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八十六章 向成功人士取经
    周日,陆舟一如既往来到杨女士家,给韩梦琪补习数学。

    杨女士刚一出门,小姑娘便拉着陆舟问道:“听说你解决了周氏猜想?”

    陆舟奇怪地看了小姑娘一眼,点头:“嗯,都上个星期的事了。”

    韩梦琪咬了咬牙,小声问:“那你……以后不会不教我了数学了吧。”

    陆舟问:“为什么不教了?”

    韩梦琪小声说道:“你都有一百万了……还用得着做家教兼职吗?”

    这是什么逻辑,钱哪里会嫌多呢?

    更何况是白捡的钱。

    学习固然有趣,但人毕竟不是机器,天天钻研学术也会感到累。

    每次过来做家教,对于陆舟来说,其实也是一种放松。思考些简单的问题,不但可以换换脑子,还能调节下心情,更有工资可以拿,何乐而不为?

    陆舟叹了口气,拿着书,在她头上轻轻敲了下,“别废话,知道赚钱不容易了,就给你老娘省点钱,补课的时候抓紧时间。把错题本拿出来,还有上次考试的卷子。”

    突然被敲了下额头,韩梦琪不满地瞪了陆舟一眼。

    不过想到自己还有求于他,最终只是哼了一声,老老实实地去翻书包。

    从小姑娘的手中接过试卷和错题本,陆舟大致检查了下她这个月的学习情况。

    总的来说还算不错,至少他给她讲过的题,没有再错过了。

    就在陆舟检查试卷的时候,韩梦琪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想让你教我物理和化学……可以吗?”

    陆舟想了想说:“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们苏省的理科考试是什么情况我不太了解,考试的技巧恐怕教不了你多少,最多只能帮你巩固下知识点和各种题型的解法。”

    陆舟以前就听说过,苏省等几个沿海省份,理科生考试的规则和内地好像不太一样。不是像他们那样在语数外后面加个理综卷子,而是除了理科必考的物理之外,从“小四门”中选一门课考。

    还有什么小高考啊,全a奖励分啊,总之规则很麻烦,简直折腾人。

    顺便一提,这些都是陆舟听隔壁寝室的学委李涛说的,他是金陵本地人。

    韩梦琪:“没关系!这就足够了。”

    “你准备考哪个学校?有目标没?”陆舟问道。

    “我准备靠金陵大学……”话说到一半,韩梦琪接着又赶紧补充了一句,“……因为,我答应过我表姐,要和她考一所大学。”

    陆舟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本来以为她会说些类似于“不管哪个大学,总之离那个女人越远越好”、“国外吧,最好是地球的背面”之类的话,结果没想到她的就读目标竟然是家门口。

    当然了,奇怪归奇怪,他也没多说什么。

    毕竟,人各有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金大对苏省考生的要求是物理和选测必须双a,你可得努力了。”陆舟随口说道。

    韩梦琪干劲十足地点头:“嗯!我会努力的!”

    ……

    晚上六点,补习结束。

    陆舟系上围裙,去厨房炒了三个小菜,炖了一锅葱姜鲫鱼汤。师从于人,总得来点见面礼,贵重的东西他买不起,杨女士估计也不会收,想来想去,也只能贡献几道美食了。

    饭菜端上了桌,陆舟将围裙扔到了门边的挂钩上。

    正好六点,杨丹芸回到家中。

    一进门,闻到了那满溢的香味儿,她略微惊讶地看了陆舟一眼。

    陆舟笑了笑,说:“要一起吃吗?我正好做了三个人的份。”

    微微愣了下,杨丹芸随即莞尔一笑:“嗯,那就麻烦你帮我添一碗饭了。”

    韩梦琪撇了撇嘴,什么话也没说,溜去了洗手间。

    饭桌上,一如既往地很沉默。

    若是只有两个人吃饭,韩梦琪还会叽叽喳喳个不停,把憋了一整天的话一次性讲完,但她老娘在的时候,她却是连开口说话的兴趣都没有,很沉默地用餐。

    陆舟本来以为,韩梦琪的成绩变化,或多或少对她和她老娘之间的关系会有所缓和。

    不过现在看来,倒是他一厢情愿了。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为了避免因为沉默而导致气氛尴尬,陆舟只得把原定与吃晚饭后讨论的问题,拿到了饭桌上——

    关于自己设计的校园火车app。

    他想听听杨女士这位成功人士的建议。

    安静地听完了陆舟的问题,杨丹芸开口道:“你做了个app?”

    “嗯,是的。”

    “产品分析做过吗?”

    出乎了陆舟的意料,杨女士既没有问他拥有多少用户,也没有问他的软件做了哪些内容,而是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陆舟想了一会儿,很诚实地摇了摇头:“没有。”

    如果是在吸引风投,他断然不可能这么坦诚承认这点,但此刻他不是来拉风投的,而是来取经的,不懂装懂没有任何意义。

    杨女士想了想,继续说道:“站在一个投资人的角度,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很基本的逻辑,一个优质的投资项目,一定是比行业标准要求n+1。”

    “n+1?”

    “没错,这个1,就是你的创新点。”杨女士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当然仅仅是这样还是不够。投资者永远是看碟下菜,能展现你项目比起同行业其他项目创新点,只是意味着你的项目,能进入投资者的菜单的资本。”

    停顿了片刻,杨女士继续说道。

    “讲行业分析,讲市场前景,别去谈那些和自己毫不相关的市场份额,人傻钱多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想要融资,那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你必须用尽可能简短的语言,让投资者看清楚项目的闪光点,也就是那个1的部分。”

    呃,感觉好麻烦的样子。

    不过陆舟还是很认真地听着。

    这些宝贵的经验,都是他在课堂上学不到的。

    “讲明白了1的部分,再然后就是产品分析。比如我是一名投资者,你必须清楚告诉我,你的用户群在哪,用户有多少,又有多少竞争对手,你比你的竞争对手强在哪。以及最根本的,你的项目准备通过什么手段,最终实现盈利。”

    说这话的时候,杨丹芸看着陆舟的眼睛。

    那极具穿透力的视线,让陆舟呼吸停止了半秒钟。

    不过很快,那压力便散去了。

    抿了口鲜美的鱼汤,杨女士轻轻放下勺子,用平静的口吻说道:“看来你并有考虑过这些。”

    陆舟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项目本来就是他练手做的,如果不是莫名其妙被顶上了热搜,甚至都不会有人知道有这款软件,也不会被软件院的张主任看好,更不会半推半就地被鲁主任怂恿地搞了现在这个“校园火车有限公司”,并拿到了那五十万元创业贷款……

    后来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数学建模大赛和系统的任务上,软件的运营几乎被搁置到了一边。再加上返校季一过,用户活跃度彻底歇菜了,也就十一的时候动弹了两下,十一过了继续挺尸,和一探死水一样。

    所以,围脖上的那群吃瓜群众,嘲笑他app做凉了,虽然听着刺耳,却也不是毫无道理。至今为止找上门来的都是猎头而不是风投,想来便是有这层原因……

    “其实我在听完你的项目描述之后就想问你,既然你的用户群是学生,你为什么只做火车票?一个学生一年能买几次火车票?用户粘性又有多少?如果以后像是支付宝或者qq之类的软件,直接内置一个订票系统作为子功能,你觉得用户还有什么理由在手机里留着一个订票app?定时刷票?组队?对于移动通讯平台来说,借鉴难度并不算大,而且他们能用你的创意做的比你更好。”

    不愧是久经商场的女强人,看问题简直是一针见血,几句话就把他给问住了……

    陆舟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太小看互联网了。

    停顿了片刻,杨女士继续说道:“当然,你的项目还是有闪光点的,至少比大多数只会做ppt,拿着半成品就出来幻想被风投相中的创业者强。”

    “如果你对管理公司不感兴趣,也可以选择雇佣职业经理,不过我不推荐这样做。对于一个还在孵化阶段的公司而言,没有人比创业者自己更懂如何经营自己的项目。而且愿意在你这种看不到明天的公司上班的职业经理,要么脑子进水,要么动机不纯。”

    说这话的时候,杨女士可以说毫不客气了。

    不过陆舟倒是没有觉得难堪,毕竟自己这个空壳一样的公司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他心里还是有点ac数的。

    陆舟想了想,认真问道:“那您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一个人的能力和精力始终都是有限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找几个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这个项目?”杨女士淡淡地说道,“你们金陵大学也有不少搞科研的教授,在外面都有开自己的公司,就我知道的那位,做的好像是材料研究,现在都已经做到上市了。搞科研和赚钱其实并不冲突,关键只在于你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如何在自己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找到一个平衡。”

    沉默了许久,陆舟点了点头:“我会认真考虑您的建议。”

    这番谈话,对他来说可以说是受益匪浅。

    至少现在,该如何去做,他心里已经隐约有个数了。

    杨女士莞尔一笑,赞许地点了点头。

    看着和母亲谈话的陆舟,插不上话的韩梦琪,心中不知为何有些小小的不爽,闷闷不乐地在旁边小声嘀咕了句:“就不能别在吃饭的时候讨论工作上的事吗?”

    女儿的话让杨女士愣了下,随即陷入了沉默。

    在旁边旁观着这一幕,虽然不愿评价别人的私事,但陆舟还是忍不住心生感慨。

    果真就如杨女士所说的那样,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顾此则失彼。

    然而即便看的透彻,能真正找到那个平衡点的人又有多少呢?

    即便是在商海中久经沙场的女强人,终究也有不擅长的东西。

    那便是家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