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 第三十九章 律师函,了解一下(第三更)

第三十九章 律师函,了解一下(第三更)

    祝方才今天心情相当不错。

    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他原本只是日常开炮,却没想到意外怼出来个热搜第一。

    虽然金陵大学和《现代通讯与地理信息技术》编辑部均作出了回应,表示论文没有任何问题,但被质疑对象的自证根本无法让吃瓜群众们买账。

    这不,金陵大学没辙了,律师函都寄来了!

    在律师函中,金大方面义正言辞地表示论文没有任何问题,不但要求他立刻撤回言论,还要求他对此前说过的话道歉,否则金大将保留起诉的权力。

    另外,已经锁评论的金陵大学官微发表围脖,出示了《现代通讯与地理信息技术》负责审稿的几个学术编辑的回信,证明论文的学术价值是存在的。这倒是让部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民回复了些理智,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被带了节奏……

    然而,他祝大嘴会怕吗?

    你一个学校官微能玩的营销号?

    律师函好啊!

    不就是吃官司吗,反正又不是第一回吃了。

    他正愁着没法保持热度呢!

    光是两天的时间,他就涨了快四十万关注,现在关注已经突破三百万大关了!广告费翻了不止一点半点。到时候再把这张律师函炒一炒,没准关注得破四百万!

    所以,祝方才根本没有理会这张律师函,不只是如此,他紧接着便打开了电脑,登陆网页版围脖,开始编辑第二篇博文。

    或者说,战斗的檄文!

    《恼羞成怒的伪君子——从一封律师函说起》

    满意地看着文章的标题,祝方才继续敲打键盘,照着准备好的模板,开始充填文字。

    “金陵大学给出了回复,论文没有问题,很官方,也很官腔。”

    “……退一万步讲,我们用脑子好好想想,就算论文没有问题。一个只有大一的本科生,凭什么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发表9篇sci论文?谁能证明这些论文是他写的?我看要么是抄袭!要么就是别人代笔!”

    “……一个大学在发现了学术造假之后,第一时间竟然不是调查涉事学生,而是试图通过律师函封住检举者的嘴,这样的做法让每一位关注教育的公民感到寒心!看来这位学生的背景,不是一般的深厚!”

    “如果我得罪了哪位大人物,我和你说声对不起。但我不会道歉!我凭什么要为一件无比正确的事情道歉?我自己也是一名科研工作者,我认为一个月完成9篇论文是不可能的事情。同时我还是一名教育评论员,我觉得我有替公众站出来,对保持怀疑的权力!”

    “想要我道歉,除非让陆某与我当面对质,回答我的所有质疑,可是他敢吗?”

    在打出【陆某】这个两个字的时候,祝方才停了下,眼睛忽然一转,嘴角勾起阴险的笑容,按退格键消掉,换成了将称呼换成了【某位舟同学】。

    老子不但点出这个人姓陆。

    还要点名这个人名舟!

    点击发送!

    祝方才按下了发送键,坐在电脑椅上翘起二郎腿,抠起了脚、

    就这么抠脚的一会儿工夫,评论和点赞唰唰唰地就冒了出来。

    【震惊了,居然是大一!】

    【姓陆名舟,原来这个“牛笔”的本科生叫陆舟啊!这回算是实锤了吧。】

    【为我们的教育感到悲哀……】

    【支持祝老师!为学术造假抗击到底!(拳头)(拳头)】

    【如果是在x国,一旦被查明学术造假,可是会被警察带走的……】

    【那些说论文没问题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金陵大学肯定是帮着自己的学生说话呗,毕竟得为了自己的学术声誉嘛。不过我看这学生,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也算是完咯(微笑)】

    【……】

    哈哈哈哈!

    看着那飙升的搜索量,祝方才都快乐疯了。

    就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清了清嗓子,他拿起手机,按下了接通按钮。

    “喂?”

    “您好,祝先生,这里是金陵大学的教务处……”

    “哟,挺能啊,我电话都弄到了?先说一句,我不是你们学生,有话快讲,有屁快放就行了。”从烟盒里摸出来一支烟,祝方才叼在了嘴上,优哉游哉地点燃。

    祝方才嚣张的态度让电话那头的老师微微愣了下,但她还是克制地继续说道:“……那我就开门见山地说了,您无端的指控为我校学生带来的困扰,我方希望你严肃地看待这个问题,并对自己的言行道歉。”

    祝方才笑了笑,弹了弹烟灰,优哉游哉地说道:“困扰?我不觉得有什么困扰,你们当然也可以来质疑我说的不对,但你不能限制我说话的权力,说什么话这是我的自由!”

    “你!”被祝方才的态度激怒了,那老师刚说了一个字,但又赶紧停住了。

    你永远无法低估一个无赖的无耻程度,如果他将电话录音,并进行剪辑。明天的头条,只怕又变成某大学威胁举报者了。

    见那个被激怒的老师没继续说话,祝方才咂了下嘴,暗道一声可惜,换了只手拿着电话,继续说道,“行了,咱们也别浪费时间了。要我道歉可以,除非你能向我证明两点,一是论文确实有用,不是在灌水!注意哦,是更权威的证明,你们自己证明自己算个什么玩意儿啊。二是论文确实是他写的!如果你们证明不了这两点,那我会继续坚持我的观点!为了学术界的朗朗乾坤,战斗到底!”

    说完,祝方才二话不说,挂断了电话。

    ……

    这几天陆舟感觉自己变成了大熊猫,也不知道是谁泄露了自己的微信,忽然多了一堆人加自己微信。

    【大佬,求论文代写啊!】

    【想咨询一下sci方面的事情,严重可以通过下吗?】

    【求代写sci论文,价格好商量。】

    看来实货人还是有的。

    虽然他们表达支持的方式有些莫名其妙。

    当然,也有不少更莫名其妙地谩骂,估计是那位祝先生的粉丝,而且还是狂热到一定境界的那种。

    其实习惯了,陆舟到也看开了,因为这些喷子们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两句,毫无创意。

    至于他的家人,都是不玩围脖的,也不可能看到这些负面新闻。而要说对他的生活产生多大的影响,其实也微乎其微,甚至于昨天前天他还若无其事地去给韩梦琪那丫头补习了数学。

    大街上根本没人认出他就是那个陆舟,至于大学里,因为暑假,根本没多少人。

    这时,陆舟忽然注意到,陈玉珊给自己发来了消息。

    【陈玉珊:最近都没在图书馆里看到你……你还好吧?】

    【陈玉珊:那个人,简直太可恶了!你明明写的那么努力……】

    【陈玉珊:要不……晚上你出来,我请你吃饭?】

    看到还有人这么关心自己,陆舟心中不禁一暖,手指戳在屏幕上,回复:【改天吧,一会儿我还得配合金陵日报的采访,也不知道几点钟能弄完。】

    【陈玉珊:你要上报纸了???】

    【陆舟:虽然不是因为什么好事……】

    陆舟等了一会儿,陈玉珊发来两条回复。

    【我相信你!】

    【加油!】

    嗯。

    陆舟笑了笑,同时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

    差不多也该到点了!

    阶梯教室内,当陆舟到达的时候,除了鲁主任之外,整个数学院其它几个领导都在这里面。

    因为看过陆舟论文的缘故,这些教授们对他的印象都相当不错,陆舟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几位领导也都友好地微笑点头。

    自己学校的学生没问题,那当然是一致对外。

    金陵日报的记者正在准备采访设备,趁着这个空档,鲁主任走到了陆舟边上,把他拉到一边,叮嘱道:“准备好了没?一会儿记者会提问你,你只回答方便回答的问题就可以了。”

    “我知道了。”陆舟点头。

    鲁主任没说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那就过去吧。”

    采访开始。

    坐在教室的凳子上,面对摄像机和话筒,陆舟意外地发现自己,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镇定。

    扎着马尾辫的女记者对他微微笑了笑,在得到可以开始的示意之后,用播音员一般的声音问道:“您好,我是金陵日报的记者,可以采访下您,请问您是如何在一个月内完成9篇sci的吗?”

    意料之中的问题。

    陆舟想了想,开口回道:“其实吧,我个人感觉也没什么难的,9篇sci都是关于人工智能在无人机物流中的应用,这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前沿的领域,我觉得出成果并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更何况,此前我已经研究过一段时间,只是最近才开始论文写作……”

    记者小姐姐点了点头,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继续开始了第二个问题:“关于祝先生对您论文灌水的质疑,您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我觉得灌水这是个伪命题,不能因为他对计算机技术一窍不通,就说我的论文在灌水。他有认真读过我的论文吗?他有验证过我在论文中提出的算法吗?可能他根本没读过,或者连看都看不懂……”陆舟一脸无奈地说道。

    “这些话祝先生恐怕不会爱听,他向来称自己是科研工作者。”那记者笑了笑,继续问,“可是一名大一……或者说即将进入大二的本科生在sci上发表论文,而且还是一个月内连续发表9篇,委实有些匪夷所思了些,而这也是公众们质疑的焦点。所以祝先生同时还提出了论文可能抄袭,或者不是出自本人之手的观点……”

    “那些都是毫无根据的诽谤,”陆舟耸了耸肩,语气尽可能克制,“从我发表的第一篇数学论文开始,每一篇论文我都是在图书馆里完成的,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向校方申请,出示监控数据。”

    “监控数据就不必了,您提到之前你还有发表过数学论文……是这样的吗?”记者敏锐地察觉到陆舟话中的新闻点,立刻将其挖掘了出来。

    这东西想查根本瞒不住,与其让别人挖掘出来作为攻击自己的材料,不如自己先爆出来。

    如此想着,陆舟也就点了点头,大方地承认道:“是的,不只是计算机论文,此前我在国外核心期刊《理论与应用数学通讯》上发表过两篇论文,而且其中一篇论文就是发表在那九篇计算机论文之前。所以一个月九篇论文其实不准确,应该是一个月十篇论文才对。”

    听到这句话,记者的眼睛亮了,而鲁主任的脸都快黑了,拼命向陆舟使眼色,示意他别在把话题带向对他不利的地方。

    不过陆舟却是故意没有看他。

    别人既然选择了高调的进攻,这时候低调是没用的,只有同等高调地回击,才有可能扳回一城。

    毕竟打这种舆论战可不是辩论赛,更何况对面泼过来的脏水,本身就是难以自证的东西。我说有专门的学术编辑能够证明我论文的专业性,你也可以跳出来怀疑这个学术编辑的“权威性”,怀疑学校和期刊为了自己的声誉从中包庇。

    至于指望吃瓜群众学会独立思考……

    那还不如指望西瓜学会思考更容易些。

    无论真相如何,形成压倒性优势的舆论,都会擅自为一切盖棺定论。

    所以陆舟已经想好了。

    普通人做不到,但天才不是普通人。

    既然你要把我抹黑成一个只会在论文中注水的学术毒瘤,那我就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天才!

    记者点了点头,正准备问下一个问题,就在这时,教室外面忽然传来毫不掩饰的敲门声。

    采访被打断,鲁主任微微皱了下眉,正想问是什么事,进来的那位老师便用欣喜的声音,迫不及待地开口了。

    “鲁主任!咱们院的传发室收到了一封从纽约大学寄来的感谢信!收件人是……陆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