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六十九章 神奇的数论
    一张照片足足拍了一个小时。

    拖着困倦的身体回到寝室,陆舟推开门一看,发现只剩刘瑞这小子一个人了。

    “人呢?还没到吃饭的点吧?”

    埋着头做物理题的刘瑞头也不抬,翻了个白眼:“被你打击的,都跑去自习了。”

    陆舟:???

    刘瑞:“对了,物理作业下午就要交了,你还没动笔吧?”

    “早写完了,交都交了。”

    一边把旅行包里的衣服拿出来,陆舟一边随口说道。

    别说是这次的作业了,这个月的大物作业他都写完了。

    这还是去上京是之前的事儿。因为隔三差五总是请假,陆舟也有些怪不好意思的,就把习题册上的物理题全部做完了,一次性给李教授送去了过去。

    结果李荣恩教授也是挺有趣,扫了一眼他的作业,也没说做的对不对,直接就说以后他的物理作业都不用交了,写这些东西浪费时间,不如去干点有意义的事。

    “写完了?”刘瑞惊了,“你连课都没上,啥时候写的?”

    “去上京之前,做ppt的时候顺手写的。”

    刘瑞不信,反手便拿出了从课堂上抄来的那张思考题,问:“那你教下我呗?”

    “等着,我来瞅两眼。”

    将换下来的衣服放进阳台的洗衣盆里,陆舟回到寝室,站在刘瑞的背后看了两眼题目。

    【求常温下质量为m1=0x102kg的水蒸气与m2=0x102kg的氢气的混和气体的定体比热。】

    题目很短,看上去很简单。

    然而……

    陆舟说道:“这道题超纲了,你算不出来很正常。”

    大概是李荣恩教授在课堂上布置的思考题,他在写习题册的时候并没有看到。

    刘瑞:?

    看着刘瑞脸上一脸懵逼的表情,陆舟笑了笑,继续说道。

    “常温下可以双原子气体分子和水蒸气分子看成刚性分子,尽管事实上他们的共价键仍存在振动,但绝大部分分子的振动能级不会发生跃迁,对定容热容没有贡献,因此结论与考虑振动相同。非物理专业的大物课本上可能没提到,不过无机化学上是提到了的。”

    刘瑞:??

    当然,光是知道这点还不够,还得知道刚性双原子分子的等体摩尔热容和水分子的等体摩尔热容,以及一系列题干中没有给出的数据。

    数学专业没有开化学课,这道题估计会难倒不少人。能做出来的话,要么是像陆舟这样课外自学了无机化学,要么是参加过高中物理竞赛培训。

    李荣恩教授出这道思考题,估计是想培养学生们的课外自主学习能力。毕竟大学这种地方,一本书就那么些课时,每一个老师都在开火箭,课堂上能教的东西并不多,很多东西都是需要课外自己去学习的。

    当然,这个还是得看个人对自己的要求。

    如果只是想混个毕业证,甚至不用听课,考前画个重点突击一下,毕业之前把绩点刷一刷,也是能顺利通关的。

    “所以,可以得出……”

    陆舟拿起笔,在草稿纸上写到:

    【cv1=3r,cv2=5/2r】

    【混合气体的热容:ctotal=(m1/u1)cv1+(m2/u2)cv2】

    【混合气体的定体比热:c=ctotal/(m1+m2)】

    【由u1=018,u2=00,r=314j/(mol·k)】

    【带入以上数据,得86x103j/(kg·k)】

    计算很简单,初中生都会,难的只是在知识点的盲区。

    将笔还给了刘瑞,陆舟笑着说道:“这道题还是挺简单,要是换成计算其内能的绝对值时,就必须要包括分子的振动能了。不过这种题期末考试是肯定不会考的,还是让那些物理院的学霸们去头疼吧。”

    刘瑞:???

    看着刘瑞一脸懵逼的表情,陆舟愣了下,问:“没懂吗?要不,我再讲讲……”

    “懂是懂了……”刘瑞一脸蒙逼地点了点头,“这些东西,你是从哪听来的?”

    我们读的真的是同一所大学吗?

    刘瑞不禁开始怀疑起人生来。

    陆舟理所当然道:“当然是从图书馆看来的。”

    刘瑞没有说话,默默地开始收拾东西。

    陆舟愣了下:“你收拾东西干什么……”

    刘瑞抬头望着天花板,眼神充满忧伤,“我深感自身的知识水平还不够,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天天泡图书馆了。”

    说完,他拎着背包,一言不发地向门外走去。

    ……

    周一下午,阶梯教室,台下人头攒动,座无虚席。

    身为队长的陆舟,站在在台上,准备发表获奖感言。

    看着台下黑压压一片人,他心里其实很清楚,这些人大多都是学生会、团委、青马班催来的群演。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事谁乐意去给人捧逼啊?

    至于那些对眼花缭乱的大学生活和各种牛人不明觉厉,被一句话忽悠过来,手上还拿着小本本准备做笔记的大一新生,陆舟也不知道自己的演讲能不能帮到他们。

    只不过要是以自己为奋斗目标而努力,恐怕得让他们的大学生活充满挫败感……

    教室两边还有几家媒体,主要都是校报和地方报纸,级别最高的大概是金陵市电视台,全都是学校招请来的。

    看到了鲁主任投向自己的鼓励的眼神,陆舟在心中感慨的声“赚钱的不容易”,然后便清了清嗓子,扶着话筒开口说道。

    “各位老师、各位领导、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

    “很荣幸能有这个机会,与我的两名队友合作参加这场规模空前的竞赛,并肩作战,获得了“高教社杯”。首先,请允许我代表全国的参赛队员,向此次大赛的主办方、赞助方、全国的指导老师以及所有为大赛的顺利进行辛勤劳动过的有识之士表示最诚挚的谢意……”

    在台上讲了十多分钟,从赛场内谈到赛场之外,从数学建模的比赛心得谈到各学科的学习方法,接着又从那张五十万年薪的offer谈到自己对今后人生的规划。

    一句话总结,百分之九十九的鸡汤,百分之一的方法。

    毕竟不是第一次接受采访,陆舟也没有怯场,很自然地将这个逼装到了最后。

    啪啪啪!

    台下掌声雷动。

    有几分真心不知道,但看着那些抄了满满一页小本本笔记的大一萌新们,鼓掌鼓的是真挺带劲的。

    “……感谢大家!”微微鞠躬,陆舟将话筒递给了刘老师,向台下走去。

    阶梯教室座位旁的过道上,看着向这边走来的陆舟,唐教授笑着点了点头:“讲的不错。”

    陆舟嘿嘿笑了笑,“唐教授,学校的奖金什么时候能发下来呀?”

    “最晚一周,你急个什么,学校还能少了你那几块钱?”唐教授笑着说道,“怎么样,最近在研究些啥呢?”

    “数论,”陆舟想了想,说,“关于梅森素数的部分。”

    “梅森素数,你还在研究那个啊。”唐教授叹了口气,语气稍微有些惋惜。

    数论这个东西很神奇,门槛超乎寻常的低。低到了什么程度呢?很多定理和公式连初中生都能看懂,而这也是导致数论成为“民科重灾区”的原因。

    传说,每年民科们就哥德巴赫老师的问题给中科院写的信拍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中科院数学所的看门老大爷手上有九道数学题,民科来交东西做不出题不给进门。

    由此可见,想要在数论这一领域做出成绩来,远比它表面看上去难的多。不只需要有扎实的数学功底,而且最关键的还得有非同一般的数学天赋。

    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还没有哪一个领域或者研究方向,比数论还要考验天赋了。

    没那个天赋的话,最好还是别在数论上折腾,因为你就算是折腾一辈子,也不见得比别人“灵光一闪”做出来的成绩多。

    不过即便知道这些,唐教授也没有出言劝阻。

    因为他实在太懂陆舟这个人的性子了。

    急躁,功利,急于求成。

    等他在数论这块墙上碰了一鼻子灰,自然便会知难而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