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七十九章 记者到楼下了!
    记者?

    陆舟愣住了,往阳台外面一看,果真停了辆金陵电视台的面包车,好多人扛着摄像设备在和宿管工作人员交涉。

    什么情况?

    史尚一脸崇拜地盯着陆舟:“肘子,你老实说,是不是又干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我的直觉告诉我,楼下的车肯定是冲着你来的。”

    刘瑞的思路比较灵活,一听到史尚这么说,立刻掏出手机,“我上围脖找找,看看有什么大事儿。”

    得,不用找了。

    就在热搜榜上挂着呢,而且还是挂到了第一,连某个大明星的话题都给踩下去了!

    黄光明也不打瞌睡了,趴在床边上,把脑袋凑出蚊帐往下探,“说说,搜到啥了?”

    “周氏猜测……”

    “啥?肘子猜想?肘子猜到啥玩意了?”史尚凑过来问。

    “不是……肘子他把周氏猜想证明了,”瞪大着难以置信的双眼,刘瑞盯着手机屏幕,咽了口吐沫,接着缓缓看向陆舟,继续说道,“……那个周氏猜想,好像是一道世界级数学难题,我在图书馆看数论的时候,上面有提到。”

    等过了今天,那本教材怕是得改一改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刚才那一瞬间,他见证了历史。

    黄光明和史尚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陆舟,直把他看得心里发毛。

    “呃……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陆舟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蛋,除了一如既往的帅气之外,他什么东西也没摸到。

    史尚一脸严肃:“肘子,咱们是兄弟,对不对?”

    陆舟轻声叹道:“……什么也别说了,这顿饭我请了。”

    干了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儿,不请室友们吃顿饭,确实说不过去了。

    史尚顿时不乐意了:“我是那种人吗?”

    陆舟试探着问:“那……这顿饭我不用请了?”

    “咳咳,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人,但你要请吃饭的话,我肯定不会反对的!”史尚干咳了声,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笑,“我的意思是,那个……一会儿采访的时候,能不能让我上个镜?到时候发朋友圈,也好吹个牛逼。”

    黄光明瞪大眼睛,趴床上大呼小叫:“卧槽,飞哥,你怎么了飞哥,这不像你啊!怎么堕落到连逼都要蹭了……啥也别说了,一会儿要采访肘子的室友,请务必带上我!”

    已经回到座位上的刘瑞,正抓耳挠腮地琢磨着陆舟写的周氏猜测证明。虽然从网上找到了论文原版,但看了半天他也看不懂那证明步骤,也就没有参与到对话。

    陆舟:“……”

    陆舟忽然觉得,为了自己的一世英名着想,如果一定要被采访的话,一定不能在这里。

    否则,鬼知道会从这群牲口的嘴里,蹦出些什么话来。

    最好是连那些记者也能躲掉!

    于是,他背起单肩包,果断地溜了。

    不管光明兄的大呼小叫,陆舟迅速跑出了寝室,冲下楼梯。

    然而就在他前脚正准备跨出寝室楼的时候,就和那群被挡在宿舍楼下面的记者们迎面撞上了。

    心中暗道不好,陆舟正准备装成路人,从旁边溜走,结果一个擦肩,就被一个扛着摄像机的眼镜男给认出来了。

    “您好,请问您就是陆舟同学吗?”金陵晚报的录音笔先怼了过来。

    “陆舟同学,请问您是如何解决周氏猜想的?是否真如网上传言的那样,在晚上做梦的时候梦见了猜想的证明法?”

    “……可以问问你平时是怎么学习的吗?对于当代大学生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网上有传言说,普林斯顿大学的德利涅教授向您抛出了去美国攻读硕士学位的橄榄枝,请问您会去普林斯顿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吗?”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陆舟头皮发麻,尤其是看到那几架摄像机对着自己,旁边路过的学生们也在围观的这边,他连组织语言都不知道该从哪儿组织起了。

    幸亏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过来替他解围了……

    “让一下,都让一下。”

    “别挡在宿舍楼的门口。”

    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在前面开道,记者们纷纷向两边让开了。

    在几个西装男的后面,总算松了口气的陆舟,看见了秦院长……还有两个他不认识的老人。不过看他们身上的气场,和秦院长挺类似的,想来应该是搞什么行政工作的,多半是学校里的领导。

    就在泸州琢磨着这两个老人的身份的时候,那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笑了笑,伸出右手,“陆舟同学呀,恭喜你了。”

    握了握手,陆舟礼貌地问道:“老师,请问您是哪位?”

    “哈哈哈,”那位老人和蔼可亲地笑了笑,眯着慈眉善目的双眼,继续说道,“……这里的老师只有你们秦院长,我可担当不起老师这个称号啊。”

    旁边的照相机咔嚓咔嚓响,把两个人握手的照片拍了下来。

    站在那儿的陆舟却是更迷惑了。

    不是老师,您是哪位?

    他实在想不出来,这位老人的身份。

    “这位是咱们金陵市的一把手柳书记,”秦院长笑了笑,云淡风轻地在旁边介绍道,“这位是苏省数学学会的会长、华国数学会副理事长汪钟明教授。”

    那个戴着眼镜,一直没说话的老教师笑了笑,向陆舟微微点头示意。

    “汪教授好!”陆舟礼貌问好,拘谨地伸出了右手。

    原来是两位大佬……

    “你好,”汪教授笑着握住陆舟伸来的右手,轻轻晃了晃,赞许点头道,“难怪咱金大的唐教授对你如此推崇,今日一见,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陆舟笑了笑,谦虚道:“汪教授过誉了。”

    “有机会再继续聊吧,咱们柳书记还有话要说,我就不耽误大家时间了。”汪教授松开了手,笑了笑说道。

    “哪里谈得上耽误,这点时间我还是耽搁的起的,”柳书记笑了笑,但也没谦让,看着陆舟继续说道,“陆同学啊,我代表咱们金陵市,对你的贡献说声谢谢了。”

    书记的这声谢谢,倒是让陆舟有些受宠若惊了。

    要说他的贡献,也是在数学领域吧,哪里谈得上对金陵市有什么贡献。

    “我只是解开了一道数学题,哪里担得起这声感谢。”陆舟笑了笑,谦虚说道。

    “这你就错了,”柳书记笑了笑,继续说道,“你解开的可不是一般的数学题,是困扰了数学界整整二十年的难题!你为金陵大学,为我们金陵市争得的这份荣誉,怎么会连一声谢谢都担不起?”

    这话说的很好听,也很官腔。

    但其实却是外行了。

    一个数学难题放了二十年,并不是意味着全世界的数学家想了二十年都没想出来。只不过每个人的研究方向不同,主要精力放在了别的地方,并没有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深入研究这个问题罢了。

    陆舟谦虚地笑了笑,也没去解释什么,有些话不只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旁边这些话筒和录音笔听的,自己安安静静当个“听众”就好。

    看着柳书记脸上的笑容,他甚至在心里胡乱分析了一波。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位大忙人突然来访问金陵大学,并且特地接见自己,多半是自己的那篇论文在国际数学界扬名、在国内引起轰动,给这位一把手带来了政绩什么的?或者从哪份报纸上嗅到了什么风向?

    如此说来,为了表示自己对人才的重视和支持,应该还有什么好处等着自己。

    金钱?

    名誉?

    反正无论是哪样,对自己都不亏,有好处拿着就行了!

    停顿了片刻,柳书记笑了笑,继续说道。

    “坚持教育为本,是贯彻科教兴国战略的基本方针啊,人才培养也一直是我市教育工作的重中之重!昨天啊,我们市教育局的领导,专门找过来向我汇报这件事,立刻引起了我们的高度重视。尤其是在了解到你家庭情况之后,我们市里几个领导干部连夜开会研究,决定给予你一定物质上的奖励。再穷,也不能穷了咱们未来的科学家!”

    听到后半段,陆舟肃然起敬:“柳书记,您辛苦了!”

    “不辛苦,我这算啥辛苦,”老人摆了摆手,笑着说,“辛苦的是你们,这些奋斗在第一线的科研工作者们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