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数学家们的舞会
    站在门口的是罗文轩师兄。

    先前两人约好了,一起去大厅。

    “晚会要开始了,你还要搞多久?”

    “已经好了。”

    整了整领带,陆舟顺手拔下房卡,从房间里走出门来,“晚会……怎么去?”

    罗师兄笑了笑:“正常坐电梯下楼,然后从侍者的托盘上拿一支香槟,找你感兴趣的人过去聊上两句,话不投机就结束话题……放轻松点,不用担心别人是否对你感兴趣,我相信对你感兴趣的人应该很多。”

    这怎么好意思。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很帅,但咱们还是谦虚点嘛……

    陆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罗师兄倒是没注意到陆舟在想些什么,一边带着他向电梯走去,一边用闲聊地口吻向他介绍参加这种晚会需要注意的东西。

    “……如果你正在研究什么有趣的课题,可以试着找同样研究这一领域的大牛聊聊,如果他对你的研究内容感兴趣,等你投稿的时候可以选他做你的学术编辑,过稿率会高很多。如果你准备读博,也可以在这里寻找适合自己领域的导师,当面聊上两句,总比对着一长串名单,期待瞎猫碰上死耗子要好。”

    进了电梯后,两人和电梯里的两位打了个照面。

    罗师兄愣了下,随即热情地向那位站在年轻人旁边的老人,伸出了右手,“王教授,好巧好巧!”

    “哈哈,小罗啊,”那个王教授也笑着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好久不见了……这位是?”

    “陆舟,唐教授的得意门生,”收回手之后,罗师兄拍了拍陆舟的肩膀,笑着继续向他介绍道,“这位是燕大的王熹平教授,咱们国内代数数论领域的大牛啊。”

    “王教授好!”

    牛人啊!

    听到这个曾经在文献上看到过的名字,陆舟顿时肃然起敬。

    虽然这位大佬可能没他出名,但那只是别人低调而已。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多数数学领域的研究成果,都是出在年轻时候,那会儿没有互联网,只有大字报……

    王老先生一生学术成就无数,就陆舟知道的,包括解决了华罗庚老先生提出的关于整值多项式的华林问题的一个推广问题,证明了著名组合学家ballobas关于有限阿贝尔群的一个重要猜想等等……

    这些问题说起来肯定没有周氏猜想短短四个字朗朗上口,但学术价值却只高不低。

    数论在燕大并非强势领域,王老先生算是独扛一面大旗。

    “什么大牛不大牛的,别替我吹牛,”握住陆舟伸来的右手,王熹平老先生倒是没有什么架子,和蔼可亲地笑着说道,“小陆同学啊,我听你们唐教授提起过你,你好啊。我已经老了,咱们祖国的未来,还得靠你们这些青年才俊,你可得多多努力啊!”

    陆舟肃然起敬:“教授您言重了。”

    “有一说一,多学学你们唐教授,少和学你们秦院长那套,”摆了摆手,王熹平笑了笑,继续向陆舟介绍起了他旁边的那位年轻人:“这位是我的学生,魏文。”

    魏文伸出手,淡淡笑了笑,说道,“你好,我们又见面了。”

    “你好你好,”笑着和这位兄弟握手,陆舟笑了笑,心里却是想了好久。

    见过?

    到底在哪见过?

    完全没印象啊……

    寒暄了一番之后,王教授便带着他的学生,去了别的地方。

    罗师兄拍了拍陆舟的肩膀,扔下一句玩的开心,也和他“分道扬镳”了。

    看着会场内三五成群攀谈的人们,手中捏着香槟的陆舟心中不由感慨。

    谁说学霸都不善言谈?

    看来自己的姿势水平还有待提高啊。

    在会场里转了好几圈,陆舟本来是打算找他曾经那篇论文的审稿人德利涅教授,上去膜拜一下,但看这位大佬旁边围了不少人,顿时就犹豫了一下。

    天地良心,他绝对不是怂了,只是旁边一大堆鸟语环绕,以他目前的英语水平还是小有压力了点。

    而等他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

    mmp,人已经走了。

    最终,转了好几圈的陆舟,还是坐在了会场休息区的沙发上。

    就和每次去学校食堂吃饭时一样,如果一定要让他从一排座位中选出最舒适的那个,那么他一定会挑中那个看起来不怎么吵闹的位置。

    摇了摇头,闲着也是闲着,陆舟从西装的内兜里取出了笔记本,继续研究起了先前在酒店里没想通的问题。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意料之外的身影,却是坐在了他的对面。

    陆舟抬起头看去,一时间竟然没有认出来。

    金色的秀发散开成微卷的波浪,柔和的五官轮廓少了几分西方的粗犷,除了那深邃眼窝上的一抹英气的柳眉。那从眉宇发梢流露的气质,倒是和哈利波特电影中,某位女学霸有几分相似。

    黑色的晚礼服长裙与那白皙的天鹅颈形成了鲜明的反差,保守风格之下的神秘感,反倒不像是法国人的开朗,而是一种近似于维多利亚风格的神秘?

    视线略微向下……

    好吧,原来并不是所有洋人的胸都大啊……

    盯着女士的某个部位一直看就太失礼了,陆舟只是匆匆一瞥,满足了好奇心便收回了视线。就在他正准备用闲聊的口吻打个招呼的时候,对面却是先开口了。

    莫丽娜:“不去跳舞吗?”

    “不去了,那里的气氛太热闹,不适合我……”编不下去了,陆舟干脆说了实话,“好吧,其实主要是我不会跳舞,你呢?”

    莫丽娜抿嘴微笑:“我也是。”

    陆舟意外地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法国人都是跳舞高手。”

    “彼此彼此,”莫丽娜抿嘴微笑,调侃道,“当初刚来美国的时候,我也以为你们华国人都会功夫。”

    “这个……误会太大了。”陆舟汗道。

    “我很好奇。”

    “好奇什么?”

    “为什么当一位美丽的女士坐在你对面,你依旧能无动于衷地思考数学问题?”

    握草?!

    读心术?

    洋人这么社会的吗?

    陆舟意外地看了莫丽娜一眼,也不否定,而是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莫丽娜盯着陆舟的双眼,抿嘴微笑道:“眼睛能说明很多问题。”

    “……好吧,看来我有一双会说漏嘴的眼睛。”

    陆舟干咳了。

    他承认,他确实在想数学问题。

    哪怕是现在……

    对话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安静了下来。

    看着舞池中一道道蹁跹的身影,陆舟的食指轻轻在桌上敲着,随着那华尔兹的乐曲打着节拍。

    灵感这东西总是那么的玄学。

    就如用那埋藏在无尽数字中的真理,一个不经意便会从他的指尖溜走。

    虽然不止一次,他产生过求助于系统的冲动。

    但系统答疑的原则,是在知道问题在哪的情况下,而不会指导他如何去求解某个问题,更不会提供什么方向性的建议。

    而直接兑换孪生素数的猜想,需要的积分远远超过他持有的余额。

    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陆舟捏紧了拳头。

    忽然,他的心中一动,想到了系统中那个二十四小时的启发时间,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莫丽娜诧异地看着他:“怎么了?”

    陆舟深呼吸一口气,眼中闪烁着兴奋:“我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莫丽娜眉毛挑了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比和一位优雅的法国女士共进晚餐还要重要?”

    “比和圣母玛利亚共进晚餐都重要!”

    扔下了这句话,陆舟头也不回,向电梯快步小跑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