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七十二章 德利涅教授的惊叹
    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市,一座环境清幽的民宅内。

    一位光头的白人老头一边往行李箱里塞着衣服,一边头也不回地大声说道。

    “没时间,请你去找别人吧!现在,我的老师就躺在病床上,也许这将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至少这个月,我不想看到任何和数学有关的东西。”

    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尴尬地笑容,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毕竟站在他面前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皮埃尔·德利涅子爵,韦伊猜想的证明者,什么菲尔兹奖、克拉福德奖、沃尔夫奖、以及去年的阿贝尔奖,这数学界能给他的奖杯,基本上被他拿全了。

    即便是在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这座容纳全世界数学天才的大厦中,也无法掩盖他的光芒。

    而他戴维斯,不过是《数学纪事》的一名普通编辑,毕业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新闻系,对于数学也仅仅是有所研究而已。

    虽说《数学纪事》是普林斯顿大学的亲儿子,但毕竟跟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这个“后娘”。再加上现在普林斯顿负责的《数学年刊》,在数学期刊界有着四大天王的地位,倾斜在《数学纪事》身上的资源自然也是越来越少了。

    为了保住《数学纪事》在学术界的影响力,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期刊部的编辑们也是操碎了心。

    本来,如果是一篇普通的数论论文,也不值得戴维斯这么上心的。然而巧就巧在这位技术编辑对数论也有着一定的研究,在对投来稿件进行初审时候,立刻发现了这片论文的价值非同寻常。

    关于梅森素数的分布规律的猜想有无数个,然而至今为止没有哪个猜想是被证明了的。其中最具数学美感,做到了精确表达式程度的,无疑是是著名的周氏猜想。

    即,当2^(2^n)<p<2^(2^(n+1))时,mp有2^(n+1)-1个是素数!

    然而,猜想终归是猜想。

    这些猜想一日不证明,那就始终都是太子。

    什么时候证明了,才能升级成为定理,加冕登基!

    见德利涅无动于衷,戴维斯没有放弃,继续劝说道:“拜托了,德利涅子爵,在数论这一领域,您的研究是我见过的教授中最卓越的!看到这篇论文之后,我第一时间就想到您。看在咱们这么多年合作的份上,您就看一眼可以吗?”

    “这些马屁对我没用,”啪地盖上了行李箱,德利涅冷冷一笑,“不用你说我都知道。”

    他平时不是这么暴躁的,顶多和普林斯顿研究所里的其它天才一样,稍微傲慢了点。如果是平时,戴维斯亲自拿着一篇有趣的论文到他面前,他怎么也得抽出时间研究下。

    然而,在有趣的事情,也得看场合。

    他的恩师格罗滕迪克先生,现在正躺在病床上,随时都可能撒手人寰。

    他哪里还有心思研究什么数学题?恨不得现在就飞到法国去。

    别说是学术编辑这种义务工了,就连研究院的研究项目,他都推掉了。

    戴维斯试图说服道:“难道你不想给格罗滕迪克先生带一份礼物去吗?”

    “礼物?”德利涅气势汹汹地说道,“拿一堆废纸过去?我还不如到了法国之后在街上买束花都更有意义!”

    “我向您保证,这篇论文绝对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戴维斯语气诚恳地说道,“证明黎曼猜想不正是您老师毕生所愿吗?梅森素数的分布规律问题已经被解决了,我们朝着这枚数学界的皇冠又向前了一步……哪怕只是一小步!我还记得您在去年学术报告上说的那句话,通往黎曼zeta函数尽头的道路一片黑暗,需要无数根蜡烛才能照亮……现在,火柴就在您手上。”

    盯着戴维斯的眼睛,德利涅沉默了好一会儿,骂骂咧咧地将他手中的论文稿一把夺过来。

    “法克!”

    最终,身为一名学者,他还是架不住心中的好奇。

    “周氏猜测的证明?”德利涅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放在几年前,这种论文他都不知道看到多少份了,也就最近才变得少了起来。自以为聪明的人总喜欢挑一些看似简单的问题入手,然而却连那条荆棘密布的道路在哪都找不到。

    如果周氏猜想被证明,确实能对黎曼猜想的研究产生帮助,毕竟黎曼zeta函数ζ(s)的性态与素数的频率紧密相关,而黎曼假设讨论的便是方程ζ(s)=0的情况。

    看到论文作者的名字。

    德利涅愣了下。

    lu·zhou?

    华国人?还是华裔?

    亚洲有不少杰出的数学家,但这个名字他根本没听说过……

    心中不由带上了几分轻视,但想到戴维斯应该不会拿那种一看就是水货的东西来糊弄自己,德利涅还是耐着性子往下面看去。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的走动。

    一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德利涅保持着最初的姿势,眉头紧锁地盯着论文的第一页,甚至没有翻页的打算。

    看到这副模样的德利涅教授,戴维斯控制着呼吸地节奏,尽量不发出声音打扰到他的思考。

    越是往下看,德利涅的表情越是严肃。

    大概又过了五分钟。

    将行李箱的拉杆靠在了墙上,他一言不发拿着a4纸回到了书房,甩手将门关上。

    戴维斯松了口气,这才活动了下僵硬的肩膀,随意地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从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德利涅教授对某篇论文的重视程度,与他关上办公室门的力度成正相关。

    如果是去碎纸机那里的话,完全没必要把书房的门关上。

    坐在书房中,德利涅从抽屉里取出了草稿纸,开始笔算验证论文纸稿上的过程。

    作者的论证思路很清晰,逻辑严谨,运用的方法也相当巧妙,以至于他完全挑不出毛病。

    甚至于,连可以改进的地方都找不到。

    而令他诧异的也正是在这里,除了那有些蹩脚的英语,和读起来略有瑕疵的论述语句之外,单从这论证过程上,完全看不出撰稿人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新手。

    太流畅了。

    流畅到让人难以置信。

    他更愿意相信,在这五页纸的论证过程里,藏着那种一眼看过去容易被忽视掉的陷阱!

    能瞒过他的眼睛?

    有意思。

    一个小时过去了。

    看着最后一行算式沉默了良久,德利涅放下了论文打印稿和旁边写满的草稿纸,叹了口气,用法语轻轻吐出一个单词。

    “厉害。”

    如果说一小时之前,他的心中还是怀疑居多。

    那么到现在,他几乎可以确信,这长达五页纸的论证过程,确实没有任何问题。

    除了厉害之外,他想不出来别的称赞。

    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见见这篇论文的作者。不过近期是没什么机会了,从法国休假回来之后,他马上就要参与到普林斯顿研究院的新项目中,未来几个月的时间里都会忙的不可开交。

    或许,这片论文真的能引起老师的兴趣也说不定?

    虽然他知道这种可能性很渺茫,他的老师已经不研究数学很多年了。

    站在客厅来回踱步的戴维斯,终于将注意力转向了放在玄关柜子旁的浴缸,用手指无聊地弹着鱼缸玻璃,逗弄里面的金鱼打发时间。

    这时候,书房的门忽然推开,拿着论文纸稿的德利涅走了出来。

    见状,戴维斯赶忙上前问道:“如何?”

    将论文稿塞进了行李箱,德利涅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需要一点时间,最晚一个星期会给你答复。”

    听到这句话,戴维斯一瞬间屏住呼吸,心中激动不已。

    合作了这么多年,他实在是太了解这位教授了。

    一篇论文,如果没有被他直接塞进碎纸机里,已经说明他在这篇论文上挑不出大的毛病。如果他没有将这篇论文扔到自己手上,那便足以说明,这篇论文中的内容,已经足以引起他的注意!

    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算什么。

    任何严谨的学术编辑,都不可能草率地通过一篇论文。长时间地反复推敲与验算都是必须的,这不但是一名数学家应有的严谨,更是身为一名学者,对他所研究领域最起码的尊重!

    一个世界级的数学难题即将被解决。

    对于《数学纪事》的学术价值,无疑是一次巨大的提升!

    至于对戴维斯自己……

    还有什么能比从一堆砂子中挑出一粒黄金,更能证明他身为技术编辑的业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