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六十二章 你不挂我瞧不起你
    三十多个小时连续工作,而且还是在如此高度专注的状态下,这已经让陆舟的精神濒临了极限。

    回到临时寝室之后,陆舟一如既往的没换衣服,脑袋磕在枕头上,就进入了梦乡。

    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窗外的太阳已经斜挂在了天边。

    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竟然已经是下午5点半,陆舟不由心中感慨。

    “作息完全颠倒了,看来明后两天,得花点时间调整下作息了。”

    真是不知不觉就睡到了这个点,中途也没人过来叫他。

    手机屏幕中挂着十来个未接电话,其中有陈玉珊打来的,也有两个队友打来的,还有刘老师和辅导员,以及他的室友。

    陆舟打开微信,给他们依次回了个消息,说明了未接电话的原因。

    做完了这些之后,陆舟背上旅行包,正准备去把宿舍的钥匙还了,一个电话便打了过来。

    来电人是陈玉珊。

    电话刚一接通,悦耳的声音便从手机那头传了过来。

    “陆舟!感觉怎么样了?”

    陆舟:“感觉还行吧。”

    陈玉珊紧接着问:“我听说今年的题目很难,你选的是哪一题?”

    陆舟:“a,关于嫦娥3号的那道。”

    听到陆舟的回答,陈玉珊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说:“你竟然选的是那道题!题目给的那些东西,你看得懂吗?”

    陆舟想了想回答道:“还行吧,虽然航天这个命题看着挺吓人的,但转换成数学问题意外的不难。”

    “也就你觉得不难了,”陈玉珊叹了口气,“我一个室友今年也参赛了,本来想拿个国一回来,争取下保研的机会。结果一看到竞赛的题目,她整个人都傻眼了。”

    数学建模大赛的国一奖还能给保研加分?

    陆舟恍然。

    难怪那个林雨湘这么拼命抱大腿。

    原来如此,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

    陆舟:“她选的哪题?”

    陈玉珊:“b题,设计折叠桌的那个。”

    那还真是惨烈。

    陆舟心中感慨。

    一个机房里至少七个队选了b题,剩下三个队是没注意到,甚至不排除整个机房里就陆舟他们一个队选的是a题。

    “那她感觉如何?”

    “很难,涉及到结构力学,人体工程学,总之很麻烦很麻烦。用她的话讲,一个破桌子有什么好算的。”陈玉珊叹了口气,“还是专科组的题目正常些,一个设计养猪场,一个设计储药柜。不聊了,你也快去吃饭吧,我估计你刚起来,我去安慰安慰我的室友。”

    “嗯,那回见。”

    陆舟挂了电话,正好看见林雨湘回了一条信息,说是md5码和论文都已经成功上传了,她和王晓东先回学校了,以后有能帮上忙的地方请务必不要客气,改天单独请他吃饭以表谢意等等。

    陆舟想了想,回了句【不用客气】。

    比赛都结束了,虽然别人划水严重,但好歹当了三天的“后勤兵”,也算是起了点作用。

    再抱怨,也说不过去。

    校车已经走了,下一班是明天早上的。

    老校区的住宿条件实在不怎么样,而且三天没洗澡也没换衣服,陆舟实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

    便背着旅行包去了校门口,他在校门口随便吃了碗面,然后便搭乘地铁返回新校区。

    ……

    “一二一,一二一……”

    “胳膊甩起来!腿子动起来!一个二个别给老子别懒洋洋的!”

    操场上响彻着口哨的声音,穿的绿油油的大一新生,正在接受教官们的训练。

    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萌新们,陆舟不由感慨了句,年轻真好啊,然后便向宿舍楼的方向走去。

    回到寝室,刚一推开门,三个牲口便围了上来。

    “肘子,考的怎么样啊?”

    “有没有把握入围?刘瑞又又又又说自己歇逼了。”

    “我是真的歇逼了,”刘瑞哭笑不得道,“你们怎么就是不相信我?两道题目看的我一脸蒙逼,就第二道还稍微看的懂一些,还是靠我们队里的大腿一边写程序一边帮我建模才搞定,能拿个省奖就不错喽。”

    史尚不耐烦地把这家伙挪开:“行行行,你挂了,你挂了,你不挂我瞧不起你。让一边去,我们问肘子。”

    黄光明凑过来问:“肘子,你搞的怎么样?a题难不难?”

    陆舟随口说道:“还行吧……刘瑞你呢?”

    “太难了……好多问题光靠数学根本解决不了。”刘瑞摇头。

    那是必然的。

    无论是数学还是编程,都只是解决问题的工具。而数学建模的核心思想也在这里,所以大赛选拔的根本就是擅长考试的人才,而是擅长运用数学解决实际问题的应用型人才。

    要不然为什么说国奖含金量高呢?高就在这里啊。

    和数学考试不一样,数学建模大赛没什么好讨论的,外行拿着论文都看不懂,更别说论文还在u盘里了。

    被两个明年有计划参加大赛的室友拉着问了半天,陆舟才算是摆脱了两个牲口的纠缠,爬着梯子去了床上,打开了他的笔记本。

    挂了这么久的机,别到时候一点进度条都没长,那就亏大了。

    然而当陆舟揭开电脑盖子一看,顿时给他气坏了。

    mmp。

    进度条和他走之前相比,就涨了那么一丢丢。

    挂尼玛的机,不挂了,简直浪费电!

    陆舟气不过,二话不说关了电脑,抓起两本借来的编程书塞进单肩包,跑图书馆自习去了。

    ……

    数学建模大赛结束后,陆舟总算是清闲了一段时间。

    每天身上就带着两本书,一本《数据结构》和一本《人工智能编程范例》,数学课看,物理课也看,除了体育课看不了之外,其它课基本上都坐在教室里搞自己的事情。

    大学唯一好的就是这点,自己的时间可以由自己掌握。

    除了那些系里院里的领导、以及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教授,一般老师讲课都是只管在上面讲自己的,顶多点个名抽查下旷课的人,至于坐在下面的人在干些什么,一般都是不管的,只要你别影响到他讲课就行。

    平时要么在上课,要么在图书馆自习,要么就在寝室里打字调戏人工智能小艾。陆舟意外的发现,陪小艾聊天可以促进进度条的增长,而且效率要比单纯的挂机高多了。

    为此,陆舟专门用python写了个小程序,将小艾的主程序与qq聊天打通了一个接口,并且注册了一个新的qq号,取名昵称就叫“eye”。

    这样一来,他只需要在移动工作站上挂着小号,通过自己的手q向小号发送消息,这条消息就能被那个小程序读取,输入进小艾的对话框中。

    这就相当于借助第三方聊天工具,间接和小艾远距离互动一样。考虑到小艾对“移动工作站”的绝对控制权,他甚至可以借此远程控制自己的笔记本。

    让小艾执行某个程序,小艾就会自动执行。

    比如,他只需要输入关机,小艾就会替他关闭电脑。

    这么一想,还挺酷的。

    当然了,为了安全起见,他在这个小程序的核心代码中,加入了一道安全锁。那就是只有他自己的qq号发来的消息,会被小程序接收,并输入到小艾的对话框中。

    就算有人通过附近的人搜索到了他的小号,发消息给它,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毕竟能够被识别的,只有他自己的账号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