

    小艾:主人,你爱我吗?

    哟?这么智能了?

    还是从哪抄来的聊天记录?

    当然爱啊。

    陆舟随手打字回复。

    会说话的qq宠物,换谁不喜欢?

    要是再能跳个舞更完美了!

    小艾:淘宝链接:ibm服务器报价:299万

    陆舟:……

    mmp!

    现在不只是‘女’孩纸,连人工智障都这么现实了吗?

    这冰冷的世界,或许也只有这滚烫的cpu,还剩下点温度了。

    叹了口气,陆舟一言不发地关了电脑盖子,坐在了‘床’边,开始默默收拾行李。

    忽然,他注意到放在‘床’头柜的那封格罗滕迪克老先生写给他信。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着论的事情,以至于他差点把这封信给忘了。

    怀着好的心情,陆舟拆开了信封。

    可能是为了照顾收信人,信是用英语写的。

    顺着正部分,他一行行读了下去。

    ……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也许我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你对梅森素数分布规律的研究让人惊讶,证明过程完美的出乎我意料,即便是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可以挑‘毛’病的地方。

    老实说,这不太像是一位年轻学者能写出来的论,但也许是我老眼昏‘花’,看走了眼也说不定,还请不要将一个老人的困‘惑’放在心。

    说实话,对于黎曼猜想的证明,我是持悲观态度的。我们用了三个半世纪去解决费马大定理的证明,而哥德巴赫猜想历经两个半世纪还屹立不倒,相之下,黎曼猜想从提出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半世纪而已,而它的重要‘性’已经超越了前两者之和……我觉得这种说法毫不夸张,虽然大众对前两者明显更感兴趣些。

    以我的观点来看,我们现在所有的一切工作,不过是为后人解决这些问题做铺垫,这些难题终将被解决,并由新的难题所取代……这个过程也许是一个世纪,也没准是两个也说不定。

    但是,从你的身,我看到了一丝转机。

    当然,或许是我太乐观了也说不定?

    因为你的论实在是很让我惊讶,所以这封信稍微写的长一点吧。不过到了这里,也该结束了。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还得留一点给其他人。

    我孑然一身,连银行的保险柜都租不起,也没什么身外之物可给你,送你一点有趣的东西好了。

    我将我的著作放在了圣利济耶教堂,里面有一些是我已经发表过但收回了的东西,还有一些是还没发表的或者研究到一半的东西,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

    带着这封信找到圣利济耶教堂的神父,他知道该怎么做。

    圣利济耶教堂是哪?

    还得跑一趟法国?别这样吧。

    这都互联时代了,不能打包成pdf发我邮箱吗?还是说必须在那里才行?

    陆舟叹了口气,将信扔进了行李箱。

    现在是不可能的了,还是等有机会再去吧。

    机会肯定是有的,冷战之前巴黎一直是数学界的心,冷战之后的今天虽然有所衰落,但依旧光彩不减。只要他还在数学界,那肯定会有去巴黎参加学术会议的机会。

    而且,如果真的有一天,他需要用到这笔数学宝藏,想必到时候即便他忘了这件事儿,系统也以某种方式让他回忆起来。

    ……

    旅行的时间总是短暂的。

    翌日清晨,陆舟拖着行李箱,去酒店的柜台退了房。

    学校给的经费还剩一千多美元,不仅没把钱‘花’完,还带了张一万美元的支票回去。根据弗朗西斯的说法,这张支票在全球任何一家‘花’旗银行都能兑现。

    考虑到过海关携带大额现金会很麻烦等原因,陆舟决定等回国之后再领取这笔奖金。至于那一千多美元,在这边买点礼物带回去好了。

    站在普林斯顿酒店的‘门’口,陆舟打电话给罗师兄,结果电话响了很久都没人接听。

    “已经开始在实验室爆肝了吗?”

    这下麻烦了。

    犹豫了下,在陆舟考虑着要不要打电话给那个老乡的时候,一辆福特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对他按了按喇叭。

    “车,我送你过去。”降下了车窗,坐在车里的是莫丽娜。

    看到她的脸,陆舟微微愣了下。

    他记得自己不过是在那封回复的电子邮件里,和她说了声自己回国航班大概是几点,可从来没告诉她自己打算什么时候从酒店出发。

    这么巧的吗?

    陆舟:“你是怎么知道我会现在这个点出发?”

    “心理学,社会行为学,再加一点概率学,如果你感兴趣可以选修托多罗夫的社会行为及心理学的数学研究法,”咬着口香糖的莫丽娜,吹了个小泡泡,“我可以说服我的老师帮你写封推荐信,以你的实力在这里读博士没有任何问题。”

    来普林斯顿留学吗?

    其实这几天陆舟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思考到底有没有这个必要。这里的科研环境很舒服,大学里面的学术氛围很强,起国内少了很多浮躁,确实无愧于世界级强校之名。

    但目前来说,他在金陵大学还是能学到东西的,而且国外的生活总是没有国内方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打算至少在国内读完本科,然后再考虑出国留学攻读博士学位。

    见陆舟半天没说话,莫丽娜突然笑了起来,胳膊搭在了方向盘。

    “……好吧,我随口一说,你可能有你自己的安排,对吗?”

    陆舟笑了笑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需要一些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

    “ok,总之……我的提议随时有效,”莫丽娜耸了耸肩,“车吧,别晚点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