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五十八章 建模队长
    陆舟简单的检查了下这个人工智能赋予他的操作系统。

    老实说,他的心中稍稍有些失望。

    操作方法和带桌面的发行版linux系统差不多,唯一的亮点是能对windows的软件和linux的软件双兼容,使用鼠标操作,和直接在屏幕中央的对话框输入命令行操作都行。

    上网方面的话,内置不知名的浏览器可以浏览网页,下载软件,这些基本上和win7操作系统没什么区别。

    要说缺点的话,那就是这个操作系统——或者说这个人工智能程序,实在是太大了。整个c盘分区划出了1tb内存,竟然被它给全部占满了!

    说到底,陆舟还是没明白,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用?

    似乎就是操作界面的右下角多了个对话框?可以输入文字和“小艾”对话?

    就好像样了一个会聊天的qq宠物。

    不过这个小艾的“智力”着实让人有些着急,陆舟简单的测试了下,用通俗的语言下令,让她打开电脑中的某个文件夹、或者运行某个程序都没有任何问题,甚至对模糊的程序名也能进行识别……

    但是这些操作,明明直接输入命令符也能做到,让他总有种脱了裤子放屁的感觉。

    至于日常交流,小艾也只会打招呼和问好,碰到一些比较难懂的骚话,它便会询问“xxx是什么意思了”。

    它就像一个刚在学说话的小婴儿。

    唯一比婴儿强的地方,可能就是你说一遍它就懂,不需要再说第二遍。

    要说其他用处,可能是陆舟还没摸索出来,至少现在他还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靠在了背后的墙上,陆舟盯着电脑屏幕,心中叹了口气:“所谓的lv1人工智能只有这种程度吗?看来只能期待lv2了。”

    别说是谷歌的disbelief了,恐怕连十几年前深蓝使用的人工智能程序都不如。

    当然了,陆舟也知道这么比较是不公平的,毕竟前者有着上千台服务器做支撑,后者干脆就是一台超算,无论是哪个的运算能力,都不是他这破笔记本能比的。

    就好像一个人,思维回路再强大,脑细胞数量跟不上依旧是个智障。

    emmm……

    现在的小艾确实和一个智障没什么两样。

    只能等以后给它换个牛逼点的“脑子”,比如说一套服务器组什么的。

    不过现在想这些还有些遥远,lv1的小艾用这个笔记本也是能勉强将就下的,等lv2再升级硬件也不迟。

    盘腿坐在床上,陆舟开始研究起来这个人工智能的升级方法。

    总的来说,有两条路可以走

    一是消耗积分,积分与分支科技的经验兑换比例是1:

    二呢,如果不用积分的话,就得依靠机器学习的方法,帮助这个还在襁褓中的小艾,慢慢积累升级所需要的“经验值”。

    这个小艾似乎具备一定的自我学习能力,即便什么也不做,只要把一部分内存和运算力分配在“自我学习”这一功能上,它就能够为智能程序界面上的进度条“充能”。

    根据询问小艾得到的说明,当进度条被填满一次之后,陆舟的黑科技系统中关于人工智能的这一分支科技,就能增加一百经验值。

    也就是说,只要把运算力全部分配在自我学习上,挂机挂到天荒地老,等到进度条轮回个十次,这一分支科技就自动升级了。

    还真是佛系的升级法……

    只不过,盯着屏幕坐了一会儿的陆舟,几乎无法用肉眼观测到,经验值进度条的增长。

    “两万多块钱的电脑都满足不了它的胃口吗?这家伙也太能‘吃’了吧。”陆舟忍不住在心中吐槽。

    就这么挂机下去,只怕真还能挂到天荒地老。

    要不是担心程序泄露出去,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他还真想把这玩意儿整个打包上传到阿里云服务器。

    不过现在来看,暂时也只能依靠挂机的方法了。

    到时候还得捡两本机器学习的书来研究研究,看看有没有什么捷径,能够让这小艾升级升的快一点……

    设定了人工智能小艾的唤醒密码,以免有人无意中碰到自己电脑。

    做完了这一切,陆舟将笔记本留在床上挂机,顺着梯子爬了下去,收拾东西,拎起单肩包重新出门。

    下午是全国数学建模大赛的最后一次集训,刘老师有重要的话要对他们讲,主要都是比赛章程,规则,以及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最后一次集训,林雨湘倒是来的挺及时,不但没有迟到,反而是第一个到的。倒是王晓东因为在机房解决课程设计的问题,稍微来的迟了些。

    据说这位学霸,在大二的时候就已经把大三的课程修完了大半,别人才刚刚开始上专选课,他都开始准备毕业设计了。

    人到齐之后,刘老师和善地笑了笑,走上讲台。

    “你们也不是小学生了,安全问题我就不再强调了。我就随便说说比赛的规则,还有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

    “比赛时间是72个小时,要求在规定时间内提交比赛论文,熬夜是肯定的,所以我建议你们比赛前一天一定要把觉睡饱。根据往届我带的几个队伍的经验,负责数学建模和写论文的只有第二天能睡一次觉,编程的话第二天一整天不能睡觉,第三天也只能睡五个小时,必须配合写论文的队友,完成最后的写作。”

    “建模,编程,论文,这三个每一样都很重要,这些我在以前说过,这里就不再强调。”

    “另外就是纪律问题,在数学建模大赛比赛期间内,参赛队伍之间禁止交流,参赛选手与指导老师禁止交流,可以借助网络工具查阅或下载资料,但不得借住互联网进行讨论。”

    其实这个规则执行的并不是很严格,甚至有些弱队,指导老师帮学生翻资料。不过直接插手答题,基本上是没人会做的。好的学校老师一般都很有节操,至于次一些的学校……

    老师指不定还没学生做得好。

    这个说法一点也不夸张,教学和自己动手是两回事儿。毕竟数学建模这东西,随机性和覆盖领域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教授也不可能做到面面俱到。

    “老师,如果在世界杯盘口上直接搜索答案呢?”林雨湘举手问了个问题。

    刘老师笑了笑,说:“你可以试一试,看看搜不搜的到。”

    听到这句话,陆舟在心里笑了笑。

    能问出这种问题的人,都是对数学建模一无所知的人,没有经历过被那些刁钻题目支配的恐惧,甚至还在用奥数思维思考这种竞赛。

    给你一张电信公司内部的客户数据,让你根据要求针对不同客户设计产品,这种问题你上哪去搜标准答案去?有些题目本身就是参考了大赛赞助方的建议,你要是设计的模型足够完美,没准别人企业觉得不错就直接拿去用了,哪有标准答案给你搜。

    林雨湘的脸微微红了红,不好意思地放下举起的右手。

    刘老师停顿了片刻,继续开口说道。

    “还有就是队长的问题,虽然比赛规则上没有设置队长一职,但根据惯例,我们学校是默认名字排在获奖名单首位的,为参赛队伍的队长。不过这只是个虚衔,没什么实际意义。按照往届比赛的惯例,队长一般由负责论文写作的人担任,负责统合各队友的。不过也有按学级设置队长一职,你们的意见呢?”

    王晓东推了推眼镜,“就陆舟吧,我没意见。”

    一心抱大腿的林雨湘也是连连点头,自然也不可能有任何意见。

    “你的意见呢?”刘老师看着陆舟笑了笑问。

    “我没意见。”

    既然两个队友都这么信任自己,再推辞就显得虚伪了,陆舟也就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刘老师笑着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到时候学校会安排校车,把你们送去老校区比赛,并且安排临时宿舍。”

    “最后,记得和你们辅导员要几张假条,记得说明请假原因。至于比赛期间旷掉的课程,等竞赛结束自己还得想办法补上。”

    “还有疑问的话可以问我,如果没有疑问了,那今天就解散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