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四十章 简直瞎胡闹
    【尊敬的陆舟同学您好,这里是纽约大学courant数学科学研究所。首先,感谢您在本研究所机关刊物《理论与应用数学通讯》上的投稿。关于您在“线性算子和线性泛函的最优反演理论”一文中提出的结论,对我们正在与瑞士保罗谢尔研究所进行合作项目上所遇瓶颈,产生了关键性启发……】

    【……那是关于地震波回传频谱分析的项目,将被应用于地质资源勘察以及地震研究领域,具体细节涉及保密合约不便公开,但我们向您保证,您的研究成果是被用于和平目的……】

    【……在得知您只有19岁时,我们研究所的罗德维尔教授和李教授表示非常惊讶,同时也相当佩服您在数学领域的天赋。在对您的研究成果表达感谢的同时,我们也诚挚地向您发出邀请,如果您有意来美攻读本科以及硕士学位,请务必联系我们,纽约大学的校门向您敞开。】

    上京市,五道口职业学院旁边,一栋老式的公寓楼内。

    摊开在桌子上的是《金陵日报》,上面引用了一封从纽约大学寄来的信件,节选了其中部分片段,并且对前段时间发生在围脖上的论战进行了综述性报道。

    至于这份报纸的来历,是他在金陵大学当校长的老同学寄来的。

    一起寄来的还有那封感谢信的英文原版复印件。

    “简直是瞎胡闹!”

    看完了这份报纸之后,摘下了鼻梁上的眼睛,头发花白的老先生摇着头,搁在桌子上的手指,气的都在发抖。

    这时,一位中年男人走进了书房,当他看到老先生脸上的表情时,不由问道:“爸,什么事把您气成这样?”

    “你自己看看。”老先生食指在报纸上敲了敲。

    看到那报纸的封面,中年男人的脸上浮现了一丝恍然。

    和退休在家,整天遛狗下棋赋闲的老爹不一样,他平时还是经常接触网络的,对于这些时事热点自然是有所耳闻。甚至于就在昨天,他还和同事聊起过这件事情。

    不管论文是否真的有问题,一个自称民间学者的“专家”逮着一个本科生,炒热度的手段实在是下作了点。

    往小了说,那是搬弄是非,胡搅蛮缠。

    往大了说,那是迫害知识分子,其心可诛!

    “那件事您也知道了?”中年男人笑着问。

    “一个外行在旁边指手画脚,这不是瞎胡闹是什么?还指点江山起来了?等会儿是不是还要把人家胸前挂个牌子牵去游街?我都看不下去了!你知道我想起来什么吗?我想起来四十多年前……”

    那双浑浊的瞳孔,似乎陷入了对过往的回忆。

    老先生张了张嘴,忽然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算了,不说了,都过去了。”

    接着,他又看向了报纸的下面,引用了部分那个叫祝方才的博主的博文。

    “……这文章写得倒是精彩啊,真是颇有当年小将们的遗风,呵。”老先生冷哼了一声,两手撑着椅子的扶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中年男人问:“爸,您要出门?马上要吃晚饭了。”

    老先生摆了摆手,走向门口:“不吃了,今儿个,我去老同学家坐坐!这口气不出,心里真他娘的不舒坦!”

    ……

    《金陵日报》刊登的那篇感谢信,将舆论带向了另一个方向。

    一个被纽约大学认可的人才,可能是个一无是处的学术毒瘤吗?

    原本对陆舟持怀疑态度的吃瓜群众们,这会儿又开始反思了。

    纽约大学的排名,在全世界可是能排在前30的。说金大为了学校声誉包庇自己人还说得过去,可洋人没道理也跟着跑太平洋对面来蹭热度吧?还有那什么瑞士研究所,听起来很高端的样子……

    这篇报道一出来,祝方才鼻子都要气歪了。

    坐不住的他,立马跳了出来,连夜发表了第三篇博文。

    这次,他不再纠缠论文学术价值的事情了。

    “即便你能证明论文没问题,也不能证明论文就是你写的!”

    “一个本科都没毕业的学生,凭什么能写出这样的论文?”

    “谁能证明?金陵大学能证明吗?就因为你去过几次图书馆?我去过的图书馆比你听说过的都多!我怎么做不到一个月写十篇论文?”

    “你说你是天才,我是不信的!”

    看到祝方才怼自己的这篇博文,陆舟很想当面对他说一句:“因为你笨啊……”

    然而很遗憾,对方根本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这场论战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些泼妇骂街的意味儿了。

    然而就在陆舟以为,这场论战会继续拉锯下去的时候,忽然《华国青年报》刊登的的一则报道,打破了这场僵持的闹剧。

    文章的标题霸气恢宏。

    《英雄不问出处,有志不在年高!》

    文章没有提到前段时间网络上的论战,只是普普通通地报导了一位普通的大学生,关于他今年发表的共11篇sci论文,以及两位五道口大学教授对这几篇论文的客观评价,还有那封来自大洋彼岸的感谢信。

    而他的名字,叫陆舟。

    这篇报道不只是被发在了纸媒上,更是同步发表在了《华国青年报》的官微。

    并且,获得了《人人日报》等多家媒体的官微转载。

    这一次,陆舟再次被推上了热搜。

    但性质,却是完全不一样了……

    盯着手机屏幕,祝方才瞪大的双眼怒火中烧,然而冷汗却是止不住地哗啦往下冒。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玩的有点大了。

    以前是没人理他,他随意怎么蹦跶,搭理他的都是和他同样的小角色,或者比他稍微强那么一些,但距离能一巴掌拍死他还很远。

    然而现在……

    官媒明显是打算将陆舟作为新时代杰出大学生进行宣传,将其树立为当代大学生的榜样。而他祝某人的论调,正好站在了上面宣传口径的对立面。

    这就有些严重了……

    怎么办?

    认怂?

    可是粉丝不可能买账,好不容易涨起来的粉,说不好全都得掉光。

    可不认怂……

    祝方才还真有些怕,下一个被点名的就是他。

    在上面的宣传口径面前,甭管你有多少粉丝了,那都和蚂蚱没什么区别,顶多个头大点。真要想拍死他,也就是一巴掌的事情。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来电人也是个教育评论员,名字叫钟博文。

    这家伙偶尔也写些文章,但性子稍微温和点,观点也不像祝大嘴那么激进,圈内人都叫他老钟,是个和善且好相处的人。

    “柱子,适可而止吧……这事儿,我看见好就收,你继续刚下去,怕是要出问题啊。”老钟语重心长地说道。

    “老钟,不是我不想停,是骑虎难下啊。”祝方才叹气道。

    老钟痛心疾首道:“你以为那些985好惹的?欺负别人粉丝少?这是粉丝数的问题吗!你说你,怼谁不好,非要去怼个大学,谁在上面没几个校友啊?”

    “我也没想着怼金陵大学,也就是拿着那个小崽子的论文说了两句。任谁看到一个月发10篇论文,都会觉得不正常吧?谁想到他们反应这么大,我觉得肯定有问题!”祝方才狡辩道。

    “我看你的脑子才不正常,”老钟忍不住喷了他一嘴,“你用脑子想想,一个月发10篇论文的本科生,能是正常人吗?”

    这么一想……

    好像也是啊。

    不过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那你说我怎么办吧?”祝方才叹气道。

    “这事也好解决,别人只是让你道个歉。你就道个歉,承认下错误,这事说不准就这么过去了。”老钟在电话中说道。

    “不可能,我宁愿打官司,打官司才赔个多少钱……我要是认怂了,损失更大。”表情有些挣扎,最终祝方才还是摇了摇头,“顶多,接下来我少说话。”

    道歉是不可能的,这辈子是不可能道歉的。

    顶多冷处理,实在不行就打官司吧!

    什么风浪他没见过?

    他撰文称喝龙井茶致癌的时候,连地方政府的官司都吃过,最后也不过是赔了六十万。最后又能拿他咋样?法院能强制执行他赔钱,还能强制让他道歉不成?

    老钟叹了口气,摇摇头:“那我也不劝你了,好自为之。”

    说完,他挂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