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七十五章 调教人工智能的正确姿势是?

第七十五章 调教人工智能的正确姿势是?

    傍晚。

    回到寝室,陆舟打开笔记本,正准备登陆教务处官网,忽然注意到右下角的qq弹窗,顿时愣了下。

    他不记得给自己小号发消息了啊?

    为了与小艾保持联系,他一般都会将那个新注册的小号挂在电脑上。

    “见鬼了……”

    嘀咕了一声,陆舟点开了弹窗,发现竟然是群消息。

    【历史信息:初恋如雪邀请您加入数模社总群……同意。】

    陆舟:???

    一瞬间,他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mmp!

    出bug了。

    陆舟二话不说用开发工具打开了那个连接qq和小艾的小程序,很快从那一行行代码中发现了问题所在。

    虽然他定义了只接受特定账号的对话消息,但对“添加好友”、“邀请入群”这些验证信息处理的代码,却出现了逻辑上的bug,导致任何挂在电脑上的qq,收到的任何系统信息都会默认选择同意。

    陆舟这时才想起来,给那个大一学妹留qq号的时候,自己好像一不留神,把小号给抄上去了。

    这就很难受了……

    点开群,陆舟越过99+的信息,直接拉到了最上面。

    咸粽:【欢迎新人。】

    初初:【新来的陆学长可是数学建模的全国总冠军哦,大家欢迎下~】

    咸粽:【我的天,初初竟然把这尊大神拉进来了!】

    dayday:【给大神跪了。】

    常青:【给大佬递茶,明年还战数模吗?还缺战友吗?】

    刻度:【大神好像有些不爱水群?】

    dayday:【大神都比较高冷的,很正常!让我等咸鱼膜拜就好了……】

    【……】

    话题很快带偏了。

    这好像不是学校组织的数模竞赛群,而是金大数学建模社团的交流群。

    粗略的扫了眼历史消息,根本没人在群里讨论数学问题,基本上都是在水群。

    陆舟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些逗比们聊天,正准备把群给退了,然后去把那个小程序的bug给修复了。然而就在这时候,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注意到了右下角的进度条。

    然后。

    他愣住了。

    进度条……

    竟然涨满了?!

    不,准确的来说,还差那么半毫米的样子。

    一不留神,群消息又是一个99+

    也就是在这时候,进度条忽然以肉眼可以看见的速度,往前蹭了一下。

    进度条涨满,陆舟咽了口吐沫,挪动鼠标点击后面的确认按钮。

    一瞬间,两行系统提示文字,直接弹出在他的视域中。

    【恭喜宿主,人工智能(分支科技)经验+100】

    【信息学经验+100】

    陆舟:???

    进度条蓄满增加分枝科技经验他能理解,后面跟着冒出来的信息学经验是什么鬼?

    提升分支科技经验,还能连带着提升主干科技经验的吗?

    陆舟分明还记得,当初用积分将人工智能从lv0升到lv1的时候,是没有什么主干学科经验奖励的。

    “难道……是因为当时是消耗积分快速升级的缘故?”陆舟在心中思忖。

    “也就是说,分支科技相当于一种支线任务一样的东西,通过常规手段获取分支科技经验,可以提升相关主干学科的经验?而使用积分直接将分支科技升级,则无法获得主干学科经验……”

    分支科技与主干学科的经验上限不同,将人工智能从lv1(100/1000)升级到lv2,还剩下900分支科技经验,也就是说,得让进度条填填满九次。

    理论上,如果不使用积分提升分支科技等级,他还能从中获得900信息学经验。

    想到这里,陆舟眼中不由生出一抹惊喜。

    没想到除了主线任务之外,还存在着这种“支线任务”可以提升主干学科的经验。

    可忽然间,他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

    他设计的那个第三方小程序,本质上是将qq消息复制黏贴到小艾的对话框中。然而群消息并不在那个小程序的捕捉之内,也就是说……

    即便不通过那个第三方小程序,小艾也能“看到”,这些出现在电脑上的讯息?

    是直接读取文件,还是截取网络传输的流量?

    细思恐极……

    不过想想也是,身为人工智能,连自己安家的窝都搞不定,未免也太弱鸡了点。可任由它这么发展下去,会不会有一天,等这家伙翅膀长硬了,脱离自己的控制?

    陆舟越想越觉得有这可能。

    看来必须得抽个时间把eye的核心代码检查下了……

    就在他刚准备这么做的时候,一个电话忽然打他手机上。

    陆舟拿出手机一看,是老唐打来的。

    还没等他问是什么事儿,对面便先一步开口了。

    “……来一趟我办公室!”

    ……

    羊城,逸仙大学,教学楼外。

    下课铃声响起,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人,从教室里走出来。

    就在他正准备返回办公室,恰好看见,数院的常主任拿着一份期刊,满面红光地向教室走来。

    “周教授,恭喜你啊。”一见面,常文兴便兴高采烈地握住了周海中教授的手,一个劲儿地晃着,“恭喜恭喜!”

    被晃的一脸懵逼,周海中教授一头雾水地看着常主任。

    “……常主任,你是不是……把什么事搞错了?无缘无故干嘛恭喜我。”

    常主任愣了下,问:“你没看最新一期的《数学纪事》?”

    “很久没留意了,我最近没关注数学方面的事。”周海中摇头道。

    虽然因为周氏猜测让他在国际数学界广负盛名,并且拿到了国院颁发的特殊津贴,但事实上语言学才是他的本职工作,对数论的研究不过是他在研究信息科学时发展的业余爱好。

    从80年至今,他发表的一百多篇论文,其中一多半都是关于语言学、信息科学以及新兴交叉学科等等。尤其是其对模糊数理语言学研究的系列论文,更是受到学术界广泛关注,其学术价值并不逊色与周氏猜想。

    至于数论……

    说实话,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把精力放在上面仔细研究过了。

    常主任没说什么,一把将手中的期刊塞到了他的手上,笑着说:“那这份你拿回去看,从第三十页开始,到三十四页。看完了,你就知道我为什么恭喜你了!”

    揣着满肚子疑问,周海中教授拿着期刊回到了办公室。

    将提包顺手搁在了办公桌上,靠在办公椅上的他,带着疑问翻开了《数学纪事》的三十页。

    当看到论文标题的瞬间,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关于梅森素数分布规律的讨论以及周氏猜测的证明》

    【摘要:本文针对梅森素数分布规律进行研究,证明了2^(2^n)<p<2^(2^(n+1))时,mp有2^(n+1)-1个是素数成立。并以此为论据,证明了当p<2^(2^(n+1))时,mp有2^(n+2)-n-2个是素数这一推论成立……】

    猛地从办公椅上坐起,他迅速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了草稿纸和笔,对照着期刊上给出的证明步骤,演算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的眼中凝重愈发明显。

    正确…

    正确……

    完全正确!!!

    原来还可以这样?!

    越是往下看去,周海中的心中便越是震撼,甚至忍不住,在心中为那精妙绝伦的证明过程而喝彩。

    身为猜想的提出者,这个困扰了数学界二十年的问题,也整整困扰着他将近二十余年。

    即便很久不再从事数论方面的研究,即便一门心思扑在语言学和教育事业上,那个未能解决的猜想,也如同诅咒一样缠绕着他,令他无法停止对这个问题的思考。

    然而也正是因此,他的心中充满着激动的同时,也怀揣着一份忐忑。

    离终点越近,他便越是害怕,越是小心翼翼。

    他害怕在这即将拨云见日的最后一刻,从这证明过程中发现破绽,将所有的一切打回原形。

    虽然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尤其是当他看到审稿人的名字之后……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窗外的天空渐渐泛起昏黄,握在老人手中的笔终于停下。

    没说什么。

    放下手中的笔,他站起身来,走到窗边,静静地点燃了一根戒了许久的烟。

    良久,他轻声感慨。

    “后生可畏啊。”

    窗外的湖面,波光粼粼。

    倒映在窗户上的那张皱纹纵横的老脸,不知何时已经老泪纵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