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八十九章 草台班子们的第一场会议

第八十九章 草台班子们的第一场会议

    酒席散了,陆舟按照剧本,当着所有小伙伴的面拒绝了吴胖子aa的提议,一个人去前台付了账。

    一伙人喝的醉醺醺的回了学校。

    散伙之后,陆舟单独找到吴胖子,说:“我觉得这样还是不太好。”

    吴胖子笑了笑,语气老江湖地说道:“百分之九十的创业公司都是这么干的,咱们还算厚道的了。再说了,咱们又不是不给他们发福利。如果你觉得良心过意不去,也可以把你的股份给他们分点。但我建议你别这么干,一是没意义,二会给以后留下隐患。”

    见这胖子这么说了,陆舟也没再说什么。

    说好了公司运营上的事放权他来打点,那就放权给他来做好了。

    自己不是干这行的料,还是别瞎参合比较好。

    至于创业伙伴的股份……

    现在考虑这些似乎也没有意义。

    且不说大家能不能一路走到最后,一家初创的互联网公司,若是连天使轮都没走到,那所谓的股权和废纸的唯一区别,恐怕就是废纸还能擦擦屁股了。

    ……

    人事任命之后的第二天,吴胖子借了间教室,开始了“校园火车社”的第一次有记录在案的社团活动。

    会议的主题是,关于市场分析和产品分析的讨论。

    说人话就是,大家一起出主意,集思广益,想办法挽救用户量几十万,但活跃度却半死不活的校园火车app。最好是提出一些有建设性的建议,给校园火车多添加些功能。

    几乎所有人都兴致勃勃地带了小本子,一本正经地准备做会议笔记。

    吴胖子一到教室,先提着两提塑料袋,给每个人发了一瓶脉动。接着陆舟走到讲台上,宣布会议开始,然后将发言权交给了产品经理袁立伟,由这位“已经保研并修完所有学分正处在随便浪阶段”的经管系学霸主持会议。

    “节省时间,我就直入正题了。”双手拍在多媒体讲桌上,袁立伟宣布了会议的开始。

    “……校园火车用户高度集中在大学生这一群体,在互联网产品的用户群分类中,这一类用户可以算是优质用户。他们具备快速接受新事物的能力,有中等以上的社交需求,用中等以上的消费能力,同时最关键的是具备发展成高端用户的发展潜力!”

    直起身来,袁立伟推了推眼镜,继续说道:“占据这部分优质用户群,想要实现盈利并不困难。但,现在讨论这个没有意义!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提升用户的活跃度!衡量app估值的不只是用户群,dua这些数据同样重要!”

    “……从常识的角度来讲,大学生用户+火车订票软件这两个概念,本身就不是一个良好的组合。就我自己而言,一年打开订票软件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次。无论我们将订票服务这块的用户体验做的再好,也不会提升用户体验,因为‘刚需’摆在那里。”

    “我的建议是,开发新的功能,不再局限于火车订票领域。”

    “大家有什么好的意见可以踊跃发言。”

    台下的部长们啪啪啪鼓掌,陆舟和吴胖子两个一正一副会长,也跟着鼓起了掌。

    专业啊!

    陆舟心中感慨。

    搞市场营销、产品运营,还是商学院的大佬们更在行。

    当初脑子一热,就做了这么一个app,因为自己的围脖粉丝大部分是大学生,刚好又是赶上返校季,就针对大学生用户开发了一大堆功能,结果他倒是忽略了市场的客观规律。

    这位袁学霸坐了个市场分析调查和用户需求图谱,很多问题一下子就明白了。

    有个大一学生举手,提议道:“要不加个课表功能?大学的课程安排比高中麻烦太多了,有时候还有教室变动。”

    站在讲台上的袁立伟没有立刻做出评价,只是笑着点头,然后用粉笔将这个创意写在了黑板上。

    类似的软件已经有了,但互联网这个行业,各软件在功能相互借鉴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有个人起头,讨论一下子就热烈了起来。

    接着又有人提议:“要不再加个课堂笔记?我们上高数课,用手机拍ppt上的例题太麻烦了,图片都存在相册里很麻烦。如果在软件中内置一个相机功能,将课堂上拍摄的相片储存在软件中,并根据用户设定的课程进行分类保存……”

    虽然理论上下课之后可以去老师那里下载ppt,但大多数人嫌麻烦,都是在课堂上用手机拍照,把需要记笔记的地方照下来的。

    而这就导致了笔记图片在相册中存了一大堆,而且各专业课的乱成一团,到了期末根本不知道从哪看起。

    陆舟眼睛倒是一亮。

    这个功能好啊。

    虽然他自己是用不上的……

    袁立伟依旧不说话,笑着点头示意,用粉笔将这个创意记在了黑板上。

    接下来,又有一大堆的创意在讨论中涌现了出来。

    比如有人提议,可以添加个加个“校园新鲜事”的子模块,给普通大学生提供分享校园新鲜事的地方,同时也作为一个发布消息的公共平台。像是有人丢了课本或者饭卡,都可以在上面发布类似的信息……总比在朋友圈转发方便多了。

    讨论继续,会议很快又得出,不只是丢东西,一些校内新闻、活动、兼职信息都可以在上面发布。

    当然了,对于涉及到金钱交易的兼职信息,这个必须万分慎重,至于具体如何操作,后面还可以再讨论。

    讨论进行到最后,黑板几乎都要被写满了。

    看着上面一条条备选功能,终于有人忍不住问道:“这还叫校园火车吗?”

    被这么一问,陆舟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是啊,这玩意儿还叫校园火车吗?

    糅合了课表、课堂笔记、校园心情的订票软件,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但从覆盖的用户群这一角度分析,又意外地能够统一。

    面对质疑的声音,袁立伟倒是没有任何觉得不妥的意思,推了推眼镜,继续说:“很明显,大改之后的校园火车,已经脱离了订票软件的范畴。所以我提议,干脆给我们的项目改名好了。”

    说这话的时候,他是看着陆舟的。

    身为社长以及校园火车的董事长,这种重大的事情,自然得由他点头才能通过。

    陆舟没有立刻回答,思忖了片刻。

    大概过去了一分钟。

    就在袁立伟开始有些沉不住气,准备劝说两句的时候,陆舟忽然开口了。

    “有道理。”

    停顿了片刻,他继续说道。

    “那就改名叫……校园助手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